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平易近人的世子

    朱高炽上有一种气质,怎么说呢,马恩在他的面前,一点都没有感到那种盛气凌人的味道,徐增寿算是比较好亲近的吧,但是他上的气质和朱高煦一比,立刻就立判高下了。谦和,平易,这就是朱高炽给他的第一印象。

    “我子不便,你自己招呼自己吧,也算是自家人,就不用那么多礼数了!”朱高煦看了他,又看了看马和,颇为惊奇的样子,这两叔侄长相也太酷似了一点,年岁相隔又不大,倒就似是两兄弟一般。平里看马和看习惯了,陡然看到另外一个“马和”在自己面前,这感觉着实新鲜得很。

    “谢小王爷!”马恩心中的忐忑一去,也就入了座,心里虽不知道这燕王世子怎么会有这功夫来看自己这小人物,不过,看对方这模样,料想也不是坏事的样子。

    朱高煦今也是无事,初到京师,虽然是顶着祭拜先皇的名头,但是等到他们哥三个到京师的时候,大限皇帝早已经在孝陵下葬妥当了,而新皇登基,除了他们上表朝贺以后,这哥三个,基本上在京师就无所事事了。

    至于什么时候回北平,在他们三个离开燕王的时候,他们心里就明白,这个时辰,可不是他们能够拿捏确定的了的。奉安里的那一位堂兄不开口,他们就得老老实实在京城呆下去,而眼下,似乎建文帝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他们上,他们也就等于是放了羊一样。

    即便是有心理准备,这一空闲下来,倒是不合朱高炽的心。朱高炽材是有些肥胖,但是,这并不是能说明他是一个花天酒地贪图享乐之徒,相反的,燕王三子中,他人望最高,臣子皆称这位世子“端重沉静,言行识重。”他心思可是有点重的。

    燕王世子回京师,自然少不了应酬,相当于这种毫无意义的应酬来往,朱高炽显然没有自己弟弟朱高煦的兴趣那么足,除了些推脱不开的应酬以外,大部分的这些应酬,他就推给了自己的二弟和三弟。反而,他对于马和今来见自己的侄子的事,颇为感兴趣,尤其听说马恩的侄子,还是在锦衣卫里做事的事,他直接决定了,过来看上一看。有用的人,是永远不嫌多的。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

    “听马和说,你是年前从云南来京师的,在云南时候,可听得什么沐侯和我十八叔的事,听闻他们二人,似乎多有不和,不知民间如何看法啊?”朱高煦说话间,莺歌燕舞皆以散去,室内陡然安静下来,只听得远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歌舞丝竹声。

    朱高炽说的十八叔是分封在云南的岷王朱楩,沐侯自然是知道的镇守云南的西平侯沐晟,这两人不和,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是山高皇帝远,朝廷的力量也有限,为了平衡云南,不让沐家一家独大,岷王朱楩被分封到这个地方,绝对不算是他皇帝老子厚待他,倒是有点掺沙子的味道了,势成水火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这都是云南顶尖儿的人物之间的八卦,马恩这个一直混迹在市井,好不容易搭着闻人凝的东风混进了锦衣卫的小校尉,又去哪里得知。不过,在后世,一直就听说云南沐家沐家的,至于岷王啥的,他还真心没听说过。他自然不知道,建文帝登上帝位,举起削藩的大砍刀,东砍西砍,其中一刀就是砍在这岷王朱楩的上,他没有听说后朱楩的名头很是正常。

    他斟酌了一下词句,有些犹豫的说道:“民间只知道有沐侯,倒是未曾听闻岷王下,至于两位大人之间有什么恩怨,小人端是不知!”

    “哈哈,问这个,倒是难为你了!”朱高煦笑了起来,一点都没有一丝尴尬的意思,只是近里,他想的都是这些事,遇到知的,忍不住要问一问罢了。毕竟燕王的耳目再远,也不能全天下都撒的是。更别说蛮荒之地的云南了。

    马恩也有些汗然,这些事,稍微用心打听一下,他不信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不过,在云南到时候,他想着这些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自然就不肯花心思在那上面了,看来,有些事,未雨绸缪的确是好事。

    见到朱高煦不以为意,他倒是也微微舒了一口气,要是因为这是,在朱高煦面前留下一个草包的印象,那就太冤枉了,别的不清楚,眼前这位是正儿八经的太子爷,他还是知道的,更别说,以后他还登上了大宝。如果是那宝成公主他无须攀附的话,眼前这位,可就真的值得他大攀附特攀附了。

    “锦儿伶俐可,世子十分喜欢,请了名师在府中教导锦儿,马恩,这是你们兄妹的造化,还不谢谢世子!”马和脸上也是笑意,对着马恩说道,这消息他本就是打算给马恩说的,不过,此刻当着朱高煦说,能卖主子的好,那自然是更好了。

    “马恩谢世子下厚!”马恩磕谢道。这一次马恩可是真心实意的道谢了,这个时代的教育况他也有过见识,毫无疑问能够让马和成为名师的王府精英来教导锦儿,那可就是一点都不打折扣的贵族教育了,锦儿可是要受用一生的。

    “我都说了都是一家人,还这么生分!”朱高熙脾气温和的不像是一个王爷世子,简直就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明明知道,朱高熙这般看重锦儿,也许真有几分喜欢,不过,恐怕更多的是施恩给马和吧,当然,至于是不是收买自己的人心,估计当时他是没有想到的,此刻说出来,倒是浑然天成,自己不感谢都不行。

    “听说,你在锦衣卫里当差?”朱高煦仿佛随口问道,一边指指面前精美的点心:“吃,吃,不要客气!”

    马恩脸有惭色:“锦衣卫京卫第七百户校尉,职小力薄,为世子下效不了什么力,世子下若有吩咐,马恩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言重了,言重了!”朱高煦一脸风,“在锦衣卫里当差,也是为我大明效力,多历练一下,总归是能当得大用的,不过,这校尉一职,的确是太小了一点,若是自己想要做点什么事,也是束手束脚!马和啊,你往来京师这么多次,怎么也不帮帮你这侄子!”

    “未得到王爷是世子许可,马和自然不敢假公济私!”马和微微弯下腰,肃然回答道。

    “你呀,就是做事太古板!”朱高煦用手指点点他,“自己人不帮,难道去帮那些外人不是,你侄子若是混出了个前程,你也脸上有光不是!”

    “是,马和知道了!”

    “好好做事,努力办差!”说了会闲话,朱高煦又勉励了马恩几句。马恩知道,这是自己该退场的时候,堂堂燕王世子,能和自己这么一个无名小卒说上半天,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难不成自己还想在这里陪世子喝喝花酒不成?

    依然是宝树引领这马恩出去,走出画舫,听到后丝竹之声再起,马恩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了朱高炽这么一句话,马和帮起自己来,肯定是不遗余力,自己的这个校尉,总算是当到头了,这些天,和钱小六这些底层的锦衣卫接触,他算是知道了,这锦衣卫里的升迁之路,是多么的难。像钱小六,若是没有天大的机缘,或者是拿的出手的功劳,终其一生,可能到老也就是混个小旗到顶了。而权利金字塔顶端的这些人物一开口,可以想象,这个提拔,绝对不是从校尉升到小旗那么简单。当然,要一下到百户千户,也不可能,马和没那么傻,让自己一下成了出头的椽子,受到别人的关注,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相比他是懂的,这种暗中培植人手的本事,应该是燕王府的人很擅长的。

    见到宝树没心没肺的在前面走着,马恩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头:“你早知道是来见世子了吧,也不透露点消息!”

    “我可不敢说,世子知道了,就是师傅知道了,要是师傅知道我嘴这么不严实,叫我回大庆寿寺,那我不惨了,我可不想回去!”

    道衍那老和尚才不傻呢,马恩拍拍他的头:“你放心好了,你师傅说啥也不会现在叫你回去的,几位下都在京师,正是用人的时候,你这一本领,现在不用,那不是浪费了么?”

    “你咋知道?”宝树瞪大了眼睛,“我还想回去了再给你说呢,师兄说了,这些天,我要跟着师兄,就不住你那里了!”

    “嗯,你听你师兄的安排吧!”这是意料中的事,连自己这个可能用得上也可能用不上的助力,朱高煦都不放过,更别说道衍的亲传弟子了,肯定是不会放在这一边置之不理的,马恩毫不奇怪。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