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连家庄避难

    世界上的事,很多时候,都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像朱婉婧认为的那样,拎个小包袱,忽忽悠悠出城去,看起来简单的一回事,但是真到做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城,已经出不去了。

    这个消息,甚至没有等到第二天的早上他们出城去的时候才发现,早到马恩偷偷摸摸去告假的时候,锦衣卫的同僚,嗯,也就是如今在前军府里当差的甄不为,就已经告诉他了,虽然甄不为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前军府里陡然紧张的气氛,还是让他意识到,出事了!

    徐增寿掌管的前军府,是除了锦衣卫里折腾得最欢的一群人,朱炆的保密,并没有保密到徐增寿的头上,宝成公主不见了,这对于徐增寿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事。别说平里宝成公主和徐家来往颇为密切,就是没什么来往,这种事,落在他的头上,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所以,城门处,码头处,除了锦衣卫,最多的就是前军府的兵士了,生怕出了什么差错,徐增寿还尽量将徐府里见过宝成公主的家将们派到了各个地方,这一下,南京城里的百姓,最多就是感觉街面上的官差兵士多了一些,但是对于朱婉婧来说,想不声不响的偷出城去,却是比登天还难了。

    “就这样,你就这副打扮一上街,我担保不到一个时辰,皇宫里就会知道消息!”马恩摊了摊手,将自己的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朱婉婧。

    “那怎么办!?”朱婉婧也傻了眼,被发现就要带回宫里去,带回宫里去,就得老老实实的准备成亲,驸马,她毫不怀疑,经过了这么一档子事之后,她以后想出宫,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我不能回去!”她轻轻的咬着下唇,神却是无比的执拗。

    “那你也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马恩也是无比头疼,藏这样一个公主在家里,这比藏一个引信不靠谱的炸弹在家里更危险,炸弹没准只把人炸个半不遂,可这公主一旦被发现在他家里,按照闻人凝的说法,事关女子名节,皇家体面,他死一百次都算轻的。

    朱婉婧抬起头来,看着马恩,不知道是不是马恩的错觉,她长长的睫毛上,似乎有些些许晶莹。

    “你帮我,我保你一个前程,你不帮我,我回宫第一件事,就告诉我父皇,你欺负了我!”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马恩凝视着她的眼睛,对方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着,良久,马恩缓缓的开口了:“好!”

    如何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如何在纷杂的局势中,找到有利于自己的局面,马恩很善于处理这种况,而且,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他都无法也不能拒绝朱婉婧的这个提议,虽然这个提议,听起来像威胁更多一点。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这个道理,很早就明白了,眼前这事,对于他来说,风险大是大,但是还没到要命的时候,但是一旦如了这宝成公主的意,这收益就很可观了,别忘记了,这宝成,可是现在将来在洪武,建文,永乐三朝都不含糊的主儿。

    “你打算怎么做?”走出门外,闻人凝坐在屋檐下,几前一杯清茶正袅袅的冒着气,屋子里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先把他送到漕帮那边,等到这阵风声过了,她是要回宫也好,还是去北平也好,都不关我的事了!”马恩回答道。

    “不用我帮忙?”闻人凝到了马恩这里,仿佛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浑然不似以前在南宁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这让马恩突然意识到,其实,眼前的这一位,实际上也是一位女孩子,而不是那些暮气沉沉的妇人。

    “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会开口的,你总不会希望看到我被人五花八绑的抓走,对不!”仿佛是肯定自己的说法,马恩又补充了一句:“我可是你闻人家的家人呢!”

    “要是真当我的你主人,你就不会那么多事都藏着掖着了!”闻人凝悠悠叹了口气:“胰子的事,准备得差不多了,下月起,江宁一带,连带苏杭,同时发卖,大明的富庶之地也就这几处了,东西做出来了,你心的事就不多了,不过,我好想听说,你又鼓捣出了新东西?”

    “无聊时候弄的一些小玩意,上不得席面的!”马恩对于闻人凝迟早有的这么一问,早就想好了说辞:“那东西叫米精,不过提炼起来,很是困难,做买卖的话,怕是难做!”

    “哦!”闻人凝哦了一声,似乎不怎么在意的样子,轻轻的拨动着手里的茶盅,“若是再有这样的小玩意,不妨拿出来给我见识一下,我就算是亏欠了别人,也不会亏欠你的!”

    “这个,我心里有数的!”马恩点点头,应了下来。

    。。。。。。

    连家庄,是的,连家所在的这一处,被周围的百姓称作为连家庄,虽说是庄子,的那是,除了中心的那些屋子,倒是也没见到什么围墙土垒什么的,毕竟这是天子脚下,就算是防盗,也得有个度,真要像北方那些围子一样,高墙大院,只怕早就被人腹诽不已了。

    连家靠着的就是漕运生意,而没有官府的漕运,算什么漕运,摆出这样的姿态,也是坦坦的意思,毕竟,这样大的一股势力,若是被官府猜疑,赚不赚得到钱不说,这子过不过的下去就难说了。

    但是,不可否认,连家庄真的很大,大到周围的百姓,往往连这庄子所在的村子,都一并称呼成连家庄了,这样大的地方,若是多上那么几个外来的人,不是村子里的人,根本就察觉不到。

    连鹿这几天,心好了很多,马恩,他新结识的锦衣卫新兄弟,倒是一点和他都不见外,直接送自己的家眷到他这里小住。这个分,可就真不是一般的分了,在这个至交好友都不能去对方家里内宅的年代,能送家眷来友人这里,这算是托妻献子的交了!所以,连鹿心里很是受用,自然,马恩的家眷,也招待得十分的殷勤,若不是怕人闲话,他一天肯定不止跑这么几趟去嘘寒问暖,直接整天赖在那里都是可能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其实就是他自己不说,他的这些手下,怕是都心知肚明的。

    自己家少爷迷上了那个吴姑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这事,庄子里都差不多知晓了,倒是庄子里的几位长辈,平里对子弟们管教颇严,对这事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仿佛没看到似的。甚至,还有些鼓励的意思,这其中的原因,就很耐人寻味了。

    总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是那吴姑娘突然之间,随着他们的掌柜出去做买卖去了,煞是苦了种深种的连少爷,可是,这次居然听说吴姑娘的嫡亲姐姐,也陪着马恩的家眷来这里,连大少爷这个凑上去的乎劲儿,自然更不必说了,他甚至想到,别说小住,就是马恩的家眷,在这里住上个一年半载的,他都是欢迎的,当然,若是那位吴姑娘的姐姐,大吴姑娘也一起住在这里,那就更好了。起码,他心目中的那个人儿,听到这消息,都不用他再去苦苦追寻,自己会寻上门来。

    庄子外面,一行人夹杂着两抬青布小轿远远走了过来,早就得到了禀报的连鹿,早早就等在了外头。

    “连兄,这又要叨扰你了!”走在前头的马恩,老远就抱拳呵呵笑道:“山清水秀,人灵地杰,我这个没出息的校尉,忍不住想来沾沾连兄的贵气了!”

    “你这是什么话,不那连某当兄弟了不是!”连鹿脸佯装一沉,略显憨厚的脸上,竟然呈现是一股威势:“连家庄虽然不大,也粗鄙的很,但是马兄弟的家人朋友,想来住多久,就住多久,就怕怠慢了!”

    “哈哈哈哈!”两人相对而笑,这个时代,真正意义上没有多大利益纠葛的朋友,连鹿算是马恩的头一位,开始还以为对方是个轻浮的纨绔,接触久了,才发现对方不过是率真,而且,对方上的那种江湖汉子的豪爽,十分的对马恩的胃口,不知不觉中,马恩已经将连鹿当做自己真正的朋友了。

    “这是。。。。。。”寒暄完毕,连鹿自然对马恩后小轿下来的两位丽人,稍稍疑惑了一下。

    “既然是叨扰,自然是要叨扰个够了,我这两个妹子,喜欢和他们姐妹在一起,既然听说有这样好的去处,少不得哀求我也来看看,怕是连兄这一次,可是要大大破费了!”

    “见过连少庄主!”闻人凝倒是有模有样的见了个礼,倒是跟在后面的朱婉婧,瞪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看周围,然后把眼神放在连鹿的上,很是好奇的打量着。

    “不客气,不客气,里面请!”一行人在连鹿的带领下,朝着庄子里面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