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家宴

    马和的出现,让娜泽这个淳朴中带着点小泼辣的苗家妹子心里着实有几分忐忑的,苗家妹子敢恨敢是一回事,但是,真正被自己阿哥接纳还要拜见对方的长辈,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再说,她这个阿哥,对她有没有“接纳”还实在不好说,到现在为止,两人最亲昵的举动,也不过是偶尔牵牵小手而已,阿哥不主动,难道还要阿妹主动么,这个苗家妹子的矜持还有多少剩下一点的。

    其实早上起来,她就看到马和和马恩在院子里说话了,她却是一直躲在在房里不敢出来,颇有些鸵鸟将脑袋埋在沙里就以为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味道,不过,这终究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的小动作罢了,平里家里的吃食,请了个厨娘来做,但是,大多数时候,她还在是厨房里帮手的,她可是听说了,要做汉人的妻子的话,那一定得做的一手好饭菜的,她在努力学习,朝这个标准靠近。

    此刻长辈到家里来了,这要开饭了,总不能像平里一样,在院子里唱山歌似的吆喝一声就可以,总得去请,这差事,她是无论如何都赖不掉了,这不,这才一冒头,就被眼尖的马锦儿看见了。

    看见这个脸色涨红,上叮叮当当挂着不少银饰的女孩儿走过来,给自己礼了一礼,马和微微有些疑惑,歪着头朝着马恩看了看,询问之意,相当明显。

    “娜泽是我们兄妹的好朋友,在南宁的时候,也帮了我们不少忙,听说我们来京师,也跟着到我们一起出来见见世面!”马恩含糊其辞,这娜泽的来历,实在是有些不好说,总不成当着马和说自己从苗寨里拐了这个一个妹子出来了,再说了,马和可是那啥了的,万一他见不得这些男男女女之间的糊涂事,那不是自找没趣么。

    “哦了!”马和倒是真没将这小女孩放在心上,不过,既然是马恩从家乡带出来的,想必也是信得过的,他也没避讳娜泽,继续指点着马恩:“这个东西,听起来炼制不太容易,而且数量也不多,这是好事,什么东西,一旦泛滥开来,就不值钱了,这商贾之事,其中的门门道道,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清楚的,你阅历尚不够,经历得多了,自然这其中的门口,也就知晓了!”

    “阿哥,叔叔,该用膳了!”娜泽低着头,小声提醒道,这已经是她鼓了半天的的勇气了,马恩是后世人,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娜泽来说,马和上那种上位之人的气势,可是感受得清清楚楚,马和执掌燕王府内府,这平里的气度,早就已经养出来了。

    “嗯,好,好,锦儿,咱们去尝尝你说的这个‘很好吃很好吃’的米精看看!”马和点点头,牵着兴高采烈的马锦儿,朝着前院走去。

    “怎么脸红成这样?”在他们背后,马恩低声取笑这娜泽,“人家只道是丑媳妇怕见公婆,没听说侄媳妇怕见叔叔啊!”

    “阿哥!”娜泽嗔着用脚跺了跺地,丢了他一记眼波,旋即低声问道:“叔叔是做汉人的大官的么,比咱们寨子里的头人,做派还要大呢,娜泽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我也是官,为什么和我说话不见你说话不利索。。。。。。”

    “你是官么?”

    “不是么?好了好了,不许拧我,今天于嫂做了什么好吃的。。。”

    加了味精的的菜肴,和不加味精的菜肴,吃起来的感觉那是非常的明显,马和也算是口福极好的,吃过皇宫菜,又吃王府菜,如此鲜美的味道,倒是除了某些秘制的菜肴,还真的没遇见过,加上这十几年一个人孤单的过了,突然蹦出来两个亲人,心那是相当不错,在马锦儿的殷勤夹菜递酒下,真是吃的那叫酒足饭饱。

    不过,娜泽到底还是没有混上席面,倒不是女人不能上席面的规矩,这规矩,马恩从来就没当过一回事过。他倒是有心叫她一起来吃,她却是死活不肯过来,和其他人一起三口两口吃完了饭,就躲在自己屋子里去了。所以,这顿午饭,真正算是马家三人的家宴了,一个外人都没有。

    酒足饭饱的马和,端着锦儿给他泡的一杯好茶,看着眼前的两兄妹,简直是越看越喜欢,侄子相貌堂堂,侄女也是乖巧可喜,两个孩子也算是吃过苦头,却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过得勉强还可以,这马家,算是后续有人了吧!刚刚那个苗人女子和这个小家伙的腻腻歪歪,还当自己真没看到,自己只是不想让他难堪而已,不过,若是平常人家,马恩这年纪,也该娶妻了吧,早点开枝散叶,才是正理。这苗人女子做正妻,那是肯定不行的,这个倒是要找个适当的时候和他说说,做个侍妾,到是没多大关碍。

    “你这么急着要钱做什么?钱不够花么?”听到马恩说着他心中的一些漫无边际的打算,马和突然说道,“若是缺银子,我这些年,倒是有些积蓄,你说个数目,待会我教宝树去取了于你!”

    “不是缺银子啊,四叔,你没听我说么,我问过人了,我这锦衣卫的差事,从云南千户所调到京师,若不是卫里顶尖的那几位大人开口,是没有这个先例的,就算在经历司疏通了门路,上面不点头,我还是个黑户!”

    “还是缺银子!”马和点点他,锦衣卫里顶尖的那几人开口,倒也未必,这等小事,只怕还进不得他们的眼,关键是,得找个合适的人,在他们耳边随口这么提一提,就算是备案了,这下面的事就顺理应当的给办了。但是,这个合适的人,也许是那几位大人相厚的下属,也许是得力的家人,甚至是宠的某个姬妾都可以,走通这些人的门路,当然还是要花钱了,还是花大钱。

    “是啊,我问人了,不过那时候,不是还不知道四叔会来京么,我就打算靠这米精,凑足这笔费用,到时候,差事有了,自己再多点别的捞钱的勾当,也顺当得多!前些子,我叫李磊找些相熟的,送了一些出去,若是他们其中有识货的,食髓知味,自然还会来找侄儿,到时候,侄儿不就可以坐地起价了么?”

    “这个,不妥!”马和沉吟了一下,他自然无法对着马恩言明,自己来京,绝对不想引起任何人的关注,李磊能有些什么相熟的,除了些城狐社鼠,就是以前在王府在皇宫里的那些人了,有心人,从李磊上,很快就能查到他的上,甚至连这个懵里懵懂的侄儿都会牵连进去,这个事,他可一点都不想看到。

    “你能有心自立,靠自己的本事,这是好事,我倒是忘记了,你是个有心气的小子!”马和慢慢说道,“小磊子对你说过了吧,我现在在燕王府里做事!”

    “是的,这个李磊曾经对侄儿说过了!”马恩点点他,这个马和找李磊一问遍知,他也毋庸假装不知道。

    “如今天子年逾古稀,燕王下的封地又在北平,此刻我出现在京师,有些人怕是要有些不着边际的猜测。。。。。。”马和有些困难的措辞道:“若是你随我会北平也就罢了,我自然会给你安排个去处,但是,若是你还想在京师继续呆着,那就最好不要让人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

    “小磊子在王府呆过几年,但是,以前认识他的人还是有的,若是平里无来往,倒也不算什么,你偏生还要让他招惹这些人,你自己就是做锦衣卫的,难道不知道锦衣卫的手段么?”

    “是当今天子,对燕王下不满吗?”马恩小心翼翼的说道,他自然知道马和忌讳的是什么,但是,他仍然一脸迷糊的样子:“燕王下可是天子的亲生儿子啊!”

    “怎么会不满,若是对燕王不满,皇帝又怎么会将北方门户、十万大军,悉数交到燕王下的手里!”马和摇摇头:“这里头的事,太复杂,你也不必弄清楚,你若是不沾上,最好不要沾上!”

    “那侄儿不做这买卖了,等这边事了,让李磊随着四叔回北京,我带着锦儿回云南去!”

    “没出息!”马和轻轻骂了他一句,“刚刚还夸你有心气呢,你这般年纪,难道就不想有一番作为,回到云南那里,你又如何能施展手脚,再说了,让你们两个瞎闯,你们放心,我还不放心呢!”

    “小磊子自然是要随着我会北京的,不过,锦儿也要随着我去,你看你把锦儿都带着什么样了,放你边,我不放心,女孩子家家,转眼间就大了,没个正形,将来出阁,是要被人笑话的!”他掉过头来,对着锦儿说道:“锦儿过两个月,到四叔家里去住好不好,也好四叔家的门认清楚,你哥想来看四叔,连门都找不到,还得求锦儿呢!”

    马和是不是住在燕王府,这对锦儿来说,完全没有概念,既然是自己亲叔叔,那就是除了哥哥之外最亲的人了,这有什么不好的,当下他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娜泽姐姐也可以去吗?”

    马和苦笑不得:“那小丫头,就叫他留下来伺候你哥的起居吧,你哥边,尽是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也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