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刘百户的机缘

    第五十章刘百户的机缘

    夜色终究抵挡不住晨曦的步步紧,不不愿的让出了舞台,当淡淡的白雾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笼罩了整个村庄的时候,插在墙上的火把,终于“噼剥”一声,燃尽了最后一丝油脂,火光跳动几下,变成了缕缕袅袅青烟。

    “天亮了!”马恩喃喃的说道。深秋的早晨,还是有一股峭寒的,握刀的手,在这峭寒里,也变得有些僵硬,如果能松开刀柄,让冰冷的手感受一下嘴里哈出的气的温暖,或者是直接揣到暖烘烘的怀里,那自然是再惬意不过了。

    “是啊!天亮了!”张三也重复了一句,看这门外的白雾,看着白雾里的影影绰绰,微微吐了一口气,气迅速在他的嘴前,形成一股白色水汽,然后,消散在空气里。

    这一夜,总算过去了,平安的过去了!回头看看自己的兄弟们,除了几个负了点轻伤的,基本上胳膊腿都囫囵着,对张三来讲,这已经是非常好的结局了,这些兄弟中,最长的跟着他已经五六年,最短的都有一年多,他自然不愿意看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折损在这不知名的破落村庄里。

    晨雾中,哒哒的马蹄声响起,一队人马,从雾中出现,朝着祠堂这边而来,不徐不缓。

    “总算来了!”马恩从地下一跃而起,朝着关切看着自己的娜泽笑了笑:“再不来,我还真不知道再怎么办了,他们也真沉得住气!”

    “不是沉得住气,捱到了天亮,他们是打是放,都好决断的多,这些人的首领,有些头脑,不是蛮干之辈!”张三也叹息了一下,如果对方执意将他们一网打尽,凭着夜色他们还有讨价还价的本钱,这天色一亮,这些人真要横下心来,自己这些人的处境,还真的很不乐观了。

    “那一位是锦衣卫的马校尉,兄弟我来迟了,还望马兄弟,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两人正说话中,一人已经从众人拥簇的马上翻而下,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朝着祠堂面口走来。

    “走吧,出去看看,人家刀枪都没出鞘,这是不打算和咱们厮杀了!”马恩看了看后有些紧张的众人,招呼张三道,张三沉着点,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位大人如何称呼,马恩还没有谢谢大人和众位兄弟的援手之,哪里有见怪的道理!”马恩笑着迎了出去。

    刘虎材有些微胖,这样的材,不像是一个行伍之人,再加上他此刻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倒像是一个和气生财的商贾,若不是马恩亲眼所见,怎么能相信,就是眼前这人,昨天不仅打着杀人越货的打算,还将另外一帮“竞争对手”杀的干干净净。

    “马兄弟。。。。。。还真是年轻有为啊!兄弟姓刘,在思明卫里当兵吃粮。”见到马恩,刘虎微微一顿,显然他对马恩的年纪面容,微微吃了一下惊,不过,旋即他又欢喜起来,年纪轻,官话又说的如此顺溜,这不更说明此人有些后台么,别看自己是个百户,怎要到了京师,人家一个有这后台的锦衣校尉,眼里还真没有自己这样一个边陲的卫所百户。

    “不敢,不敢,刘大人,外面风大,里面说话!”

    “是个百户!!”张三轻轻的说道,仿佛是说给马恩听,又仿佛是自言自语,来的这些人,倒是都穿着官兵的号服,不过,这刘虎出来干这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肯定不会大张旗鼓的穿着官兵服色,换做普通装束的自然不少,这些人,怕是外面那些官兵中,把穿着军服的都挑出来了吧。

    刘虎本倒是不屑改装,所以,张三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品衔。

    祠堂里众人已经清理出地方,几个银箱子放在地下,权做椅子,马恩也不矫,直接请刘虎坐下。

    “这群贼人,我们已追踪他们很久了,直到昨天夜里,他们向马兄弟的车队下手,刘某才确定前面几个案子都是他们这伙人做的,这才下手剿灭了他们,让他们惊扰了马兄弟,到是你刘老哥的不是了,我叫人回营准备了酒菜,给马兄弟压一压惊,马兄弟一定不要推辞啊!”

    马恩嘴里自然是一个劲儿的表示感谢,心里却是有些狐疑,这和他设想的况有些出入啊,在他想来,对方确定了自己的份,要么大打一场,要么就率领人离去,这请自己去吃酒席,算什么回事

    刘虎却是趁着说话的空档,将祠堂里的人,都打量了一遍,张三和他的手下,他只是眼光匆匆一扫而过,到了娜泽和马锦儿的上的时候,他的眼光略略停留了一下,最后,他的眼光锁住了那个面色苍白的瘦弱影。

    “这不太好吧!”马恩推辞到,他不知道这个百户的驻扎之地在哪里,不过,他还真的不想走回头路了!

    “有什么不好,莫不是马校尉,看不起咱们这帮苦哈哈的卫所兄弟?”刘虎佯怒道:“就算你们这帮大老爷们没事,那两位姑娘,一夜劳顿惊吓,也得好生梳洗歇息一下吧!就这么说了,叫诸位兄弟将马车赶出来,我叫那帮小的回去准备!”

    马恩苦笑着看了看张三,张三看了看四周,也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哼,那个死鬼果然没有骗我,跟着那两个女人的小白脸,就应该是内侍了吧,其他人都避得远远的,唯独他不忌讳这个,这两个女人,是什么份,有内侍服侍,还有锦衣卫护卫?这可能是老刘我的机缘到了,难道说,年初那个瞎子老道说老子今年会遇到贵人,不是诓老子的,老子那两巴掌赏给他,还真是冤枉他了。

    这个百户打的什么主意,要把咱们这一伙人全部都骗到军营里了再下手么,不至于啊,这足足一百多号人啊,好像还真的有弓箭手,这祠堂一围,直接办了咱们这些人,也不是多麻烦的事,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周折么?

    一路上,刘虎在打着自己的算盘,马恩也在胡思乱想着,两人虽然时不时的说些闲话,但是,两人的心思,都没在这谈话上,当然,这谈话的主题,肯定是不会涉及一些眼下看起来比较忌讳的问题的。

    若说是最没心没肺的,还是要属娜泽了,就连宁大纲都知道,眼前这帮人,昨天可是打着要杀人越货的打算的,此刻就算对方态度转换,他也是不敢放松警惕。倒是娜泽,认为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事,马恩是自己的阿哥嘛,当初在曲靖,那么多的坏人要欺负她和纳才,阿哥不也是几句话,就让哪些坏人纳头就拜了么,看起来,阿哥的本事,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呢,别说哪些坏人,就是这么多的官兵,他们不也是对着阿哥客客气气的么。

    去军营的路,倒是没有走回头路,距离那破败村庄,不过二十多里,就是到了刘虎驻扎的军营。思明卫由于所在地方的环境比较复杂,除了在思明府的军营里驻扎了一个百户,其他的百户,都是在州府的四周乡镇里驻扎的,刘虎的军营,就在这个小小的村镇里。

    到了军营,马恩才发现,刘虎似乎真的没有撒谎,不仅仅备好了酒水菜肴,就连马锦儿和娜泽,都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了两个老妈子来服侍他们“梳洗”,李磊早就得了交代,跟着两个女人呢,此刻自然当仁不让的和两个女人跟着两个老妈子到刘虎为他们准备的屋子里去了,这看在刘虎的眼里,让他更是再一次确定了李磊的份。

    觥筹交错,酒过三巡,刘虎将马恩的腰牌还给马恩,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思,开口问道:“马校尉这是要去哪里,这思明府一带,你刘老哥倒是算得上个地头蛇,若是有用的上刘老哥的地方,尽管开口!”

    酒桌上只有刘虎和马恩两人,对于刘虎这样的老人,自然知道,一个正牌子的锦衣校尉,边有些帮闲,那是再正常不过的,既然只有马恩亮出了份,其他人又唯马恩马首是瞻,那他就将毫不犹豫的将其他人当做马恩的帮闲了,帮闲么,自然是没有资格和百户大人在一个酒桌上吃喝的。

    “去京师!”马恩犹豫了一下,觉得就算告诉对方自己的目的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对方不是说了么,他也算得上是一个地头蛇,自己这路线,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

    “取道廉州府,走海路?”刘虎还不是盖的,对方出现在这里,要去京师,只能从廉州出海,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知道了对方的意图。

    “嗯!”马恩的点点头,夹起一块硕大的五花,这军营里的菜肴手艺未必多好,但是,分量倒是十足的。

    “公干?”刘虎尝试这问了问,这个问题,马恩要是不回答,他还真不敢继续问了,这可是涉及到刺探锦衣卫的秘密了,从来都是锦衣卫刺探人家,哪里轮到别人来打听锦衣卫的事

    出乎他意料的是,马恩居然回答了,而且,答案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详细:“嗯,是公干,给京师里的几位大人送点土特产,如是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要呆在京师一段子了!”

    马恩是怕的他再起什么花花心思,打那些财货的主意,直接就擎出这样一张虎皮来,你要是有这胆子,你就打这主意吧,再怎么说,你上穿的也是大明的官衣吧,难道京师的几位大佬,还治不了一个边军小百户?

    刘虎心里更炙了,这土特产,怕是个掩人耳目的由头吧,一车土特产,送给哪位大人好啊?太少了吧!不过,不怕你用这由头来搪塞我,只要你真有这回事就好,这事,我还真的自己靠上去,哪怕就是没有什么实惠,这个锦衣卫在上报的时候,来上那么一句”给诸位大人的礼物,路途上多亏了思明卫百户刘虎的相送,方才没耽误行程”那自己也就值得了。更别说,还有那两位份可疑有内侍服侍的姑娘呢?

    能有多少像自己这样的芝麻大的武官,能在京师,在锦衣卫的几位大人面前露个名,混个脸熟的,这就是机缘啊。这买卖,干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