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你爱咋咋地吧

    三言两语将刚刚的事说了出来,一屋子的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面面相觑,一下子气氛变得十分的诡异。

    公主啊,这得罪的是一个公主啊!俗话说,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太守,可不管是县令也好,太守也好,和公主的差距,可不是几条街那么远,这公主要是要整治你,都不用自己动手,稍稍一个眼色,大把的人愿意光着膀子红着眼睛冲上来,为公主下分忧解难,不光荣幸,这还是一条通天的捷径啊!

    安静了半响,还是邬元最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咳咳,少爷,你就这么回来,没人拦着你么?”

    马恩摇摇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出来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小旗甄不为好像叫了自己几声,的确没有人拦阻自己,那位徐都督带来的人,一个都没有动。

    “没有!”

    “那就是了!”邬元到底还是最沉得住的一个,刚刚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和大家一样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这一阵发懵过后,他迅速的察觉到事的不对起来。

    “也许,这位公主下,如此大张旗鼓的寻找少爷,倒是没多大的恶意!”他踌躇了一下,“按照少爷说的当初和这位公主下起冲突的缘故,是因为这位公主下,对娜泽姑娘和锦儿小姐有点那啥。。。。。。行为不端,没准,他根本不是要找少爷晦气,而是还是记挂着娜泽姑娘和锦儿小姐!”

    “是啊!”宝石也连连点头:“公主边的护卫,肯定都是大内里千挑万选出来的,以你那点功夫,只怕人家不让你走,你还真的走不了,这要是我,我也要放长线钓大鱼!”

    “钓你个大头鬼啊!”马恩一把拿起一个桌上的果子,将它塞进这个大放厥词的家伙的嘴里:“真要是对咱家不利,扣住我难道就找不到咱们家来么,到时候来几个你说的大内高手,瓮中捉了你这个土鳖了去!”

    马恩是随口一说,宝树的眼里却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看来,这个问题,触到了他的g点了。

    众人在这里议论纷纷,还没有理出个子丑寅卯来,只听得外面“咔哒”一响,像是有人碰到了什么,屋子里的人登时就是一个激灵,宁大纲抄起了板凳,宝树摸向腰间,邬元更是将从不离手的腰刀,当啷一声抽了出来。

    马恩挥手制止众人的动作,将脑袋凑近窗棂,悄悄朝着外面看了看,“没事,是嫣然的姐姐!”

    “吴姑娘!”

    “吴姑娘?”

    “哦,吴姑娘。。。。。。”

    屋子了三个人,就是三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哦了一声,他们四人又凑在一起商量对策去了。站在屋子外面的吴绿鬂,却是心里怦怦直跳,强压住不安,放下从厨房里拿的盥洗器具,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胆子大到这般地步,居然令一个公主调动都督府的人马,来大肆寻找他,自己当初还以为这里是个安全的避难之处,眼下看起来,整个京城,只怕没有一个地方,比这里更危险了,不行,自己得马上离开,没准下一刻,兵马司和锦衣卫的人马就把这里给围住了。

    她随的东西并不多,一块布巾一折叠,就成了一个小小的褡裢,足够将她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装进去了。换上他当初来的时候穿着那男装,她拎着褡裢就要出门。大难临头各自飞,大家江湖儿女,好自为之吧,不要怪我不辞而别。

    刚刚才到屋檐下的走廊上,只听得“嘎吱”一声门响,马恩的房间门打开了来,马恩在前,其余几人跟着后面,显然就这一会儿工夫,他们已经商讨出对策来了。

    “你这是。。。。。。要走?”马恩看到吴绿鬂的样子,微微愣了一愣,这也太不厚道了吧,就算是大家要跑路,也是应该我这个主人出来说才是,敢你偷偷摸摸听墙角听到了点动静,立马就觉得这里不保险了,要走人了?

    “你们不走吗?”到了这个地步,吴绿鬂也没打算遮掩她偷听到了对方谈话的意思:“你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锦衣校尉,要是这个公主真要拿你,都不用都督府的兵丁,直接指挥你们锦衣卫,你旧的同僚就来拿你来了,锦衣卫可不是什么讲人的地方!”

    “谁说我要走了!”这种被人轻蔑的滋味,让马恩感到有些愤怒:“我什么也没做错,我是堂堂的天子亲军,就算是公主,也不能胡乱加罪于我吧,今能这样对我,他就能这样对其他的兄弟,这岂不是叫所有的兄弟都寒心!”

    吴绿鬂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却是不想和他争辩了,嘴皮子里头的功夫,能比的上手上的刀子么,亏他还是个锦衣卫,简直比那些读死书的酸秀才还要迂腐。

    “你要走,我也不拦着你,嗯,这样吧,漕帮的连少帮主和我还有几分交,你要么就先到他那里避一避,带上娜泽!”马恩见到他这样,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当然,他所说的,前面的不是重点,重点的是后面一句:“宝树带你们一起去,若是我真出事了,宝树自然会安排娜泽,若是啥事没有,咱们大家该干嘛还是干嘛吧!”

    这就是马恩几个人刚刚在屋子里商量出来的对策。走,马恩是舍不得走的,他自己规划的前程才刚刚开始就这么夭折,他怎么都不甘心,不过,宝树和娜泽得离开,娜泽走是断了某些人的念想,而宝树离开,则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虽然不知道宝树能在京中调动燕王的多少资源,不过,自己的那位四叔,总不至于看见自己失陷在京中冷眼旁观吧!

    吴绿鬂盯着他看了一会,一双略带点妩媚的桃花眼,仿佛要看穿眼前这个强自镇定的锦衣校尉一般。

    “好,我就听你这一回,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你真出事了,我可帮不了你什么忙!估计你也不差给你送牢饭的人!”

    “呸呸,你个乌鸦嘴,得了,你顾好你自己就成了,宝树,叫上娜泽,你们几个快点走吧!”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马恩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心去茶楼了,送走了宝树和两个女人,马恩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当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兴师问罪。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这二月的天气,还真够冷的。马恩在院子里摆了半天的poss,不光手脚都有些麻木了,就连脸上,仿佛肌都麻痹了一样,一点都不听使唤,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就在马恩实在顶不住了,准备缩回屋子里去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声音。

    “马恩,马兄弟在不在,来贵客了!”

    这是甄不为的声音,马恩赶紧用手搓揉了一下自己的面部,活动下气血,揉了半天才哆哆嗦嗦的开口道:“我在,你们进来吧!”

    “徐都督,这边请,小心点,地滑!”人还没进来,声音先传了进来,马恩瞪大眼睛看着门口,果然第一个进来的,就是一副狗腿样的甄不为,而在他后的,不正是刚刚在百户那里大派银子的徐增寿是谁。

    “哎呀,马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这是今个得了银子欢喜得犯了癔症不成,大冷天的坐在院子里干嘛!?”甄不为见到马恩的样子,大为惊讶,不过,接下来的话,可就没管马恩犯不犯癔症了。

    “徐都督想在咱们这几天街上走一走,你干的就是缉捕的活儿,这些天,这周遭怕是都熟悉得紧了,徐都督体恤咱们兄弟,不耽误咱们办差,就要了你一个,你可能好好的把徐都督伺候好!”

    貌似,这不是兴师问罪的?

    马恩朝着徐增寿后瞟了瞟,那个令他无比悲愤的公主麻烦精似乎不在,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好吧,甄小旗,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办自己的差事去吧!”徐增寿挥挥手,赶苍蝇一般的赶走了甄不为,然后走在马恩面前,笑吟吟的看着马恩。

    “怎么,见到本都督,不打算见礼?”

    马恩站了起来,不料坐的时间太长,两腿都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了一样,一个立足不稳,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跪下去还不说,被冻得有些唇白脸青的他,嘴里哆哆嗦嗦,这下就是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了。

    徐增寿满意的点点头,在他眼里,眼前这锦衣小校,那是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这是好事,起码,对于天家的敬畏之心是有的,不像有些锦衣卫,简直比亡命之徒还像亡命之徒,这般表现,也不枉他支开宝成,单独来见这马恩一次了。

    “家里就你一个?没有女眷?”徐增寿打量了一下四周,邬元和宁大纲像两个木头一样站在屋檐下,显然,这两个人,直接被他给无视了。

    麻痹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哆嗦了半天的马恩,站起来抖了半天,终于算是还魂了,果然这徐都督,是那宝成公主的爪牙,一进屋子就打听娜泽和锦儿的下落。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咋咋地吧!

    “家中原来还有舍妹和她的一个侍婢,不过过完正月,就随着家叔去了北边!”

    “哈!”徐增寿笑了起来,这小子还真不错,有敬畏之心,也不乏谋略,做事也算周密,知道自己家女眷被人看上了,无力抵挡,当机立断就马上把人送走,算是个有决断的。谅他不敢当着自己说瞎话,什么时候走的,随便一查就知道,这般人才,放在锦衣卫里做个校尉,实在是有些浪费了,自己的都督府也要人啊!

    “带我去前面转转吧,这里我很少来,不大熟!”他目光闪烁,仿佛决定了什么事一样,开口对马恩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