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风花雪月、海带以及酒肉朋友

    来得南京,自然少不得要在这城里走动见识一下,乌衣巷,夫子庙这等繁华所在,带了娜泽和锦儿去了几次,买了些小的应用之物,平里可消遣打发一些时间,就权当是散心罢了。不过,十里秦淮好大的名头,马恩作为一个心正常的男人,完全没点好奇的心思,那也就有些矫了。

    好在去作坊的时候,家里的两个小女人,知道他是去做正事,倒也不会多纠缠于他,在李磊的带领带领下,他也顺着秦淮河走了走,画舫寨倒是不少,一到夜间,便是灯火辉煌。不过在他的眼里,这就是类似后世的高级夜总会了,这类地方的姐儿们,可不会和你玩什么花魁看上穷书生的桥段,掂量掂量自己的家底子,他也只能望河兴叹了。

    他现在可百分百的肯定,那个什么杜十娘的故事,铁定是某个连上画舫的银子都拿不出来的古代**丝男的yy故事了,据李磊说,某些高级的画舫,暂不论进去之后是如何的销金窟,就是这进门的打赏,就是十两银子起步,这笔钱,就足够扼杀大多数**丝们的不切现实的想法了。

    李磊虽然是阉人,对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马恩的心思多少也猜得到一点点的,可惜他能做的,也就是努力的按照马恩的意思,多跑跑那些自己的关系,希望将马家的这“米精”尽快的发卖出去,要不是靠上马恩,能够在马恩这里拿出一些银两开销,把自己装扮得人模狗样的,以前的那些关系,能不能接受他,还是两说呢。

    倒是他对于马恩这重新炼制米精的法子,微微有些奇怪。按照锦儿小姐的说法,先前马家炼制米精,可是用的是粮食炼制的,耗费还是颇大的。至少出了王从这一档子事之后,马恩虽然绝对继续炼制这玩意,却是再也不肯用这方子了。而是从到京师的那些海船那里,收来一堆堆人家不要的海草,整里在家里熬制。

    李磊自然是认为,这是为了不让那炼制米精的方子,传了出去,马恩才用这个法子来代替的,说也奇怪,那些海藻海草什么的,熬上个几天,剩下粘着锅底的那一层粉末,被小姐收起来,倒是卖相比先前的方子做出来的卖相好多了,试了一试效果,居然也是没有多大的区别,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可惜的是,这数量,还是少了一些,几百斤海藻海草,熬出来的,不过是那么一点点,几斤而已,这要卖,又能卖得出多少银子来。更让他郁闷的是,马恩还不让他直接拿这些熬制出来的米精出去卖,而是用小纸包一包包的,叫他拿去白送。用马恩的话来说,这叫“试用”,一家一小包,这几百斤熬制出来的米精可就没了,就算那些海藻海草要不了几个钱,可家里这几个人,溜溜看着火,也费精神不是。

    他也问过马恩,关于自己的疑惑。马恩只是笑了笑,却是不愿意给他多解释,只是叫他口风紧点,这些米精的来路,最好不要透露出去。马恩既然不说,他也没有办法,只得一边郁闷着一边继续干着自己的活了,马恩为什么要这么吩咐,他也是想得到的,这不值钱的海藻海草,虽然不多,但是,那些海船来的时候,总是多少有些的,要是别人知道这样的路数,那这些米精,可真的不值钱了。

    他自然不知道,马恩要的,只是海船中的那些海带而已,这些东西,基本不值钱,不值钱的东西自然不会有船只特意去装载,说实话,这东西还真只有海船上有,而且,还得是大海船。要知道,在江河上的船只,可不是有船能随便弄几头猪养在船上,以便能随时吃上新鲜食的,只有海船才有这个条件,而这些海带,在这个年代,除了喂猪,还真的没有人能知道能做什么了。

    马恩自然不会在这方面犯这些小错误,在他的有心打探下,海船上有海带的事一打听到,让他高兴了半天,至少,这个熬海带出味精的法子,比起用粮食炼制的法子要简单的多了。带宁大纲去买这些海带的时候,他只要是海船有的海草海藻,都买了一堆回来,弄得海船上的人,看他的眼神好像是白痴一样。不过,白痴就白痴,总比人家一眼就看得出自己要的是哪种海草要强得多了。

    事说起来复杂,其实,做起来也没那么多事,这个时节,海船毕竟不多,加上挑挑拣拣,真正能熬制的海带,也就收回来一两千斤,全部熬制出来,也就个把礼拜的事。马锦儿和娜泽,加上家里的几个男人,一起动手,前前后后花了不到三十两银子,马恩就收获了差不多近二十斤味精的样子。给李磊拿去给各个关系试用的,用了差不多一斤左右。眼下,他能做的,也就是等着这些关系的反馈了。

    李磊自己混的不咋地,结交的人,档次自然也就高不到哪里去,当初在宫中混出来的交,自不显达,未就就有多管用,马恩估计,他要把买卖,做进这个王府那个王府,或许有些困难,不过,在一些较为阔绰的官员家里,打开点小局面,应该不难。宦官有宦官的圈子,厨子自然有厨子的圈子,多给几家试用的,就不信没有看不出这里面的好处的。

    做完这个事,他到是感觉轻松了许多,商行那边,也送来是这过年用的米面食之类的,冯掌柜不知道又去了哪里,连吴嫣然也不见了人,听说是去某地去处理生意去了,马恩倒是不以为怪,自然不会去寻根问底。

    倒是吴嫣然心细,大约想到了马家的用度,特意还交代商行的账房,送来了两百两银子,说是马恩的年俸,马恩自然不会拒绝,实际上,他也不担心这个,闻人凝大约有过交代,他就是预支一点银钱,这些人,大约也不会拒绝的,只不过目前没有到那个地步人家就送来了而已。

    吴嫣然消失,反应最大的大约就是连鹿这位漕帮的少帮主了,几没有看到吴嫣然,他简直就是赖在马恩的宅子里了,但是那几,家里正在熬制味精,能不让外人看到,当然马恩就不会让外人看到,少不得找些理由,或者将连鹿带出去,或者直接用什么话将他支出去,这些子,两人交仿佛一下子就好了很多。连鹿在京师这么久,哪里会不知道这京师的水深,一般况下,也就只在自家地盘上晃,这去的地方最多的,当然是漕帮势力最大的几个码头去了。马恩也跟着去了几回,这观感嘛,也没啥观感,那地方,除了大,杂,脏,乱,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所以,这几,在家里练练拳脚,教教锦儿识字,偶尔调笑一下娜泽,不过,这苗家丫头敢恨敢,对于自己阿哥的调戏,不仅不怕,甚至还大为配合,十次调笑里,至少有七次是马恩自己落荒而逃。

    对于娜泽,马恩的心思有些复杂,有女孩子喜欢自己,是男人都得虚荣一下,更别说这女孩都能与为了自己离家私奔了,嗯,这不算私奔吧,人家家长同意过的。不过,心理年龄三十多的人,看着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实在是有种下不了手的感觉,尽管这个年龄在这里世代可以合法的婚嫁了,但是,他觉得还是等等再说,就算是美少女养成计划也不错,一想到这些,他甚至心里有种邪恶的快感。不过,不管怎么说,娜泽算是彻底的融入这个家庭的了,她的存在感,在这个家里,仅仅就只在马家兄妹之下,比起宁大纲来,都要高了半筹,王从甚至是直接拿他当主母看的。

    酉时的时候,马恩晃晃悠悠的带着邬元回来了,今天又是连鹿做东,不过,甄不为也带着钱小六去蹭酒吃了,有这两个锦衣卫在一旁,连鹿比起平来,更是要殷勤几分,这一殷勤,就是这时代没多少酒精度数的米酒,也喝得马恩有点晕晕乎乎了,甄不为还一直劝的酒,马恩再来者不拒,也有个量不是。

    临到家门的时候,邬元先发现的不对,两人出来的时候,没有打着灯笼,有甄不为他们送到路口,自然也不需要灯笼,宵什么的就不说了,年关的宵也没那么严,这个时辰,又不是深更半夜,就算有人巡查,也是甄不为自己的兄弟们,算不得什么。不过,这个时候,自家的家门口总是应该有两个点着的灯笼的,可是此刻,黑布隆冬的,除了影影绰绰看到有个人影在门前,啥也看不到。

    邬元不出声的站在马恩的前面去了,他的眼力,看到的可不是门口这一块,那边墙角,似乎也有人,联想到上次锦儿被绑走的事,他心里暗暗警惕着。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