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杀鸡吓吓猴

    洪武三十一年的夏天,对于马恩来说,值得说道的,就只有两件事

    第一件当然是大事,天下皆知的大事:当今天子,在先皇大行不过百,就举起了手中的削藩的刀子,朝着自己的叔叔砍了过去。首当其冲的,是河南开封的周王朱橚。

    朱橚以有负先皇,图谋不轨的罪名,被建文帝派大将李景隆拿下,押解到了京城,建文帝一纸诏书,削其王爵,废为庶人,是为周庶人是也。而后,建文帝更是毫不客气的直接将周王一家老小,流放到了云南蒙化。天可怜鉴,这个蒙化在云南什么地方,就是马恩这个名义上土生土长的云南人,都要费了好大劲才想的起来,可想而知,那绝对不是一个什么洞天福地的养生之处了。

    第二件事,和这件事比起来,似乎不值得一提,一个小小的锦衣校尉,在锦衣卫中被提拔成总旗,这都算什么事。不过,马恩可不这么看,好歹这也算是自己升职了不是,这朝中有人果然好当官,啥都没做,就得了一个“精忠勤励,勇于职事”的评价,眼睛一眨,居然就成了甄不为的上司,至于原来的那个总旗,天知道被调到什么地方去了,眼下马恩自然没有继续在国公府的值房厮混了,事实上,大约是朱婉婧传了话给徐增寿,他们这一小旗人,提出归建,立刻就被上官许了。眼下的马恩马总旗,可是实实在在的这两条街的地头蛇了。

    马恩当然也知道,怕是燕王府能帮自己的,也就到这个地步为止了,在这建文朝,自己混的如何,那还得真靠自己去努力了。燕王府要是再继续帮自己,怕是反而害了自己,燕王的三个儿子呆在京城,有上命没人敢动,但是若是剪除自己这样一些被认为是“燕王羽翼”的小喽啰,京城里那些人精们,那还不是都拖刀拖枪的上,这事,就是干得再多,也是不怕犯错误的,反而说不定就得到一句“深得朕心,可当大用”的评价了。灭几个小喽啰就能简在帝心,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么?只是在这个被灭的自己,未免就有些太苦了。

    建文帝登基几个月来,京城了的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大约是建文帝被自己的那几个文人智囊分析得一愣一愣的,觉得到了可以动手剪除藩王为害的时候了,在京师里还没什么传言的时候,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将周王千里迢迢的拎回了京城。

    马恩不是不学无术之人,反而,他很重视报之类的信息交流,来这个时代,他一直比较缺乏对这个时代的大势的认识,就算知道一些历史的趋势,也是隐隐约约,不是很详细。做了总旗,好歹以后不用上街溜达或者坐探缉捕之类的差事了,他有了足够的时间,去琢磨去打听这个事,他的上司葛峰,倒也是个趣人儿,虽然有些粗鄙贪财,但是眼色还是有的,马恩不知道自己的提拔,在对方眼里是一个什么路数,但是,坐上了这个位子,这位葛百户,倒是没多大动静,没过分亲也没有过分疏远,就好像马恩的升职,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这倒是让马恩许多准备好了的说辞,没了用武之地。

    这不研究不知道,一研究还真的让他吓了一跳。

    他现在终于理解建文帝一上台伊始,股都还没把龙椅坐,就还是迫不及待的要削藩的苦衷了。这尼玛朱元璋一辈子英明神武,大叹“天下于我何加焉”的牛人物,怎么给自己的孙子,留下这么一个麻烦摊子呢,他这到底是自己的孙子,还是恨自己的孙子啊。

    大明朝似乎并不是一统天下,除了在南京的中央朝廷以外,居然在大明的土地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二十五个小王国,朱元璋一气儿封了建文帝二十二个叔叔和三个堂弟为王。说是二十五个**王国,这还真的没夸大,要知道,按制每个王府都有三个护卫指挥使司、二个围子手所、一个仪卫司,这些七七八八的加起来,每个王爷直接管辖的军队就已经不下万人了。更别说这其中还有更猛的九大塞王,朱元璋的这些儿子,当初被他老子当做大将用来镇守边境,此刻孙子一登上皇位,这些手握重兵的王爷们自然就成了建文帝的眼中刺中钉,中央对这些地方没多大统治力不说,就是大家拼起军队来,中央也没占多大优势,这个样子,要是建文帝能在龙椅上心安理得,那才叫没心没肺呢。

    西安的秦王朱尚炳,太原的晋王朱济熺,北平的燕王朱棣,大同的代王朱桂,陕西平凉的肃王朱楧,辽宁广宁府的辽王朱植,陕西韦州府庆王朱栴,辽宁大宁府宁王朱权,河北宣化府谷王朱橞。这就是所谓的九大塞王,令得建文帝夜不能寐的眼中刺中钉。当然,把这个范围再缩小一下,大致也就只有宁王和燕王二人了。

    宁王不仅有八万兵马,还掌管着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而燕王更是手下精兵十万,两次北伐,甚至连开朝老将傅友德、冯胜等人,都曾经在其麾下受其节制过,两王的善战之名,天下皆知,马恩觉得,要是自己是那建文帝,遇见两个这个牛的叔叔,不管对对方多么忌惮,总归是先要拉扯一下亲什么的,再晓以大义什么,待到笼络不成,再行这翻脸之举,这才是正道嘛。而现在的朱炆,简直像个二愣子,啥也不说,直接甩手就给了各位叔叔们一个大嘴巴,指望吓趴了他们,再一个个收拾他们。

    这招用的好,叫做杀鸡骇猴,用的不好,那就叫引火烧。这周王一拿,王爷们人人自危,傻子都看的出这建文帝是要削藩了,这没实力老实巴交的王爷认命了也就算了,可这其中难免有那么几个不认命的,闹将起来,那乐子可就大了。宁王,燕王,算是老实巴交的那一拨里的吗?马恩不这样认为。

    周王朱橚,是燕王的同胞兄弟,这个被杀的“鸡”,光是这个份就很令人玩味了,马恩不知道,这是建文帝哪个高参给出的这种馊主意,既然不打算笼络诸王,那么擒贼先擒王,得先拿宁王燕王下手才是,这先整个周王,算是什么?吗?你当是你后世的炮兵,轰对方之前,先试一下么?

    这货的江山,丢的一点都不冤枉。

    马恩在这里感叹,他却不知道,削藩的意见,虽然在朝堂里达成了共识,但是“怎么削,先削谁?”也就是在动手之前,究竟先对谁动手,建文帝的高参们,还是唇枪舌剑了一番的。

    户部侍郎卓敬认为,燕王朱棣“智谋过人,雄才大略,很像先帝。北平地形显要,兵强马壮,金元两朝就是从那里崛起的,现在应当徙封南昌,万一有变,也容易控制”,这是个好主意,颇和后世调防的味道差不多,燕王在北平经营了一二十年,党羽亲信都在北平,离开了老巢,再用重兵看管,燕王再英明神武,怕是琢磨着造反以前,也得好好掂量一下这造反的成本问题。

    持这个观点的,还有齐泰,所谓“去其大者,小者自慑”。这人能当兵部尚书,虽然多有点纸上谈兵的嫌疑,但是,多少还是知道点兵事的,他的看法,不能不说是正确的。

    可惜的是,建文帝的“先生”黄子澄,对这种说法,大不以为然,他觉得燕王做事稳当,如果抓不住明显的把柄,勉强治罪了会严重的损害朱炆的声誉。他的主张是先削周王朱橚,因为这是朱棣的同母弟,打击他无疑是对燕王的折磨,同时也可以观察燕王的反应,以采取下一步措施,“则其势孤立,僻处一隅,危如累卵,谁肯从之?”

    要不说这当过先生的,对学生的影响大着呢,就是这个道理,建文帝义无反顾的采取了黄子澄的建议,先对周王下手了,也许,在他的心中,燕王的三个儿子,送到了京城,燕王还是在他的掌控当中的,徐徐图之,比起快刀乱麻,显然对他建文大帝的威望,是一个很好的加成,自己拿了燕王的亲兄弟,燕王都不敢扎刺,那其他的诸王,难道还有谁觉得自己比燕王更强吗?

    这苦孩子,他不知道,他这一向敬重的,有着“经天纬地”之才的先生,这一次,可实实在在的坑了他一把。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