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拿着名册发银子

    “这子还叫不叫人过了!”钱小六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一股坐在马恩的面前,茶楼里食客们对于这个每天都来晃一晃的锦衣卫,倒是也熟悉了,见到他气色有些不对,挨着马恩桌子的几个人,不动声色的悄悄挪动着股,尽量离开这张桌子远一点。

    “又怎么了,收不到银子,被头儿骂了?”马恩笑着给他倒了一杯茶,调侃着他。能让钱小六这般上火的事,除了银子,不会有其他,这些天,他算是对这钱小六有所了解了,不知道是不是穷怕了缘故,这货对钱格外的敏感。

    “还是你好啊,咱们这两条街上,能有啥事,虽然油水少了点,但是这差事清闲啊,你又不缺这点钱,每天在这里晃一晃,连点卯都不用去!”看着马恩,钱小六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兄弟我就没这么好命了!”

    “少扯这些不相干的,要是这差事这么好,那咱们两换换,回头我去给甄头儿去说说!”马恩才不理会他这假模假样的惺惺作态呢,真要让他来干这又危险又没钱的缉捕差事,钱小六非得跳起来不可,危险他或许能忍受,但是没油水,他可就真的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了。

    “别介啊,和你说话真是没趣呢,兄弟我心里不痛快,还不兴让人发几句牢!”钱小六果然不接马恩的话茬,一脸的不忿的说道:“你知道吗,这两天兵马司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直接从都督府里下了个人物,变着法儿给咱们锦衣卫的兄弟发银子呢!”

    “唷,还有这种好事,大伙儿应该都高兴才是,你这么一脸的不爽,那又是为了哪般啊!”马恩只当是这是锦衣卫的福利,也没放在心上,接着问了下去。好些天没有去百户所里去了,他都怀疑,除了自己小旗的几位兄弟,连自己这个总旗的兄弟,怕是都有人不认得他,百户所里的这些消息,倒是有十之七八,都是他从钱小六这里得来的。

    “这可兵马司的人太气人,夫子庙那边的兄弟给发了银子,飞虹桥那边的兄弟也发了,可就没人想到咱们南城根儿的这些兄弟,娘的,难道咱们这些没油水的地方的兄弟,就是后妈生的不成!咱们都是一个千户的,兵马司的那帮孙子,难道事前没有弄清楚这些么!”钱小六骂骂咧咧,他的怨气来源于此,人之患,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大家都没这场事,自然是什么怨气都没有,但是,都是一个衙门当差的兄弟,凭什么有的有银子就的就没银子!

    当锦衣卫的校尉不敢诋毁上官,但是,将怨气指向不是一个系统的兵马司的人,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这是要干嘛呢?”马恩也觉得奇怪,“是不是出了啥事,兵马司得罪咱们锦衣卫得罪紧了,用这种手段来讨好咱们呢,也不对啊,就算是有什么龌龊,那也是上面那些上官们之间就直接了解了,用不着这般大洒银子惠泽到所有人上啊,这事,真要是给别有用心的人一撺掇,那就变味儿了,个邀买人心的帽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将心里的疑惑这么一说,钱小六当时就翻了翻白眼,很是惊诧的瞪了瞪马恩:”还邀买人心,亏你想得出来,这银子可不是兵马司拿出来的,兵马司的人,不过是个发银子的伙计,这可是宫里下来的银钱,这人心不都是宫里的吗,还用的着邀买,拜托,这叫贵人们体恤下好不好!”

    我怎么觉得这事这么古怪呢?宫里的打赏,大可走锦衣卫的衙门,还让兵马司的人过一道手,难道不知道不管多少银子,只要有人经手,就有“漂没”几分的危险的吗?这是明显的不信任锦衣卫的那些高官么?这个信号,可就有些危险了。

    马恩想的很多,首先他想的是这最大的可能是朱元璋估计捱不下去,大限快到了,这皇太孙开始未雨绸缪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收买人心,至于在锦衣卫里的那些高官,一朝天子一朝臣,能不能捱到建文朝,还是两说,但是再大的清洗,也不可能从上到下一股脑的全一网打尽的,一些小小的恩惠,就能买来锦衣卫这个集团的大部分基层官兵的感恩戴德,这对于皇太孙平安上位,肯定是有好处的。听起来是要花费不少的银子,但是,这对于即将掌管一个帝国的人来说,这点钱,还算钱吗?

    可惜的是,他想多了。事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一点将这事联系到自己上来,这和他完全没有关系嘛,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知道这件事和他有关的人,眼下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

    徐增寿面沉如水,看着面前空的院子,在他边,孙玉林和另外两个百户,笑嘻嘻的侯在这里。心里暗暗钦佩。果然徐家的做派,几百两银子,就这么眼睛都不眨的丢出去了,要不然,人家怎么能做到左都督,而自己混到现在也才一个百户,虽然人家出好,但是,出好的人多了是了,也不见被人来给锦衣卫发银子。看来,徐家的圣眷果然是一直未曾减弱啊,只不过这徐都督,说是替宫里打赏,未免有些含糊其辞了,也不知道是替那位贵人打赏的,反正,这银子不走上边,肯定不是皇上打赏下来的。

    “少爷,贡院和飞虹桥这边的锦衣卫都领了银子了,下还没有什么反应,是不是咱们去一下个百户所!”在徐增寿的边,一个家将,低声在他耳边汇报着,在他的后,宝成公主朱婉婧一男装,站在徐增寿的随从之中,俨然就是一个小家将的样子。

    徐增寿有点后悔自己出的这馊主意了,拿银子打赏锦衣卫,自己的脑子那天被驴踢了不是,还得意洋洋将这个主意说给朱婉婧那个小魔头听,结果这小魔头一点头:“这主意很好啊,我就知道增寿哥哥好本事,你去办吧,到时候我就躲在你后边,那家伙以来领银子,我就咳嗽一声,咱们就逮住他了!”

    你听听,多简单的四个字:你去办吧!

    徐增寿在心里已经噼里啪啦将自己的脸打成个猪头了,这位小魔头长于深宫,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对银钱自然没有多少概念,可自己这个冤大头可就当得无比的憋屈了,指望她从内库或者是她自己存下来的贴己钱里拿银子出来,那是连想都不要想的,那么,这打赏的银子,自然是要落在徐四哥的头上了。

    天知道锦衣卫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闲人,一个百户,按照大明的编制,不是应该就只有一百一十二人么,这帮混蛋,打赏的这几个百户,哪一个百户不是一百四五十人还多,这还不算那些帮闲的听差的,幸亏自己只是按照名册上的人头打赏,这要是全部都打赏,那还不得三四百人啊,这每人五两银子,这一个百户,两千两银子都就没了,自己有那么阔绰么?

    朱婉婧在后面笑吟吟的,徐增寿的心里却是在滴血,这下亏大发了,这账目,就算报到大哥那里,大哥都不一定给销账呢。

    “去,为什么不去,最好这个千户的人,咱们都见一见,那人一定是在这个千户的,能在夫子庙这里看花灯,肯定是住的不远的!”朱婉婧耳朵倒是尖,一下就听见了家将的说话,毫不客气的插嘴道。

    “说好了,就这个千户啊,再多我就管不了啊,四哥我可不是那沈百万,咱们这点小家底,可经不住这么折腾,再说了,若是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你可得出来说话啊,老徐家可听不得这些风言风语!”

    徐增寿一狠心,直接把话给这小魔头挑明了,一个千户下来,五千两银子总够了吧,虽然有些疼,的那是也不是拿不出来,这事办了,坏处是有一些,但是好处也是不少,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又是在锦衣卫这样的衙门,只怕皇上,皇太孙只怕早就有耳闻了吧,就算是花钱在皇上皇太孙面前,买个好印象也不错,听说皇太孙对他的这个小姑姑,也是不愿意招惹的,自己算是帮他挡了灾了吧!

    “小气!走吧!”朱婉婧撇撇嘴,却是没有继续挖苦他了,这事到现在,她都有点骑虎难下了,不过,既然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半途而废她可是怎么都不答应了。

    。。。。。。。。

    下午的时候,钱小六脸带喜色的带来了新的消息,明儿点卯的时辰推迟到辰时了,都督府里的老爷们,终于还是没有忘记他们这个穷的叮当响的百户,带着宫里的银子打赏来了。只不过,这一次,马恩想不去都不行了,这银子据说怕被贪墨,所有人都不得代领,上官们拿着名册,一个个的点着人头,少一个都不行。

    那就去吧!好歹有五两银子呢!马恩没有放在心上,蚊子再小也是,在五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人家两个月的开销了,自己一直在坐吃山空,这过了年,还没正儿八经有过进账呢。这还没拿过饷钱,赏钱到是先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