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送药

    “岂有此理,居然敢不来!”看着病怏怏的钱小六,一个人有气无力的坐在国公府安置锦衣卫的班房里,朱婉婧鼻子微微一皱,喃喃自语道,恼怒的眼神在她眼里一闪而过。

    “那个,啥,你们不是有两个人的么,另外一个呢?”她丝毫不客气的问着钱小六,或许,那家伙已经来了,又去如厕去了吧,她心里抱着万一之想。

    “你又是哪位啊!”钱小六看了看对方,不认识,穿着一个普通的袍子,不像是太有份的人,当下就不想搭理他。

    “我是谁用得着你管么?我问你还有一个人呢?”又被一个锦衣卫给无视了,难道锦衣卫里,净是出这样的货色么,朱婉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活该你吃巴豆。

    横的啊!钱小六小心起来,宰相的门房还七品官呢,这家伙口气这么冲,莫非还真是国公府什么惹不得的人?

    “咱们锦衣卫的差事,不用给你们府里的人报备吧!”钱小六色厉内荏的说道,小小归小心,总不成丢了锦衣卫的威风。

    “懒得理你!”朱婉婧看着他,就在看得钱小六有些发毛的时候,她却掉头走了出去。看这个锦衣卫这样子,朱婉婧反而确定了,这马恩今个儿,还真的没来,这可就不好玩了,他不来,我给他准备的大餐,让谁吃去啊!

    有些郁闷的朱婉婧,就这么打道回府,她却是有点不甘心了,昨天在太医院揪着那个白胡子老太医配的药粉,还揣在她上呢,听说这东西,只要沾上一点,就好像浑都长了痒痒,今天还准备拿马恩来试试,这可是捉弄人的好东西,可这个小锦衣卫,简直是太不配合了。

    “找增寿哥哥?”她站在前院的小径旁,暗暗琢磨着:“再去找那个臭的家伙,显得我也太没本事了,他肯定会笑话我的,哼,我自己悄悄去找这家伙,连增容姐姐都不告诉,嘻,没准还能在他家去看到他家的那个两个漂亮妹妹呢!”

    拿定了主意,她转回到刚刚出来的屋子,脸上浮起一丝自以为得意的笑容。

    “怎么又来了,这国公府的人,都是这么整天闲着没事的么?”钱小六见到她去而复返,微微感到有些头疼了。

    “你是吃坏了肚子了么?”朱婉婧凑了过来,一副关切的样子。

    钱小六鼻子里闻到一股幽香,再看到对方有些精致得过分了的眉目,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是个小丫头,心下顿时舒了一口气。先前这这小丫头的蛮横,这也就说的通了,原来不过是个穿着男装的小丫鬟,怕是没怎么出过国公府,不知道锦衣卫的威名,才那么神气,怕是刚刚出去,人家告诉他了,回来给自己赔不是来了。

    “你还说呢,这国公府的厨子,都是些什么手艺,要不是徐都督亲自请我们过来,我们来懒得过来呢,回头一定给告诉徐都督,把这厨子赶出去不可!”他挥挥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猛给自己脸上贴金。

    “是啊,是啊,那厨子已经赶出去了呢!”朱婉婧顺着他的话说道:“府里好多人多吃坏了肚子,后来请了太医院的郎中才知道是饭食不干净,国公爷体恤大家伙儿,抓了好多药,我特意过来问问你们的!”

    “啊哈!”钱小六坐了起来,“国公爷真是宅心仁厚,还能想到咱们这些人,药呢,是煎好了的吗?”

    “是啊,听说是太医院的秘方呢,煎好了药,连药渣子都得收好的,一般人可吃不到!”

    “那敢好!”钱小六闻言大喜,其实昨天他就在药铺里吃了止泻的药,要不然他也不能到现在还有气力在这里和这小丫头白话,不过,太医院秘制的汤药,这不吃还真白不吃,好得快一点这人也舒坦一点不是。

    “可你们是两个人啊!”小丫鬟好像很为难的样子,“要是这点事都办不好,我。。。我。。。”

    女人简直就是天生的演员、骗人精,看朱婉婧大眼睛眨巴眨巴,好像泛起了一次雾气的样子,简直就是把一个生怕把主人们交代的事没做好的小丫鬟的形象,演得出神入化。钱小六那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他还是个没成亲的后生呢,这小丫鬟可怜样子一出来,都不用求他,他直接就血上头的把事给揽过去了。

    “这事好办,马恩那家伙,估计是躺上起不来了!”这个时候,他还不忘记幸灾乐祸,谁叫那家伙昨天吃的比他多:“煎好的药,我给他带过去就是了!”

    “不行!”朱婉婧看着他,有些不相信他的样子,楞楞的摇摇头。

    哦,是了,刚刚这丫头不是说了,这是太医院的秘方,肯定是那些郎中瞧在魏国公的面子上才拿出来的,肯定不会让自己带出府去。钱小六反应过来,试探的问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他家?”

    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朱婉婧瞪大眼睛抿着嘴,憨憨的点点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

    “。。。。。。就这样了,眼下我兄弟就在国公府里当差,可这才几天,回来就这样子,肯定是有人害他!”

    宁大纲坐在院子里,一五一十的给闻人凝说着这些天发生的事,在那边屋子里,马恩吃过一碗稀饭,已经睡着了。

    对于闻人凝,宁大纲可是一直都是当着自己的东家的,天地商行他可是去过很多次,那么大的铺子,听说好多的地方都有分号,这样大的买卖竟然都是自己东家的产业,这就足以让宁大纲对闻人凝生出相当的敬畏之心了。更别说,他可是知道连马恩的锦衣卫份,都是这位东家给活动来的,在他的心里,闻人凝已经几乎和无所不能挂上等号了,若是有人能给马恩解决这次捅下来的漏子,在他看来,那肯定只有闻人凝了。

    “马锦儿跟他叔叔去了北平?”闻人凝却是注意到他说的其他的东西。

    “是啊,马恩的四叔,听说是在北平哪个王府里当差的,子过得还不错,年前不知道怎么就找来和马恩认了亲,过了年,锦儿就跟着他叔去了北平,也不知道现在锦儿怎么样了!”宁大纲还是喜欢自己的这个小表妹的,小表妹曾经说过长大后嫁给表哥的话,他虽然从没给别人说,可是心里还悄悄的记着呢,想到这里,他不有些担心,锦儿在北平,应该过得不错吧,毕竟是他嫡亲的叔叔,应该不会亏待她的。

    “王府,北平还能有哪个王府,燕王的人?”闻人凝心里微动,什么时候,这马恩又和燕王的人扯上关系了。

    “嗯,我想这应该是无碍的,马恩是个知道轻重的人,若是不可靠,他是不会让锦儿走的,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看到宁大纲絮絮叨叨,她淡淡一笑。

    “那这个什么宝成公主呢,夫人,你就这么看着他折腾我兄弟,这次他被弄得只剩下半条命,不是那公主指使的,谁敢这么整我兄弟,要知道,我兄弟是锦衣卫啊!”

    “当然我不会看着不管!”闻人凝点点头:“以后不要叫我夫人了,不过是为了行事的方便,我才这样,叫我小姐吧,你和马恩,从来就是我闻人家的人,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吴家的人!”

    “哦!”宁大纲有些不明白,不过,他也没打算问,反正东家就是东家,姓啥都没多大区别。

    “小姐,外面有人来找马恩!”李树上走了进来,低声在闻人凝耳边说道:“是一个锦衣卫带着个女子,好像是说给他马兄弟送药来了!”

    闻人凝不动神色站了起来,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吧!”说完又朝着一直站在屋檐下面的邬元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嘉许的神色:“你很好,很不错!”

    邬元一直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屋檐下,当闻人凝进屋子后,马恩介绍这是他的东家,他就有些肃然起敬的味道了。这女人会武功,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她是马恩的东家这份,这可就不简单了。

    当初他可是亲眼看到过护送马恩的张三一行人的,而张三那行人,自称的可不就是天地商行的护卫,什么样的商行,能供养得起这么一批虎狼之士?而这女人,居然就是这商行的主人,而他曾经见过的吴嫣然,也不过是这女人的一个丫鬟,那位在商行里指挥上百人也淡定无比的冯管事,也仅仅是这女人的一个管家而已,这女人后的背景,得是多么的深厚啊!

    宁大纲是无条件的信任闻人凝,但是,邬元却是忌惮,敬畏,甚至是有些提放闻人凝。就是闻人凝边的那几个护卫,他就敢肯定,那都是些见过血的主,而且,武艺绝对不低于他。所以,闻人凝来后,他索什么都不管,只是专心护卫马恩,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姿态,居然得到了这个女人的赞赏。

    他想的很简单,一仆不侍二主,自己主人和这位关系再好,人家也只会认为自己是马恩的人,他凑上去人家未必乐意,再说了,自己主人的主人,不就还是自己的主人么,自己越表现的忠勇可嘉,只怕就越入得了人家法眼,眼下看来,他的作为,还真的一点都没错。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