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四十八章你方唱罢我登场

    祠堂外夜色中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呼,间或夹在着一些抑制不住的呻吟,那是贼人们在内讧还是逃走的贼人在处理伤势,祠堂里的人,没有一个关心,他们的眼光,紧紧的盯着与刚才贼人们的来路截然不同的方向,在那里,还隐藏着一伙贼人,只怕这才是今夜的重头戏。

    张三也不关心,那些贼人们发出的动静,传进了他的耳朵,他也只当做没有听见而已,尸山血海都过来的人呢,还在乎这几个受伤贼人的叫唤,他只是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年,盯着他手中的绣刀,脸上露出他这一路来从未有的严肃。

    “你说过,这刀是你自己的?能给我看看么?”

    “当然可以!”马恩不虞有他,倒转刀,将刀递给张三。

    不错,是正宗的绣刀,这钢火,这材质,更重要的是,刀柄处还赫然印刻着的匠户名和大明内府监制的字样,这一切都说明了这把刀的出处,这刀,绝对不是民间仿造的。

    见到王三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马恩微微有些奇怪:“怎么了,这刀有什么不妥么,不好意思,王大哥,你送我的那把斩马刀,刚刚失手,被贼人带走了,实在的有时王大哥的厚望!”

    王三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抬去头来,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这刀,是哪里来的?”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护卫这个年轻管事,是内堂的哪位大佬下的命令,要是真的证明这年轻人是朝廷的爪牙,又不是暗宗自己的兄弟的话,那他也少不得抗命一回了,他全家只剩下他这一口,皆是拜朝廷所赐,这等血海深仇,岂是一个“恨”字可以解释的。

    就是他不杀伯仁,但是伯仁可以因他而死,这众贼环伺之下,只要他稍微消极一点,虚以应事,眼前这少年和他的家眷,断然没有活命的道理,而他往上禀报的时候,一句贼人势大,他护卫不周,了不得上头责骂一番,难道还会取了他的命不成。

    “自然是上头发下来的?”马恩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见到张三拿着绣刀,丝毫没有还给自己的意思,一股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张三态度的变化,显然关键的在这把刀上,但是,他不是前些子和自己见面就见过自己带着这把刀的么,那时候,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啊。

    当然,马恩不清楚这大明朝的“山寨”也是无所不在的,民间仿造几把官府的制式刀具,还真的算不了什么大事,只要你不碰火器,不碰那威力奇大的军用弓弩,不碰那种攻城略地的重型军械,仿制几把防的利器,还真的没什么人去计较。

    但是,他不明白这些缘由,并不就是意味着他不知道事变化的关键出在哪里。这刀显然是关键的道具,而这把绣刀,是自己在曲靖的千户所随着自己的官衣一起领来的,那官衣,如今还好好的躺在锦儿随的包袱里呢,等等,官衣。。。。。。。

    马恩心神猛然一,顿时明白为什么张三的的面容会如此冷峭了。张三和他的这些手下,穿甲带刀的,又不是官府中人,很明显他们是属于那位闻人吴夫人的势力,这些人干的事,都是律法所不许的,自己傍晚还感叹他们是一群**武装呢,怎么一转眼就忘记了这茬。

    而自己的这把刀,估计很容易让对方推测出自己的锦衣卫份,那么,这就好解释了。

    一个**武装的内部,突然出现了一个政府的卧底,说良心话,马恩觉得,王三没立即翻脸,叫他的人一拥而上,群殴自己,那已经是很厚道的表现了,想到这里,他那引以为傲的良好心理素质,立刻就发挥了作用,不在短时间内给对方一个可以信服的理由,以后的局面,怕就由他掌控不了了。

    “刀是锦衣卫千户所颁发的,不才在云南锦衣卫千户所,也有一份差事,这事,吴夫人是知晓的,难道吴夫人不曾经告诉过你么,她可是咱们商行的东家?”

    “东家?”张三微微皱眉,内堂几位大佬中,可没有一个姓吴的。“这是那位夫人夫家的姓氏么,那位夫人,本来的姓氏你可知道?”

    “吴夫人娘家姓氏,好像是姓闻人,至于名讳,我就不敢说了!”

    “闻人?”这下轮到张三虎躯一震了,暗宗中,有哪个内堂弟子,不知道闻人这个姓氏的,从老宗主,到现在的新宗主,不都是姓闻人的么!

    “是的!”马恩狠狠的点点头,张三的反应,说明这位闻人姑娘,知名度还是不小的,起码,眼前这一位,八成是知道她的名号的。

    眼下的迅速澄清自己的事,来不得半点犹豫,他见张三动容,立刻又丢出一个砝码:“甚至我领锦衣卫这份差事,也是这位吴夫人,嗯,闻人姑娘,一手办的,说了有了这个份,出去办事,也不怕别人欺凌了!”

    哦!张三的面容,明显的缓和下来了,这小子锦衣卫倒是锦衣卫,只不过,这是我暗宗安排的家清白的人,打入锦衣卫的一枚暗棋。一想到这里,他背上刷的就是出了一层冷汗,自己刚才都想了些什么,这种暗棋,不知道内堂的那些大人物,甚至包括宗主费了多少心血才安排进去的,只怕到了关键时候,要发挥大用的,自己刚才差一点就坏了宗门的大事。

    “这种事,以后不要再对人提了,以免引来杀之祸!”他叮嘱了一下,又有些不放心的交代了一下:“那位闻人姑娘的事,更不能对任何人再说了,你明白么?”

    明白,明白!见到王三眼里杀意顿去,马恩心里那根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下来了,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女人,不就是你们的一个小头目么,没准还是一个“燕子”呢,我唧唧歪歪到处大嘴巴,那可真的是和自己的命过不去了。

    张三将刀递给他,意味深长的说道:“这等厮杀的事,有我们这帮兄弟做就可以了,马兄弟的子金贵的很,莫要再犯险了!”

    他这边说道,一旁的李磊也是连连点头,刚刚马恩的举动,可真的把他吓坏了,他虽然心里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个软蛋过,但是,见到马恩一刀砍翻那贼人,溅起的血飞的老高,他的腿肚子,还是不由自主的发软,这等血横飞的场面,长于深宫的他,几时得以看见。

    马恩砍翻了贼人,那自然是不错,但是万一是被贼人砍翻,那他真的就要痛苦了,这位可是他的富贵所在,若是死在这里,那他吃这么多苦,可就全部白搭了。

    “贼人退了么,王大哥?”马恩接过刀,问道。

    大致是由于把话说开了的缘故,王三此刻的神,亲了许多:“一帮土人猴子,算不得什么大阵仗,不足为虑,倒是一直没出手的那拨贼人,怕是有些麻烦,你听,外面那帮土人猴子,叫的嘁嘁喳喳的,只怕正被另外一帮贼人教训呢,在咱们这里吃了个憋,他们能打能杀的,只怕没有几个了,换我是那帮贼人的头脑,想要吃下咱们又不走漏风声,这帮土人,那是一个都不会放走的!”

    这个时候,外面的惨叫声,已经渐渐的停歇了下来,偶有几声急促的惨呼,都是戛然而止。张三听到这后面的短促的惨叫,眉毛又蹙了起来。

    “打起精神来,兄弟们,外面的是当兵吃粮的,这下乐子大了!”他大声吼了起来。

    “王大哥,你怎么知道?”

    “这帮龟孙子,明显的在补刀呢,不是行伍出的人,哪里有这个做派,咱们今天,当真有些凶险了!”王三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的那般轻松:“若是事不可为,你要紧跟在我边,这帮官兵下手最黑了,他们不仅要财,还要命!咱们现在就是献出财物,对方也会赶尽杀绝的!”

    “官兵?”马恩也皱起了眉头,贼人不可怕,怕的是这种成建制的有着政府罩着的贼人,这和流氓不可怕,但是混进了政协的流氓非常可怕的道理是一样的。这种人,擅长的就是践踏规则。

    或许,我这份,能起点作用?马恩看看手里的绣刀,又摸了摸怀里的腰牌,咱哥们也是官兵啊,不带这么自相残杀的。

    “王大哥,你看,咱们有马,这黑暗之中,这些官兵也未必有把握将咱们一网打尽,若是我亮出锦衣卫的招牌,这些官兵只怕要好生琢磨一番了吧!只要他们不是想造反的话,这动手截杀锦衣卫的车队,怕是没人敢背吧!”

    “不行!”王三一口否定了马恩的建议:“这太犯险了!万一对方横了心,拖到天亮,咱们未必走得脱了!”

    “谁说要走脱?”在这方面,马恩却是比王三要成熟的多了,论到厮杀,或者他不如王三,但是如果是说对人心的揣摩,那王三,就是拍马也追不上他。

    “就算领头的心思不轨,我就不信,他手下的所有人都和他一条心,杀官造反,怕是他们逃到交趾,也无人敢庇护于他们!”

    他微微一笑:“再说了,反正最坏也不过是大家厮杀一场,试试又有何妨,不试试怎么知道对方敢不敢呢?”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