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新的告身

    和和气气的家宴过后,马和算是正式在马恩的宅子了住了下来,对这个事,马恩自然是巴不得,他总不会认为对方是找不到地儿住才才蹭自己的屋子住的。当天下午,马和出去了一趟,又带回了几个人,原本还算是空间充裕的小宅子,顿时变得有些拥挤起来,好在马和带来的人,一个个都懂规矩,两边的人,相处起来,倒还算和气。

    这是把自己这里,当成指挥中心了?马恩却是看得清楚,马和的人虽然好相处,但是,却是没有一个肯安安分分的呆在这里的,不管什么时候,这些人中,总有那么一个两个在外头,也不知道是警戒还是打探消息,反正马恩估计出不了这两个窠臼。由此看来,马和说的“顺便”还真的是“顺便”,人家来京师,还是有着自己的使命的,并不是头脑一,听到自己的消息,就带着人过来了。

    马和能有什么事,当然是给燕王办事来了,看他们有些诡秘的模样,若是正大光明的给燕王府采买物件,用得着如此吗?不过,这些问题,暂时不是马恩关心的问题,朱元璋还没有死呢,朱棣和朱炆这对冤家叔侄,一时半会还打不起来,他有啥好心的,有这么闲心,还不如关心关心一个自己的前程更好。

    味精发卖的事,被马和紧急叫停了,当然,马恩疏通门路的钱财,自然也被马和一手包揽了,这些味精,马恩估计,很有可能会流入燕王府,至于马和是不是将这制作味精的法子,一并献给燕王,那他就不清楚了。不过,按他想来,这东西是他的,就是马家的,也自然是马和的,贪污是一回事,利用自己家的秘方做专供商,又是另外一回事,马和应该这点为己的想法还是有的。不过具体如何,去是要等到这边的事了以后的事了。

    家里头住了外人,那么,那些隔三差五来蹭酒饭吃锦衣卫,自然是不能随便上门了,这个好办,既然不想他们来上门,那马恩自己找上门去就是了。这快过年了,哪家哪户都在置办年货,就是当锦衣卫,也总不能不过年吧,这年货还是都需要的。

    钱小六等人,本来就是锦衣卫里的最底层,就是甄不为,混上个小旗,其实,也没脱离这个阶层。干的是巡街缉捕的差事,辖区还是油水淡薄的两条街,这些人这年能过的个什么样,还真的不好说。

    兜里揣着银子,自然什么都好办,马恩带着宁大纲等人,值钱不值钱的年货,弄了一大车,甄不为小旗的每个人家里,都送去了一点,暗地里又一人封了一个红包给他们。用马恩的话来说,就是给大人们没送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不能浪费,诸位兄弟就帮忙处理一点。

    面子,里子,都给得十足,要是这样,马恩还不是帮锦衣卫最受欢迎的人,那就见鬼了呢。加上前些子吃喝出来的交,现在马恩敢说,随便招呼几个人,去在哪里惹惹事,欺负欺负一下小老百姓,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当初和甄不为提起要疏通门路的事,也就顺理应当的可以说说了。这件事,马和是决定不绝不搀和了,不是他不想照顾自己的侄子,只是在目前看来,除了提供些银子以外,他不搀和到马恩的事当中,就是对马恩最大的照顾了。

    让甄不为作为中间人,去拜见他们百户,当然,顺便还得送上丰厚的礼品,若不是有马和的出现,光是在这一个环节,就能把马恩的全部家当折腾干净,京师里的一个百户的威风,还是远远的出乎了马恩的想象,不过,比较一下,当初吴近之没有出京去云南之前,不也就是京师的一个百户吗,这样一比较,倒也念头通达了。

    前前后后折腾进去块千把两银子,期间还因为银子不够,马恩又在马和的手里,借了两百两银子,才堪堪把这个事摆平。好在这个时节的人,还是多少有点信誉的,收了钱不办事的,倒是很少,在封衙的前两天终于马恩的告给办了下来,有了这个告,在年后,马恩就可以直接上岗了。

    所谓的“告”,如果用后世的观点来理解的话,也就是类似于”份证”之类的东西,在明代,告又叫“牙牌”,这是用象牙、兽骨、木材、金属等制成的版片,上面刻有持牌人的姓名、职务、履历以及所在的衙门,这种告,就是每个人的份凭证,官方存档,指定唯一使用者的。和马恩先前使用的锦衣卫腰牌不同,理论上,腰牌也是一种告,不过是腰牌上对应的编号,在锦衣卫的档案中,有一个切实对应的人而已,而不像这新发下来的告这般详细。

    像马恩手上的这块腰牌,原先的编号对应着的那个人,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了,反正这个人没在锦衣卫了,吴近之到了云南自然有扩充自己属下的权利,马恩招揽进锦衣卫,这腰牌归了他,腰牌上的编号自然也是和他绑定了,实际上,这个编号,也就是他在锦衣卫系统中今后的编号了,以后哪怕是升任锦衣卫指挥使,这编号,大致还是不会变的。

    这种正式颁发腰牌的锦衣卫,自然是有编制了的,得亏这个制度还有吴近之报上来的名册,马恩在经历司才查到自己的名字,然后这事,才顺顺利利的办了下来。既然和甄不为等锦衣卫相熟,马恩也不会想到另外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百户那里用银子砸了砸,无惊无险的,马恩成了甄不为小旗里的兄弟,当然,这要等到年后开衙办事的,马恩才算。

    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在年前,将这事完完全全办妥当了,对此,马恩已经很满意,至于花了些钱,马和不心疼,他更不心疼,虽然可能要苦几年,但是,一想今后好子长的很,他毫不在意。

    腊月二十三的时候,连鹿倒是来了一趟,虽然惊讶于马和的年纪,但是,连鹿还是恭恭敬敬的叫了声世叔,马和本不以为然,但是后来听说,连鹿是漕帮少帮主,而且在连老帮主之后,很可能是连鹿的父亲接手漕帮之后,破天荒的丢下他那堆神神秘秘的事,和连鹿喝了几杯。

    连鹿不过是这些子,不见了吴嫣然的踪迹,来马恩这里串串门,碰碰运气,顺便和新认识的马校尉联络下感而已,对于马家多了个叔叔,到也不怎么在意,不过,看马和的气度还有那些下人们的把式,他估计对方总不是他自己说的一个商人而已。不过,大过年的,大家认识一下,吃吃喝喝也就是了,再多的事,他也没去多想。

    马和在连鹿走后,倒是特意交代了一下马恩,说是像连鹿这样的朋友,可以多相处相处,马恩也就点头答应了,后世有富二代,官二代,这连鹿算起来,应该是黑二代吧,嗯,三代,他老爹才算二代!马恩想法有些微妙,不过,一回头想到自己上,他顿时所有的违和感都没有了,黑二代神马的,和自己比起来,简直弱爆了,马马虎虎的说起来,自己应该是”宦二代“吧,这词有点不大和谐。不过等到马和位高权重的时候,自己这个宦二代走出去,怕是没人会觉得不和谐吧。

    马恩觉得自己很没出息,自从知道自己的份,大约可能是郑和的侄子,以后不出意外的还会过继给郑和当儿子这一个事之后,他一个劲儿的就是琢磨,如何能够抱上郑和这个金大腿,当然,这个金大腿的上面,还有更粗的一条。。。。。。巨金大腿,反正这个路数若是走对了,他至少在这个时代会舒舒服服的活下去!比绝大多数人都舒服体面的活下去!

    但是,没出息是没出息了一点,他绝对不认为这是一种耻辱,趋吉避凶这是人的本啊,自己明明知道过几年朱棣就会把朱炆打得一个生死两茫茫,自己现在还绞尽脑汁的去找未来的建文帝去近乎,那才是脑袋里一半是水一半是面粉呢!至于跟随郑和建立什么丰功伟绩之类的事,他倒是没有想过,有了郑和这个大牌子杵在那里就够了,他能折腾出个什么劲儿来。历史上七下西洋的三宝太监,上过初中历史课的,都能说上个三五句,但是,谁又知道郑恩是哪里的一根葱?

    倒是在没有娱乐的夜晚,他也偶尔会yy一下,将来的某一天,他跟着郑和的船队,在那些猴子国里耀武扬威一下,似乎也是很不错的感觉,二十一世纪米国的航空母舰上的那些指挥官们,估计也是这样的心理吧!

    郑和是善终的,虽然是病死在海上,这一点,他记得非常清楚,这也就是说,郑和这一辈子,在政治上,基本上是没有犯下任何大错误的,不跟着这样神一样的队友去规划自己在明朝的美满生活,那才是他的耻辱呢!马恩才不犯这样的傻气呢!

    不过,在这个认知之上,马恩多少还是有些追求的,至少,他得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废物才行,燕王靖难成功之,就是他这份证明自己的答卷交上去的时候,到时候,新朝新气象,他能不能得到属于自己的位置,这个位置是重要还是吃闲饭,那就得看他自己的努力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