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万事皆备只欠发财

    去哪里?马恩细细一问,原来才知道,吴嫣然此行,是特意来接他去商行的,这几马恩自顾自的忙活,可没有顾得上那边,吴嫣然扭扭捏捏,说只是请他过去一趟,他还以为自己刚刚在路上琢磨的事,终于找上门来了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马恩连家门都没进,扭头就走。

    天地商行虽然是个商行,但是,待客的地方还是有的,总不成有大主顾来了,几张桌子板凳就在店面里一凑合吧,好歹也是一个分号遍布几省的商行总号,除了店面巍峨气派,在门脸的后面,也是大有天地。

    第一进院落,那是平里商号的管事们,和各自的主顾谈买卖的地方,此刻,一个形高大的中年男人,正焦虑的在在院落的客厅中,踱来踱去。

    说句心里话,连枢一点都不想和这有这白莲教背景的商行扯上关系,白莲教是什么,那是反贼啊,和这个沾上了,能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漕帮上上下下几万张嘴,求的是温饱活路,可不是抄家灭族。

    可他还不能不来,虽然如今漕帮是老爷子在掌舵,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老子干不了几年了,老爷子也放出话来了,等到六十大寿一过,这漕帮的基业,肯定是要传给三个儿子中的一个的。大哥连战木讷,稳重有余,灵脱不足,虽然在经营是把好手,但是在处理帮务上,就有点拿不出手了。实际上,这未来的漕帮帮主,就是他和二哥连扑在争夺了。他不努力表现,那是表现的机会就算是给了老二了。

    自己兄弟的,难道他还不知道,二哥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心思的,倒是他对于自己儿子连鹿,颇寄了一番厚望,今里他和连鹿两人联袂而来,其分量,他自忖已经不下于老爷子亲自前来了了。

    可这破商行,居然如此冷落于他,在这客厅里,呆了接近一个时辰了,正主儿还不露脸,这让他心里已经很是愤愤不平了。

    “鹿,不要急躁,沉下心来,莫让看了我们漕帮的笑话去!”虽然自己心里焦虑不安,连枢还是劝了翘首相盼的连鹿,这些大商号的规矩他懂,哪一个管事的买卖,就归哪一个管事负责,哪怕现在商号外面掌柜的管事的一把,那个姓吴的小妞没回来,他们就在这里耗到天黑,也不会有人来接待他们的。

    “嗯嗯,都这么久了,吴姑娘就算是出去办事,也该回来了!”连鹿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眼睛却是一刻不离开门口。

    就在这时,院落外面,传来脚步声,两人霍然而起,一个是如释重负,一个是满脸惊喜。

    “咦,是你?”

    “是你!”

    马恩和连鹿两人一照面,同时开口道。

    “漕帮的人?”马恩转过头来问吴嫣然,“就是这两位要见我?”

    吴嫣然点点头,介绍道:“这是漕帮二当家的!”回过头来她又对着连枢和连鹿说道:“这是我们马管事,算是苦主吧,人我给你们请来了,至于你们有什么交代,直接和马管事说吧!”

    虽然惊讶马恩的年纪,连枢却没有在脸上露出一丝一毫的小觑之意,反而一脸的诚恳开口道:“马管事,我漕帮出此败类,惊扰了令妹,实在是难辞其咎,连某带来了一点小小的心意,给令妹压压惊,还往马管事不要客气!”

    马恩耳朵里听着连枢说话,眼睛却是打量着着连鹿,这丫的能出现在这里,看来在漕帮地位不低啊。漕帮放在后世,也是交通口上的,船运的大老板啊,自己打算安立命赚银子做买卖,这交通运输自然是少不了的,要不要,和这两位。。。。。。一笑泯恩仇?

    我和他们有的恩仇!想到这里,马恩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和这两位,还真的没多大关系,真要有关系的话,他还得谢谢人家,至少人家堵住了李蛇,没让那小子趁机逃走,可以想到,受了这一番惊吓,再想找那小子出来,可就更难了。

    这事是商行折腾出来的,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商行向自己示好,不管是冯掌柜的意思还是吴嫣然的意思,总之,自己是占便宜的。

    想明白了这一节的马恩,态度好得让连家叔侄有些不敢相信。

    “。。。。。。那李蛇如今也被锦衣卫的巡街校尉给拿了,若是马管事还有什么吩咐,只管出声,漕帮上下,定不叫马管事失望!”

    “连当家的说哪里话呢,今里要不是漕帮的兄弟搭手,险些给贼人逃脱,这冤有头债有主的,漕帮已经仁至义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太好说话了,连枢准备的一番说辞,居然没有派上什么用场,和吴嫣然的那一股子一言不合掉头就走的傲气比起来,马恩简直这副好姿态,让他愈发肯定这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吴嫣然走了出去,站在回廊上,看着院子里的一种梅花,怔怔出神,听得后马恩和连家叔侄的谈话声传来,她仿佛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掉头朝着后院走去。

    “恶人是我们做了,人倒是他卖了!”冯建南听完吴嫣然的转述,嘿嘿一笑:“也罢,这档子事,揭过去了就行,只要他不心生芥蒂,就由得他去吧!”

    “冯叔,那米精一事。。。。。。”吴嫣然低眉顺眼的说道,说起来,这也是她的失职,连个制胰之法,几乎是手把手的教她,她都没有学到家,更被说更是繁复无比的米精制作了。

    “贪多嚼不烂啊!”冯建南叹了口气:“若是他愿意,自然会和我谈这事,若不是不愿意,这米精事没谈拢,他连制胰子的事,都撂了挑子咋办,咱们丢进去的,可不是几十几百两银子这么简单啊!”

    “难道我们就装作不知道?”吴嫣然瞪大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夫人虽然不说,她也知道,这银钱对于这么大的宗门来说,永远都不够使的,这米精看起来,比胰子更赚钱啊!

    “总得给人留点安立命的本钱,年轻人,心气儿是高的,等到他吃了亏,自然就会想起我们的好啦了!”冯建南不愧是人老成精,见到吴嫣然还是有些懵懂的样子,忍不住点拨了她一下:“他这事,卖漕帮一个好,未必不是在为自己谋出路,漕帮是做什么的,咱们商行,这运河上的买卖,还得靠他们呢!”

    马恩回来的时候,心相当的不错,回到家里,他直接将王从叫了过来。

    “李蛇如今正在镇抚司的大牢里舒舒服服的过子,若我不是我家锦儿为你求,你早就该去为他作伴去了!”马恩看都没看“扑通”一声跪下的王从:“如今,给你两条路走,一是去为那李蛇作伴,一起尝尝咱们锦衣卫的手段,二,是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锦儿边也差个听用的人,你也算是这京师里的半条地头蛇,这次的事,我断断不会让他再发生了!”

    这还有什么考虑的?王从趴在地下,头磕的咚咚作响:“小的选第二条路!”

    “既然如此,路你你自己选的,该怎么做,我也不用说了,后果你知道!”马恩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明里,邬元带你去衙门立个契约,也得有个约束!”

    这是马恩稀里糊涂和闻人凝签了个契约后的教训,这个契约,毫无疑问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不过,此刻在王从上,如法炮制一番,他才知道,这契约真的有几分约束力的,这王从若是心有不甘,想要逃走的话,只要是大明的地方,估计就没他的立足之地,就算是隐姓埋名,这一辈子,也别想再回京师了。大明官府对于逃奴,那叫一个严厉。

    打发走了王从,马恩算是了了一笔心事,王从这个定时炸弹不排除,他的发财大计,永远都不能开始,赚不到银子,就别谈走通锦衣卫的门路,将他这云南弄来的便宜锦衣卫份,堂堂正正的转成京师的锦衣卫,这件事,他可绝对不会让天地商行的人插手了。虽然不知道这份能起多大的作用,但是,在没有和郑和认亲之前,他唯一能够自保的手段,可能就是这份了。

    “哥!”马锦儿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后面跟着娜泽。

    “锦儿,你不说老是呆在屋子里无聊么?明儿起,咱们自己做米精,嗯,娜泽也跟着学学,不懂的地方,来问我!”马恩笑道。

    “好啊好啊!”马锦儿眼睛一闪闪的,对于银子,她可比马恩衷的多。这是赚银子的好事,哥以前一直都藏着掖着,现在总算想通了,嗯,娜泽姐姐也不算外人,她学了去不怕的。

    “那就这样做吧,买啥东西叫李磊给你跑腿,也免得他在外面瞎晃,那个王从,你也不要客气,该使唤的使唤他,明了,和咱家签了契约,就算是咱们家的人了,这个家人越来越多,你这个小当家的,要努力赚银子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