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唯恐酒醉误美人

    第四十一章唯恐酒醉误美人

    后山有溶洞,溶洞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大石头,还有常年不枯的暗河,这一切是云山寨里的人都知道的。但是,至于那些知道山洞里的石头只要拿到山外面,就可以换到东西的人,只怕云山寨里,知道的不超过三个,而其中除了纳才娜泽兄妹,就只剩下山寨的头人九斤了。嗯,苗人取名的时候,有时候喜欢按照婴儿出生时的斤两来取名,从九斤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当初九斤生下来的时候,是多么的壮硕了。

    不过,九斤也知道,这些石头,就算能和汉人们换点东西,只怕也是不划算的,云山寨离汉人的市镇太远了,而这些石头,在附近的市镇,根本没人要,非得到曲靖这样的大城,才有可能换到东西。

    这一些,是当初路过苗寨的那个汉人道士告诉他的,当时纳才就像个小跟虫一样跟在他的后。

    九斤也尝试过,找到道士说的那些石头,到附近市镇试了试,可惜的,试试的结果,他连把这些石头背回来的兴趣都没有了,直接扔到路边,两手空空的回到了山寨。

    “这些东西,若是识货之人遇见,自然是可以坐地起价,若是遇见的是那些庸夫俗子,怕是他们也识不得其中的奥妙!”这是当初那个道士的原话,从那一次起,九斤就死了折腾这些石头的心思,直到前些子,纳才兄妹,居然用这些石头,换回来几口大铁锅,还有几驮的盐巴,他这才又重新对这些石头,动起心来。

    难道,纳才说的那个汉人,就是道士说的识货之人?他没事就在琢磨着这个问题,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些石头,云山寨有,别的寨子,估计也是有的,若是那人真是识货,肯花大价钱买的话,这事可不能让别的山寨的头人知道了。

    马恩到山寨来,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他这个头人,不可能不知道,等到纳才带着马恩,到他这里来的时候,他开始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为什么这样一只商队,会翻山越岭来到云山寨,等到马恩一开口,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管生苗,熟苗,能做到头人的,就没一个简单之辈,汉人们常常以为这些苗人,就是连脑子里都是长着肌,拿苗人当冤大头忽悠,就是再呆傻的人,上过多次当,也会学得精明了,何况苗家人只不过是淳朴而已并不傻,更别说头人本来就已经是苗人里的精英之辈了。

    于是九斤决定坐地起价,这汉人能拿出这么多东西来,那么,肯定就能拿出更多的东西,云山寨穷这么久,也该发达一把了。

    “你打算怎么和我们交易?”头人很实在,玩心眼,他觉得自己未必能玩得过这些汉人,虽然这个叫马恩的,看起来有些面嫩,但是,商队里不是还有几个老成之辈么。

    “价格,自然是和上次和纳才交易的一样,不过,纳才说了,山寨里不仅仅是缺少盐巴,这些布匹,铁器,也都是很匮乏了,所以,这次我就自己做主,带了这些过来了!”马恩根本就没有和对方谈价钱的心思,又不是他的买卖,他就一个被抓壮丁的倒霉蛋,这事,交给自家夫人派来的主事吧!

    “不行!”九斤很是坚决的拒绝道:“上次的价格不合适,纳才不懂事,自家猪,卖出了菘菜的价钱!”

    马恩抬抬头,看着自己边的管事,这是吴夫人派来的商队的管事,他这张脸当做开门的卡刷完云山寨的大门之后,就没他什么事了:“要不,你和九斤头人谈,我出去透透气?”

    娜泽自然是没有资格在头人谈事的事到屋子里头来的,所以,云山寨的这朵小金花,从马恩进到头人的屋子起,就开始很是“忙碌”的在外头干活了。

    看她一会帮坐在楼前的几个女人打理地里手来的庄稼,一会儿将孩子们打来的青草送进楼边的牲口棚子,快活得像一只辛勤的小蜜蜂一样,马恩微微笑了笑,对于这个很养眼的苗家姑娘,他一点都不反感,甚至他还觉得,要是这山寨,这样的妹子,多几个,才不至于亏待了他这双眼睛,好歹他也算是爬山涉水吃尽了苦头来的不是,这些死板的山水哪里有这些妹子鲜活好看。

    “马恩,和头人谈完了?”见到马恩走了出来,娜泽喜孜孜的跑了过来:“你能喝酒么,我哥说,不能喝酒的,不算是男人?”

    一直仿佛是马恩影子的李磊,微微朝前凑了一凑,这苗女腰里的小弯刀,让他感到有些胆寒,这是苗人啊,侄少爷这么金贵的子,给这苗女蹭破块皮,就是杀了她也不值当。

    “没事的!”马恩笑了笑,李磊护主的心思是好的,但是,他也不看看他那小板,能护得了谁啊。人家娜泽可是在大街上直接放翻了比他那小板强上不止两倍的两个大汉呢。

    “咦,他是谁?”娜泽仿佛这才看到李磊一样:“上次我去你家里,没看到他啊!”

    “是我的一个家人,你去的时候,他出门去了!”马恩搪塞道:“正好你没碰上!”

    “那你给我走开点,我和你主人说话,你在这里干什么!”娜泽对马恩客气,对这个明显的想阻止自己接近马恩的家伙,可就一点都不客气了,开什么玩笑,在云山寨,娜泽的话有时候比头人的话还管用,她就这么脸上一作色,周围几个年轻的苗人,就已经面色不善的朝这边看过来了。

    “不用管他,对了,你问我喝酒干什么?我酒量嘛,还行!”马恩支开话题,脸色有些古怪,前世里,他倒是听说过,进了苗寨,人家要是端上几个脸盘大的海碗,你要是不把里面的酒喝完,那就是不给苗家人面子,当场翻脸都是有可能的!

    一想到这里,他不一阵暗喜,这年代,高浓度的蒸馏酒还没出现,他自家开酒楼的,难道还不知道吗,所谓的烈酒,在他看来,也就和后世的甜酒差不多,要是这样,他倒是不担心在这个漂亮妹子面前出洋相了。

    果不其然,他话语一落,娜泽就脸露喜色的扭转挥挥手,三个苗家汉子,一人手里捧着一只大海碗就上来了,而这个时候,娜泽也退到一边,一边满怀期待的看着他,一边摇曳着姿,载歌载舞起来:

    哎!!!!

    “桐子开花砣打砣,唱支山歌给阿哥,阿哥问我唱什么?半夜孤灯睡不着!阿哥你远方来也,娜泽先敬酒一杯!”

    尼玛,这是劝酒还是对歌啊!

    傻眼的马恩,却是没有料到这架势,一只硕大的酒碗递到他面前,他喝酒倒是不惧,但是,对歌这个事,貌似有点高难度啊!

    不管她了,马恩接过酒碗,把头埋了进去,这么大的酒碗,就是啤酒也够呛了,不过,此刻他一点不敢犹豫,比扫人面子更恶劣的事,那就是扫女人面子了,他不想触这个霉头,更不想秀一秀自己五音不全的嗓子,貌似,这个时候,喝酒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太阳出来照白岩,白岩下面晒花鞋。有阿哥拿双去,无阿哥莫拢来!娜泽再饮第二杯,阿妹有心要过河,哪怕它水深!”

    这就是第二碗了?一口气灌下第一碗的马恩,还没来得及喘过气来,第二碗又第到他的面前,算了,啥也不说了,亏老子当初练过憋气的功夫。带着这样的怨念,马恩又张开了嘴!

    “石板桥下凉,河里鲤鱼有半斤。半斤鲤鱼四两胆,你要想妹早吭声,枞树开花一包针,我劝阿哥呢。。。早订亲!”

    娜泽旋转的姿停了下来,一双满怀期待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马恩,苗子女子虽然胆大,但是在自己山寨对一个汉人表露意,还几乎是极为少见的,就连鼓起勇气唱完山歌的娜泽,此刻也不止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那个将脸埋在碗里的男人。

    我滴妈呢,这不是要醉死我,这是要淹死我啊!马恩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把这足足好几斤的“酒”灌下肚皮的,饶是这酒度数不高,此刻他脸上也不有了几分红晕。

    咦,他们这么看着我看什么,怎么好像看杀父仇人似的,不就喝了你们几碗酒没趴下么?李磊呢,这小子哪里去了,也不知道来扶扶我?

    马恩有些迷糊,好吧,谁一口气灌下这么多米酒都得迷糊一阵子,不过此刻他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在意的自己是不是过了关,没有在众人面前,扫了这苗族小美女的面子。

    “娜泽,我行不!”

    “行,你当然行的!”娜泽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没给你丢脸吧?”马恩继续问道。

    “怎么会,你是娜泽的阿哥,怎么会给娜泽丢脸!“娜泽脸上的笑意,那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小巧的子,直接越过马恩面前那几个眼中冒火的苗人,一下就蹿到了马恩的边,搀住了他:“先歇歇,我们云山寨的果子酒,很上头的,莫伤了子!”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