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漕帮帮主的惊讶

    一屋子的莺莺燕燕,最后上桌的男人,不过是马恩和连鹿两人,连鹿觉得,虽说大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是这也未免太。。。那啥了吧!连家出自市井,连鹿烟花柳巷虽然不去常去,但是总免不了到那样的场合,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了去那种地方的感觉,当然,这话他是怎么都不会说出口的。

    桌子上是上好豆花羹配以两尾四五斤重的肥鲑鱼,占了几乎一半的桌面,再加上几碟清淡的小菜,一桌极具农家气息的菜肴,就算是齐活了。这个时节,能整治出这么两尾鱼来,也亏得连家庄不乏水上讨生活的人,活鱼,豆花,加上连家秘制的手法,吃得朱婉婧连连点头。

    “这叫豆花鱼,不是我吹牛,当初刘三刀,就是后来进宫做了御厨的那个,花了五百两银子,买咱们连家的这秘法,咱们都没搭理他,要是在别的地方都能吃得到,咱连家再用来招待亲朋好友,那岂不是大没面子!”几杯酒下肚,连鹿的话也多了起来。

    “这个就是豆花么?”朱婉婧用汤匙舀出一勺,轻轻放在嘴里,两只眼睛晶晶发亮。

    “这可不是普通的随便几文钱就买得到的那种,用这个来浸熬鱼汁,嘴上香甜滑嫩不过!”见到对方满意自己的招待,连鹿也是高兴得很,甚至不厌其烦的给朱婉婧讲解起他们连家的豆花的街市中卖的豆花的区别来。

    朱婉婧哪里懂得这什么区别不区别,这玩意,她还是第一次吃到,口感不错,卖相又好,自然是赞不绝口。宫中御厨可是没有是很么时令菜肴做的,万一皇帝或者是贵人们,哪一个季节强的菜肴吃的满意了,突然在那个季节不出的时候想吃,那御厨们可就得上吊了。所以,宫中的菜肴,必定是一年四季都有出产的那种,才能供奉给宫中的贵人们。朱婉婧算是吃的多的了,毕竟她常在宫外转悠,但是像豆花这样的平民食品,倒还是真的没吃过,谁敢在公主下肚子饿的时候给他一碗豆腐花充饥啊!

    还公主呢,这就一个吃货!马恩看着席间诸女的吃态,闻人凝雍容洒脱,吴绿鬂小心翼翼,有些拘束,娜泽则是自己吃的啥根本不放在心上,一个劲儿的埋着头剔着鱼刺,然后心满意足的将去了刺的鱼放在自己的碗里,就只有朱婉婧,吃的那叫眉飞色舞。

    一条做好的鱼,大概就能将这公主给拐走吧!马恩暗暗摇摇头。公主也就那么回事,开始听马和说起的时候,自己那叫一个诚惶诚恐,估摸着这他和后世有机会见到中央某位首长的女儿一个德行,他再有后世的经历记忆,也改变不了他两世都生活在体制下这个事实。而朱婉婧无疑是体制最高端的那一群中的,与其说他是对朱婉婧的敬畏,不如说他对整个大明朝廷,对大明官僚体制的敬畏。但是,仅仅就朱婉婧这个人来说,越接触得久,他就越觉得也就那么回事了。

    也幸亏朱婉婧虽然有些自以为是,有些恶趣味,但是也算不得骄横,更是和狠毒之类的词汇沾不上边,这类习,大抵是以她为中心子过惯了,这要放在后世,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形容这种少男少女——中二!

    中二虽然有些惹人讨厌,但是,其本倒是不坏的,顶多算是一些宠坏了的孩子而已,马恩能容忍。看到朱婉婧和连鹿言语投机,他想,连鹿大致也是能容忍的。

    “小婉姑娘想去看看捉鱼的地方?那可不行,现在江水冷着呢,不过,连家庄那边有个小池塘,倒是可以去玩玩,兴致来了,钓些小鱼也不是不行!”

    连鹿正拒绝顺着杆子爬上来,要跟着他去江心看捕鱼的朱婉婧,他还不知道这位小婉姑娘到底是马恩的什么人呢,不过他也隐约有些猜想,这马恩大概是云南某位官员的子弟,到京师来混个前程来了,要不然,一个普通的锦衣校尉,可养不起这么多的妻美妾。

    一想到妻美妾,他忍不住看了看吴绿鬂一眼,这些天,她也吴绿鬂也算是熟识了,但是,在这酒席上,吴绿鬂却是好像没有了前几的洒脱,反而拘束得不行,几次他故意丢过去的话茬,对方都不接,他正猜测,这是不是马恩来了的缘故,其实,他倒是更想和她说些话儿,毕竟,她可是自己最应该巴结的对象。

    马恩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轻轻放在连鹿面前:“连兄,你我意气相投,原本不须弄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不过,连兄毕竟不是连家主事之人,我可以厚着脸皮来叨扰连兄,可这该有的礼数,一定要有!”

    “这是。。。。。。?”连鹿打开盒子,上好的缎面上,一副晶莹剔透的玉镯,出现在他的面前。

    “一点小心意,将来连兄有得上的时候!”马恩嘿嘿一笑,脸上一副促狭的表。连鹿也是识货之人,这一副镯子,随便拿到哪里,几百两银子总是值得,马恩这出手,还真算不得小气。

    “你我兄弟,还来这做什么!”他也不矫,随手放在一边,“对了,说到礼数,我险些忘记了,我爷爷想见见你!”

    “连老帮主理万机,怎么会想起我这个小辈来?”马恩眨眨眼,有些不解。

    “我爷爷最喜欢结识英雄豪杰了,像马兄弟这般在公门中修行的豪杰,又是他孙子的好友,我想,爷爷再怎么忙,肯定也要结识一下的!”

    见,一定得见,这不靠谱的小公主,还得呆在人家这地儿呢,不见人家主人,可说不过去。

    虽说答应了见连志奇连帮主,但是真正等到去见这座庄子的主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这一次,马恩可没敢把好奇宝宝一样的朱婉婧带在边,让连鹿找人带着她在庄子里瞎晃悠,自己带着邬元就直接去见这位去了,他边一定得有人,这可是闻人凝的死命令。

    连志奇是知道吴嫣然的白莲教份的,所以,对于马恩的份,他也有过几分猜测,不过在得知马恩供职于锦衣卫之后,他都自己的猜测又有些动摇起来了。加上这几个月,吴嫣然又不见了踪迹,他甚至怀疑,这马恩是不是吴嫣然临时找的一个托庇。当然,这些猜测,都是他自个在心里想的,无法验证的。

    自己的孙子和这个马恩越走越近,他倒是也不是很排斥,毕竟漕帮也是吃官府饭的,没准哪一天就用上人家了呢,闲时布冷子,他这般阅历的人,有这个做法很正常,好听的说法叫深谋远虑,难听点,就叫做老巨猾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听说马恩来到自己的庄子,他更是要见上一见对方了。

    马恩以为对方见自己,是在一个类似于聚义厅之类的地方,就好像梁山好汉那样,老大坐中间,旁边坐着些头领或者打杂的龙什么的,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没想到,连鹿直接将他带进了一个院子,除了院子里篱笆扎得整齐一点,倒是和他在南宁的住处差不多。

    嗯,还是有些不同的,他家院子里,没有这么大一块菜地,几垄菜地里,绿芽儿冒出半个手掌长,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正在那里伺弄着菜苗,看他手上的泥土,该是已经弄了一会儿了。

    这不是大白菜么?马恩盯紧一看,这随便撒把菜籽就能到处活的玩意,有必要整的跟伺候人参的架势一样么?他心里鄙视了一下,这位绝对不是缺钱的主,这附庸风雅的方式,也太奇特了一点,哪怕你焚几柱香,摆上副象棋在那里磨棋坨子也显得有品的多啊!

    “爷爷,马兄弟来了!”连鹿轻轻的禀报了一下,老人挥挥手,颇不耐烦的样子,连鹿一声不吭的退了出去。

    足足把马恩晾了好几分钟,老头来拍拍手,扭过头来,斜眼看着马恩:“会弄这玩意不?”

    “不会!”马恩摇摇头,他还真是不会,这玩意就算不是高科技,也不是他平里接触的东西,以前要吃青菜,超市里,菜市场,哪里没得买,用得着自己种么?好不容易到了南宁,就他想种,他也得有地方种不是。

    “别小看这菘菜,对咱们船上人家来说,若是能吃到这菘菜,在船上三年五载不上这陆地也没多大事,要是几个月不吃啊,嘿嘿,饶是你铁打的汉子,也得趴在船上起不来?”

    这个马恩倒是知道,败血症嘛,长时间在海上航行的船只,得不到蔬菜当中补充的维生素就会出现这种况,好像记得后来的哥伦布也好,麦哲伦也好,他们的船队因为这个原因,水手们都死得七七八八了。当然,中国人很少出现这种况,大致按照马恩的理解,这外国人估计比不上中国人聪明,没想到还有黄豆绿豆浇水发芽成豆芽菜的这种事

    “带上些豆子,用些水养养,不就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了么,没必要非得要这白。。。菘菜吧?”马恩随口说道,连志奇猛地回过头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马恩,马恩陡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难道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人意识到可以用这种方法补充蔬菜避免败血症吗?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