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奉天殿教孙

    闻人凝吃吃在笑,在她的面前,是一脸郁闷的的马恩。

    “这是可戏文里才有的桥段呢?”闻人凝乍一听到居然防夜防的宝成公主,摸黑进了门,也是吓了一跳,待到听清楚,这位公主是孤一人,还背着一个小包袱进来差点被当成了小贼,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别顾着笑了啊,小姐,这么大一公主,还是活的,送上门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事啊!”马恩愁眉苦脸,宝成大概是累了,将他这个“贴侍卫”赶出他自己的屋子,居然就那么没心没肺的睡了,“这不很好么?”闻人凝的心思,可比马恩转的快的多,几个念头之间,就想明白了,这个宝成公主,对暗宗来说,只怕不仅不什么什么好事,反而是一个大麻烦,不过,先前的草木皆兵看起来,倒是有些过了,明显这位公主,对马恩并没有多大的敌意。

    她接着说道:“公主下到你这里来,你们不就可以尽释前嫌了么,从锦衣校尉到公主的贴侍卫,这可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啊!”

    “好了好了!”看到马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闻人凝正经了下来,“流落民间的公主啊,马恩,这还真的是你的机会!”

    “什么机会,一看这位就是自己偷着跑出来的,白龙鱼服,她也不怕有个什么闪失!”马恩悻悻的说道,一边不想到,这宝成公主,算是痴人有痴福么,得亏是找的自己,要是找到李蛇王从之类人头上,这还不是送上砧板,就算以后锦衣卫大内高手什么的找上门去,那这宝成公主的眼前亏得是吃定了。也不知道,这类事,皇家为了遮掩,得灭多少人的口。

    “正是如此啊,要不是这样,人家会稀罕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福为祸所倚,要不是你入了她的法眼,就算人家要找个落脚的地方,也不会找到你头上来吧!”

    马恩一愣,还真是这么个理儿,自己和这位的恩怨,好像实在是没啥解不开的,对方就算是以公主之尊,了不得请自己吃了几顿难吃的饭,拉了两天肚子罢了,与其说是找自己麻烦,还不如说和自己的恶作剧。

    “理儿是这个理儿,可这位该怎么办,总不成就呆在我这里吧,走丢了个公主,这事可不是个小事,天一亮,怕是就会有人察觉,到时候,这公主是自己走丢的,还是咱们使了什么手段,那就是浑是嘴都说不清啊!”一想到平里甄不为吹嘘的那些锦衣卫的手段,他陡然一个寒战:“没准,连说的机会都没有呢!”

    闻人凝看了看天色,“你照常去上值,平里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别看叫看出什么不妥来,至于这宝成公主!”她嫣然一笑:“既然她自己找上门来,那以后的事,可就由不得她了!”

    朱婉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睡着了,当门咯吱被人推开的时候,她猛的惊醒过来,那一瞬间,陌生的环境让他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在何处,足足楞了大约两秒钟,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宫里,也不是在魏国公府自己常常下榻的地方,而是在那个讨厌的锦衣卫的家里。而这个是,闻人凝已经面带微笑的站在她的面前了。

    “见过公主下!”

    朱婉婧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嘴里虽然喊着见礼,却是一点恭谨的意思都没有的看着自己,不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女人她认识,前两天她就见过,好像。。。应该是马恩的娘子。

    “马恩呢?”她挥挥手,既然是自己的新侍卫的娘子,自然也是下人了,她倒是一点都没拿自己当外人,立刻就找到了感觉,当然,这女人长得不算难看,也是一个原因。

    “他去上值了啊!公主下要把他叫回来伺候么?”闻人凝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灿烂,这么近距离的和一位公主说话,就是她哪怕再看不起朱家天下,这种事,也是以前从来没有的,天潢贵胄,哪里是这么说见就见得到的。

    可惜是位公主,要是是位王爷,那就好了。这是闻人凝心里真实的想法,马恩告诉他宝成的来历后,她在心里就计较开了,这位公主的影响力微乎其微,对暗宗几乎是毫无用处。若是一个跋扈的,有心计势力的,只怕还不等她到马恩这里来,早就把马恩给弄死了,这点她非常确认。既然是这样,人不求人一般高,没想着在这位公主上捞点利益,她心态自然就无比平和了。

    “呃,不用了,等他回来了,叫他去告个假吧!”宝成有些慌张,又有些烦躁的样子,真是个不靠谱的,今天还去上什么值,难道他那锦衣卫的破差事,能比伺候自己更重要吗?

    “公主下,这是要微服私访?”

    “不错!”看着这个女人,眼光在自己带来的包袱上转来转去,朱婉婧有些不喜,这简直太没规矩了。“我饿了,去做点吃的给我吧!”她吩咐道:“你下去吧,我再睡会儿!”

    闻人凝也不恼,笑吟吟的点点头,走了出去,她现在可以确定,这个宝成公主,百分百是私自跑出来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不过,显然她不太愿意别人知道她在这里。

    “看着他,只要她不出这院子大门,就由着她!”她吩咐道。

    。。。。。.

    皇宫里头,真正确定宝成公主不见了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有朱元璋的溺,平里皇宫的宫对于宝成公主实际上也跟虚设差不多,加上这一个月里头,总有那么十天八天她会在魏国公府里下榻,所以,开始没见她人,根本就没有人注意。

    这还是朱元璋处理完政事,想起昨之事,叫跟随自己处理政事的皇太孙去见见他姑姑的时候,这才发现,竟然没有人知道朱婉婧去了哪里。派人去魏国公府,却是得知宝成公主昨就回宫了,这一下朱元璋倒是镇定,皇太孙朱炆,可是有些不淡定了。

    朱元璋本来子就疲乏,这等事,自然是不肯花费多大精力的,大手一挥,这事,自然就落在了朱炆的头上,若不是长幼有序,朱元璋恨不得连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的婚事,都交给自己的长孙去办才好。

    朱炆这些年,着实被朱元璋灌输了一些东西,见到自己皇爷爷把这事交给了自己,静下心来后,倒是颇有章法的开始处理这事

    首先,这消息肯定是不能泄露的,公主经常微服出宫,本来就不是多么有体统点事,这些还走丢了,宣扬出去,简直是皇家的一个大笑话。所以,凡是知道此事的人,基本上都被上了措施,勒令封口的,暂时关押的,从魏国公府到皇宫大内,着实有一些人受了无妄之灾。

    其次,既然不能张扬,那肯定是要暗地里打探寻找了,要论这暗地里打探寻找,这天底下,锦衣卫如果自认是老二,谁还敢做第一。得到朱元璋的许可,他直接当着朱元璋的面,将这事交给了锦衣卫指挥使李景世。

    朱元璋看着自己的孙子,有条不紊的处理这些事,虽然不曾嘉奖朱炆,但是,嘴角欣慰的笑纹,还是看的他很满意的。小女儿是怎么回事,他其实并不怎么担心,天子脚下,堂堂公主,又出的了什么事了,十有七八是那个小丫头又在胡闹了。让他欣慰的是,自己什么都没说,自己的这皇太孙处理这般事,也是有模有样了。

    “皇爷爷,炆这般做,可是妥当!”待到一一处理完这些事,朱炆回过头来,对着在龙榻上养神的朱元璋轻声问道。

    “如果你那婉婧姑姑,不是自己出宫,而是被乱臣贼子挟持出宫,又当如何?”朱元璋沉声问道,眼睛却是没有睁开。

    “这个,我想不大可能,不,应该绝对不可能!”朱炆断然说道:“大内卫森严,婉婧姑姑有皇爷爷亲赐的信物,方可出入自如,再说了,婉婧姑姑边的侍卫和宫女都在宫中,若是被贼人劫走,这些贴之人,断断不可毫无察觉,所以,必定是婉婧姑姑自己出宫的!”

    “若是在出宫之后,被贼人挟持呢?”朱元璋的眼睛依然没有张开。

    “这。。。”这些朱炆,就有些犹豫了。

    “你叫李景世来,是没错的,接下来,他做的事,肯定也不会忘记这个,但是,你将来为皇帝,可以不说,但是,你一定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我敢说,李景世出去第一件事,就是令人把守住五门,严加盘查,不管是你婉婧姑姑是自己出宫,还是被贼人挟持出宫,他都决计不会让她出城去!”

    “这个,孙儿失虑了!”朱炆受教道。

    “没有想到不要紧,下面的人,自然会给你拾漏补遗,但是,炆啊,将来你是要成为这奉天的主人的,一步一算,虽然比不得一步十算,但是,一步十算的人用得多了,自然一步一算,也会变得一步三算,一步五算,怕就怕,你觉得一步一算就够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