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公主就是个麻烦精

    葛峰家里从来没有这么闹过,作为锦衣卫京卫第三千户第七百户的百户,他这宅子里,来的最尊贵的客人,怕是还是前年的时候,千户大人路过这里的时候,绕进来看了一下,可惜的是,千户大人连茶都没有喝一口,真的就是那么“看”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今儿不同了,前军都督府的左都督徐大人,居然亲自来他这里了,在徐大人是谁,那是徐公爷的嫡亲弟弟,虽然在都督府里不大管事,可这份,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可以巴结上的,人家可以直接和指挥使大人同知大人直接能说话的大人物啊。

    百户里一直不富裕,连个正经的驻所都没有置办齐,平里有事,也是几个总旗,吆喝一群小旗就到他这宅子里来听他的命令,坊间得到的收益,也是由下边的人,直接送到他这宅子里来,反正这一片油水就那么多,就算没个正经地方办公,上面也不会怎么责备他。

    可是今天不同了,尤其是随着徐大人来的,还有孙玉林,倪大壮他们几个平里就怎么互相看不顺眼的百户,看他们看着自己宅子时候的那讥诮眼神,葛峰连脸上的几颗白麻子都涨的通红了,要不是徐大人在这里,他非得好好的刺这几个家伙几句,老子这边是穷点,麻痹的,有本事咱们换个地盘试试!

    不能让徐大人看笑话,说啥事都是咱们锦衣卫的自己的事乱在锅里总比家丑外扬的好。葛峰决定今天不计较这个。

    “不是到了点卯的时候了么,怎么才这么几个人?”徐增寿打着呵欠,看着院子里站着的人群,不用仔细数,这两天他对数字特别敏感,一眼扫去,就知道这人头还没齐呢,在前面那几个百户的时候,那些来拿钱的,比起这两倍都不止。

    “院子小了一点,没准有些弟兄们还在外面没进来呢,要不,大人您看,让小旗们先进来?”

    葛峰微微有些尴尬,其实自己手下有多少人,他还是知道的,按照规矩,当初给这个百户配置人马的时候,这一百一十二人,那可是一个都不缺,不过,这两年来,有些人呆不住,自己就找门路调走了,补人进来,又是格外的难,这第七百户,能够来上七成人,差不多就算是满编了。

    “不用了,还是按规矩来吧!”徐增寿不领他这个

    平里属于个葛峰的雕花大椅子,如今名正言顺的被徐增寿坐在股底下,而一块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用途的大条桌,被放在屋檐下面的空地,一个个雪白的小银锞子,正整整齐齐的码在条桌上。在条桌前,两个徐府的家将站在那里,正等着葛峰唱名发放银子呢。

    “那徐大人,咱们这就开始?”葛峰笑道,从来都只有他们百户给上面送银子去,没想到今儿破天荒还从上面发银子下来,虽然他为百户,赏银足足是儿郎们的四倍,但是他这点钱还真的看不上眼,不过,这笔钱发下去了,这些儿郎们怨天尤人的怪话,只怕要消失一段时间了,想到这点,他还是真心高兴的。所以,这笑容看起来就格外的真实。

    “开始吧!”徐增寿挥挥手,走过这个百户,就只剩下一个百户了,这事,早点办完早点安生,后面的这小魔王亲眼看到了全程,总不会说自己没有尽力吧!折腾这几天了,自己天天都起个大早,当初爹还在的时候,着自己练武都没这么辛苦呢。

    “弟兄们,平里大伙辛苦,上面都看着呢,更别说皇上他老人家慧目如炬,明察秋毫了,今儿徐都督到咱们这里来,就是宫里的意思,咱们是什么人,天子亲军啊,宫里能忘记咱们吧,大伙儿不管什么时候,心里都要放着皇上,放着咱们的大明江山。。。。。。”

    “百户大人,还是快点唱名吧,徐都督都快睡着了!”人群中,一个惫懒的声音,打断了葛峰的长篇大论,他心下有些恚怒,眼神朝着那边一扫,却是没有发现那个刺头儿,再微微侧过头来,看了看徐增寿的神,见他没有什么见怪的意思,当下微微就有些放心了。

    “好了好了,你们这帮浑球,我开始唱名了啊,叫道谁的名字谁就就上来,就好像平里领饷钱那样,谁要是喧哗吵闹,莫怪我请家法出来了!”

    “杭会东!”一人应声走了上来,从徐府的家将手里领过小银锞子,唱了个喏:“谢大人赏!”

    “蒙鹏启”“宁旭义”“何建能”。。。。。.

    “领了银子的,给老子滚出去办差去,还赖在这里干什么,等着老子请客吃饭啊!”

    一个一个的人走了上来,又领了银子离去,条桌上的银子,以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着,在徐增寿后的朱婉婧,死死的盯着每一个上来领银子的人,一个一个和自己印象当中的那个家伙对照着。

    为什么都要穿这种一模一样的衣服,看起来都差不多嘛!她揉了揉眼睛,感觉到有点涨疼,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唱着名字的葛峰,大声的唱着:“马恩!”

    马恩快步走了上前,嘴里含糊的说了句,“谢大人赏”,接过银子就要回头走人,正在揉着眼睛的朱婉婧,听到这个声音,却是陡然停住了手,急忙附在徐增寿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咳咳,你等等!”一直在闭目养神的徐增寿开口了,葛峰立刻停下了唱名,喊住几乎已经快走进了人群的马恩,“马恩,你过来,徐都督叫你呢!”

    “见过都督大人!”马恩很是无奈,回过神来,对徐增寿行了一礼。对方喊他站住什么事,他进门不久,大致就猜到了一些,不过,这个时候他走是走不掉了,而且,这按着名册唱名,就算走掉了,人家还没准直接找上门去,他衡量了一下,索就硬着头皮上去领银子了,他只希望这位徐都督后的那位宝成公主,眼神不要太好,认他不出来。当初马和指着宝成公主介绍,他可是把对方认得清清楚楚了,前面不说了么,女扮男装,在马恩的面前,那是一点戏都没有,马恩早就看出来这位都督大人后的,就是那位小公主了。

    “你把这句话,给我念一遍!”徐增寿看了看面前的这个锦衣卫,一副利索精干的样子,看起来不是个糊涂人啊,怎么你就招惹了这位姑了呢!

    “好了好了,你走吧。。。。。。”徐增寿念了出来。

    马恩一愣,敢这为宝成公主,对自己还是不大确定啊,这分明是自己当初在灯市上打发她走人的时候说的两句。

    “好了好了,你走吧。。。。。。”他照着念了出来,不过,话里却了加了几许滇音。

    徐增寿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见到他们这边完了事,葛峰又继续唱起名来。

    “怎么样,是不是他!”在葛峰的唱名声中,徐增寿回过头来,看到的却是朱婉婧微微有些茫然的一张脸,他心里也在发狠着呢,如果这锦衣卫真是宝成要找的人,自己也不能放过他,怎么也得折腾一下他,谁叫这小子害的自己破财的呢。

    “好像是,好像又不是!”宝成那双秀气的眉毛蹙了起来,“那天晚上,他说话好像是四哥一样的北直隶口音啊,这人说话怪怪的,不大象哦,可是人好像就是这模样啊,哎呀,那天晚上那么暗,我也不清楚啦!”

    “那就是他了!”徐增寿斩钉截铁的说道,开玩笑,要是再不是,自己还得继续撒银子,不带这么玩的,不管这小子是不是正主,反正就是他了,至于招惹了宝成这个小魔头有会什么下场,那不关他的事了,这个叫马恩的锦衣校尉,你就自求多福吧!

    。。。。。.

    马恩快步离开葛峰的宅子,连甄不为喊他他都没有听到,尼玛,太吓人了。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确定没人跟着自己,这才一溜烟的跑回家去。当初马和对他说的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莫要怪我不提醒你啊,这女娃娃要是吃了亏,找起你的麻烦来,你就只有跟着我回北京这条路走了,这锦衣卫,可就当不下去了啊!”

    那里,马和是这么说的,他听到心里去了,采取的做法也是敬而远之,没想到,这个宝成公主,居然这么记仇,这都隔了一二十天了,还记得这茬。

    他简直是莫名的悲愤,这不是我招惹你先的啊,是你招惹我的啊,我都没计较了你还来劲儿了。仗着你是公主了不起啊,呃,人家是公主,还真的了不起,就算要玩死自己,自己连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再说了,这位算起来,也是自己将来的主子的嫡亲妹子,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自己似乎都玩不过对方。

    “怎么就回来了,少爷!”院子里,邬元和宁大纲正在对练着,宝树在一旁啃着个果子,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两个,看到他走进门来,三人的眼光齐刷刷的投了过来。

    “别练了,都进屋来,咱们有大麻烦了!”马恩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