第65章 灭人满门 如杀鸡狗

    天津城外。

    和后世天津港的繁华相比,现在的天津港就好像是一个小渔村,甚至,大一点的海船,都进不了这简陋的港口,要么是远远的停在海面,等待其他吃水较浅的船只,将船上的货物卸下来,再转运到岸上去;要么,就是在附近某个私港,缴纳为数不菲的一笔费用,暂时停靠卸货。

    码头上,几乎没有什么商铺,最多的,就是那些光着膀子裹着头巾的力夫了,有把子力气,却在城里找不到活的,往往最后就会寻到码头上来,毕竟,保不准就会有条海船过来,自己的一天的饭食钱就有了着落了。

    埃米尔和他的同伴们一样的装束,靠在屋檐下多着太阳,眼皮有些耷耷的,提不起精神。

    这不是他犯困,实在他是他饿了,昨天一天没有揽到伙计,还被另外的一帮力夫打了一顿,尽管浑酸疼,他还是从自己栖的草棚子里走了出来,他知道,不干活,就没有吃的,而自己即使饿死在河边的草棚子里,也就觉得不会有人来多看自己一眼,就犹如这个草棚子的前任主人一样。

    所以,他还是壮着胆子,来到了码头,可惜的是,今天那帮恶霸们没在,可同样也没有海船来,他有些失望,从早上到现在,他已经灌了两次水了,每次都灌得饱饱的,可是一会儿工夫,胃里那种挠人的感觉,又冒了出来,那种滋味,比上的酸疼,更令他难受。

    “木头,让让!”一个汉子坐了过来,埃米尔将自己的子挪了挪,给他腾出了点地方。他不叫木头,可是,码头上认识他的人,都这么叫他,大抵是第一次有人问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说出了自己的本名:默罕默德阿米尔。莫莫。

    这名字委实太长了一些,让码头上这些不识字粗汉去读,未免太难为了对方,不过,这些粗汉也不计较这些,直接就取了他一个字头,索就叫他木头了,从此,这木头二字,就成了他的名字。反正当时,埃米尔说什么,这些人也听不懂,他们只是知道,埃米尔是番邦海船上下来的番人罢了。

    是啊,埃米尔不是大明人,他的世,他是绝对不会对人说的,默罕默德的子孙,就是死,也不能辱没了祖先的荣光。码头上的人,从排斥,到欺负,到接受埃米尔,其实也就半年多的时间,除了埃米尔有把子不逊于他们的力气之外,估计埃米尔的语言天赋,也起到了不少的作用,从开始的鸡同鸭讲,到了现在,他已经能听懂对方大部分的话,还能简短的这些人用大明话交流了。

    可是,语言天赋,顶不得饭吃,在这里,他时不时还能混口饱饭,到了城里,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至于乡间,那些农人,见了他好像见了鬼一样,一开口,他的怪腔调就露馅了,被人敲着铜锣拿着农具,追了他整整一个下午的他,好不容易心惊胆战的逃回了码头区,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做类似的尝试了。他也曾经想偷偷的潜上某艘海船去,可他知道,在茫茫大海上,自己若是被发现了,被丢进大海的可能那是极大的,没有哪一艘船,会为他这样的人,浪费食物和珍贵的淡水的。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他绝对不会这么去做。

    于是,他被困在大明了,确切的说,他被困在大明帝国的这个小小的港口里了。这种生活,绝对不是他想要的,“木头,起来,起来!”一声短促的呼叫,驱走了埃米尔的昏昏睡,他睁开眼来,却见边的同伴们,都已经长而起,越过了他的边,朝着远处停靠着一辆马车围去,马车的上面,站着一个人,正在大声的喊着:“三十个,只要三十个人,两天活计,包饭食,五十个大钱!”

    埃米尔眼睛陡然睁得大大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蹭的一下站起来,朝着马车跑去。

    “大爷,今儿没海船来啊,漕船的活咱们这些兄弟可不敢干,漕帮的人昨儿就来过了,兄弟们吃了教训了!”

    “废话真多,这里没海船,别处就没有了,不干到后面去,别挡着别人来!”马车上的人,一脸的不屑。

    “干,谁说不干呢!”问话的那人,大声的喊了起来,“大爷,用我吧!我力气大!”

    “去车把式那里去拿签去,拿好自己的签,然后跟着马车走,到地方了,先吃饭后干活!”随着那人的话,围着马车的众人,哄的一下,就围住了车把式,纷纷伸手朝着车把式手中的竹签拿去。

    埃米尔也听得了个大概,自然也不干人后,终于在车把式手中的竹签,只剩下寥寥几支的时候,抢到了一支。他心里顿时踏实起来,不管去哪里干活,至少,这两天他是不用担心再挨饿了。

    短暂的喧闹过后,马车缓缓的开走了,只不过和来的时候相比,在它的后面,多了几十条衣衫褴褛的汉子,头照在马车的车厢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将这些汉子笼罩在其中,在这影子里,埃米尔牢牢的握着自己手中的竹签,对自己将要去的地方,满怀期待。

    “余掌柜,这就是你说的任家村?”马恩到这小渔村已经两个时辰了,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这个小小的渔村,自己商号里的货物,居然全部都是从这里而来的。

    “是的,马爷,别看眼下冷清,一入夜,这里就闹起来了,今儿是逢十的子,正是做买卖的好时节,海上的那些弟兄们,都只知道的!”余风笑着点点头,给马恩解释道。

    在这里,和马恩相处,余风觉得,在京师的时候,和马恩相处时候的那种压抑感,都已经不见了,如果有可能,他宁愿自己天天坐镇在这边,而京师方面,直接交给马恩和他后的人去做。当然,他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事,人家也许会不在乎投入进来的那点银子,但是,绝对在乎这条财路,自己想把这财路掐在自己手里,那是绝对不现实的。

    “哦,闹?如何个闹法?”马恩有些好奇。

    “做这买卖的自然知道这子,逢十就是弟兄们出货的时候,只要没有起火塌房子的事,城里的那些鼻子老尖的家伙,那是怎么也要来的,银子嘛,自然是越多越好,从这里拿的货物,不说像咱们走到应天府了,就是回到城里,有的是南北直隶的商人抢着要,这些买卖,生面孔可是插不进来的!兄弟们就认那些个主儿。”

    “哦,这样的人,会有多少?”

    “少的时节,十个八个总是有的,多的时节,二三十人也不稀奇,别小看了这点人数,加上他们带来的护卫,家人,抬银子的,运货的,这人数可不少,所以我才说闹嘛!”余风笑吟吟的喝了一杯酒。

    这里算是半个他的地盘,自然留在这里有人手,整治点酒菜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这个时候距离天黑还有段时间,总不成两人在这里干坐着。

    “咱们青云号的,也算这些人其中之一?”马恩倒是几分清楚了,难怪要在这私港来交易,敢就是一个赃物交易大会啊!只不过,有资格参加这个大会的,得那些海盗们认可才成。

    “当然!”余风傲然说道,这个时候不显摆,还等到什么时候显摆去,“不过,得等到咱们挑过之后,才轮得到他们,自家人肯定是先照顾自己人的,都是一样的给银子,凭什么便宜了那帮混蛋!”

    “这些人里,有没有因为拿不到货物,心生嫌隙,去官府告官的?”

    “有啊,不过,他还没到衙门,就被人了麻袋,如今他一家人都在海里团圆着呢?这样的事,都不用海上的兄弟们动手,他们自己人就能灭了有异心人家的满门!”余风毫不在乎的说道,在他嘴里,好像灭人满门就更杀只鸡宰只狗一样平淡。

    “哦,那你说,这些货物,咱们就不能全部吃下?”余风漫不经心的夹起一个虾仁,丢进嘴里,“就像你说的,都是给银子,你昔的那些兄弟,没道理便宜外人啊!”

    “全部吃下?”余风一愣,旋即苦笑起来,“要是以前这些人,不知道这路数倒是好说了,现在知道了这发财的路数,让他们不干,只怕是不成了,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就算明的不敢弟兄们对着干,暗地里一定会使坏,朝廷在天津可是设立了三个千户所,弟兄们虽然不惧他们,大不了他们一来,往海上走就是了,可是这里的买卖,也就做不下去了啊!”

    “呵呵,说的也是,我就随便说说,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吃酒吃酒!”余风点点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不过余风却是不敢相信,对方就这样算了,傻子都看得出来,马恩刚才并不是就这么随便说说。

    门外一阵喧闹,纷纷杂杂的,混乱不堪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就听见有人大声呵斥着,马恩微微一愣:“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