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章 南京,我来了

    第四十二章南京,我来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马恩大叫起来,从苗寨回来股都还没捂呢,居然给他这么一个惊喜,难道还嫌自己带回来的惊喜不够大吗?

    “就是你听到的这回事,你的方子,似乎有些问题,嫣然那丫头可是手把手的跟着你学的,要是她出了差错,自然也就是你出了差错,你的这个师傅,又怎么能又脱得了干系!”闻人凝看着一脸悻悻的马恩,面无表的说道。

    “那也不能让我去京师啊,这山高水远的,这到京师,还不得到猴年马月去啊!”

    闻人凝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似乎真的不想去离开这南宁呢,不过,这事可就由不得他了,从他交出胰子的方子的那一刻起,他就肯定不能脱离在暗宗的视线之外的,别说南京那边传书,冯叔在那边,已经为这作坊砸进去了一大笔银子了。

    若不是为了这块碱的缘故,当初冯叔走的时候,就要将这家伙一并带走的,如今和那些苗人谈也谈妥当了,此人留在此地已经毫无用处了,那干嘛不把他放在有用的地方去。

    “眼下就快入冬,走陆路到廉州府,再扬帆出海,到应天府也不过两月有余,若是走得快,还能赶得上在应天府过年!”闻人凝不理他,自顾自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难道你就不想做出一番事业,就窝在这穷乡僻壤混吃等死一辈子么?”

    “可锦儿还小。。。。。。”马恩貌似很苦恼。

    “锦儿自然是跟你一起起,难道你担心照顾不到他周全?”闻人凝见他推三阻四,微微有些不耐了:“我天地商行,江南七十余家分号,随便哪个分号的掌柜,也比你这酒楼的掌柜来的体面,你是舍不得这差事,还是嫌做我总号的管事这个名头说起来不够威风?”

    “夫人误会了!”马恩脸色一整,“其实,小人是不太在乎这个的,只是夫人知晓,如今小人不光是吃着夫人的钱粮,也在大人的衙门里,领了一份俸饷,这事,若是大人不点头,给小人个名目,小人怕是吃罪不起啊!

    这才是马恩最担心的事,闻人凝要他去京师,他是一百个愿意,一千个愿意啊,可是,好歹他现在也算是公家人,顶头上司不点头,就这么擅离职守,(好吧,尽管现在还没啥职守),只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要是李磊没出现之前,这京师,去也就去了,反正人家开的夫妻店,自己就是个打工仔,在南宁,还是在南京,根本就没多大区别。

    但是现在不同了啊,郑和是自己的嫡亲叔叔,他心思立刻就大起来了,放着好好的公家人的份不用,重新埋头扎进什么商行酒楼厮混,那也太不给郑公公面子了。自己将来是肯定是要做官的,这年代,经商算是役了,这就算是给自己的履历增加污点了。

    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不管去不去京师,或者是做不做商行管事,酒楼掌柜神马的,这锦衣卫的份,那是绝对不能丢的。

    “这有何难,你那衙门那边,早就知会过了,今年的公文名册,还有给你们千户大人给上官的一些孝敬,你此去就一并办理了!”

    你早说嘛,早就打着锦衣卫办差的幌子不就的了,扯这么多干什么。马恩在鄙视这女人的拎不清之余,还不得不感叹一下,这公事和私事相比,果然这女人就只记得自己的事,自己好歹算个公务员吧,去给领导家里干点私活,貌似,这也不算委屈。更别说,这公务员的编制,还是领导夫人特别关照才得来的,这于于理,自己都没法子拒绝啊!

    “哦,夫人果然想的周全!”马恩脸色转换得相当自然,一脸狗腿样:“这事,就交给小人吧,看小人的手段,保管给夫人打理得井井有条,一点纰漏都没有!”

    从吴家出来,马恩直接回到天胡同。这满打满算,还不到两个月吧,这屋子他才刚刚住出点感,眼下看起来,再也住不了几天了,乐家那小太爷,当初还派人用心的整饬了一遍,真是有些浪费了,这以后自己要是发达了,这屋子,也算得上是祖宅了吧,嗯,也不能便宜别人,得交给小姨看着,至于自己那个丑表弟,肯定是要跟着自己走的,虽然他不姓马,但是,总归是自家亲戚,用起来比别人要放心的多。

    一边琢磨着自己离开的事,他一边走进了自己的小院子,院子里一阵笑声传来,听到这声音,马恩顿时就有些头疼起来,放眼看去,院子里几个女人正凑在一起说话什么,时不时还发出一阵笑声,想必是说到什么有趣的事,他那宝贝妹妹,正乐得前仰后合呢。院子里的人,除了娜泽和马锦儿,还有乐家大小姐和柳绿大姐头呢!

    尼玛,你们不要太和谐了成不成。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答应做娜泽的阿哥的,总之,在苗寨的干下的那三碗酒的后果,就是他平地里捡了个妹子回来,这帐不认还不行,看纳才那模样,要是自己出尔反尔的话,只怕这去到云山寨的这票人,一个都回不来,更别说,谈下这桩买卖了。

    有妹子倾慕自己,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算不得是一件坏事,马恩也是男人,要说他一点心都没动,那就是骗鬼了。问题是,他再心动,后世带来的节,他还没有彻底的掉光。娜泽长得再丰满,也掩盖不了她才十五岁的事实,哎,十五岁的妹子,很让人有罪恶感的。

    马恩回到南宁,娜泽自然是要跟着来,奇妙的是,不管是纳才,还是头人九斤,直接无视了苗寨里那些**丝男青年的喷火目光,直接给放行了。纳才或许是觉得,这既然是娜泽自己的选择,自当要尊重,头人九斤则是直接从寨子的利益考虑了,有这么一个自己寨子人在这个汉人财神爷边,至少不用担心,这汉人敢欺骗自己,总之,娜泽高高兴兴的跟着马恩下山来了。

    原来还担心马锦儿和娜泽之间相处会有问题,娜泽懂点汉话,但是,并不代表她的汉话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马恩倒是觉得,她唱歌的时候,比他说话的时候,要字正腔圆多了。若是因为沟通不畅,两个小丫头闹将起来,那他可以就真的要焦头烂额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马锦儿和娜泽,居然是一见如故,投机的不得了。就和当初马锦儿见到吴嫣然的时候差不多,这见面没多大功夫,居然就姐姐妹妹互相称呼起来。说到底,马锦儿太缺乏别人的关了,这人家稍微对他好一点,她就恨不得将自己的五脏肺腑掏出来给人家,这让马恩很是担心,这丫头会不会将来被人给骗了,还帮人不亦乐乎的数钱。

    你以为这就是**吗?错了,真正的**是在他回来的第二天,乐巧儿带着柳绿来拜访他的时候。乐巧儿来拜访他,一是正经的谢谢上次他的援手,二是,告诉他,这件事已经了结了,那王厉已经莫名其妙的死了,自然以后也不会再来给赌坊找麻烦。

    如果说一个女人等于是五百只鸭子的话,那么,乐巧儿的到来,立刻就让马恩的小院,变成了两千只鸭子的天堂,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有那么多的话题,总是,马恩回来的这几天,天胡同的这座宅子里,那是叫一个欢乐无边啊。

    “哥,你回来了!”马锦儿最先见到马恩,乐呵呵的招呼道。

    娜泽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勇敢的朝他丢来一个火辣辣的眼神。倒是乐巧儿,显得微微有些不大自然,而柳绿则是好像大姐姐的一样,微笑的看着这几个小姐妹。

    “嗯,回来了!”马恩点点头:“你们说你们的,不用管我!”

    “我们给你留了吃的!”马锦儿站了起来,就朝厨房跑去,片刻功夫,就端着一个小小的木盆出来了。

    “不是叫叫酒楼送饭食的么,怎么又自己做?”马恩看看木盆里,这不像是酒楼的饭菜。

    “是娜泽姐姐做的荷包鸡呢,味道很好呢!”锦儿背对这三女,朝着马恩嘴角俏皮的一翘,这是她和哥哥的小秘密,哥哥肯定会懂的。

    懂,我当然懂,这炖鸡也用得着放味精么?算了,你也不知道还有鸡精这么个玩意,这东西,得吃原汁原味啊!马恩点点头,从木盆里舀了一匙浓汤:“嗯,味道相当不错!”

    “从夫人那里回来?”乐巧儿言又止。

    “嗯!”马恩含含糊糊的答道。

    “你答应夫人了吗?”乐巧儿有些关切的问道,似乎,她比马恩事前多知道点什么。

    “嗯?”马恩果然有些奇怪,这事,乐巧儿不应当知道啊!

    “吉祥酒楼,吉祥赌坊,都作价入了商行的份子了!”乐巧儿轻声解释道:“你交卸了酒楼的差事,那就是商行的管事了,对商行南宁分号来说,这可是大事了,总号的管事在南宁,我这个分号的掌柜自然知道的!”

    马恩:“。。。。。。”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