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离奇死法“马上风”

    第四十章离奇死法“马上风”

    冯叔动去了京师了吧!闻人凝有些慵懒的看了看外面,她知道,此刻自己的院子外面虽然看起来和一般的居所没多大区别,但是,至少有一组鹰堂弟子在外面护卫着,虽然去南京筹办这胰子的作坊,不得不需要一个像冯叔这样一个忠诚而又强有力的人去办,但是冯叔可不放心自己的安全,这些鹰堂弟子,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他不在的时候,护卫自己,他才会放心一点。

    到了这云南,几乎将近一年了,几个大的州府,基本上她都转了一个遍,虽然不时有什么枯木逢,花开并蒂之类的祥瑞出现,但是,她期望当中的出世明王,却是一点踪迹都没有发现。

    她不是怀疑自己的父亲的遗命出了什么差错,而是她在这些子里,突然想到,父亲的所指,也许是没错的,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接引到出世明王,只怕是自己急躁了。虽然西南必定是明王出世之地,但是,父亲当初可没有明确的告诉自己,这明王出世的具体时间,也许一年后,这明王才会出世,也许,十年八年后,这明王才会出世,那么,自己这样耗费暗宗的钱粮人力,过早的投入到这接引大业中,是不是不够慎重了一点。

    但凡明王出世,必定是四方动,天下大乱,也只有这样的乱世,才能惊动明王出世,平定乾坤,还天地于清明,可如今洪武朝三十年,虽然不是年年风调雨顺政通人和,但是,和四方动大乱却是一点关系都靠不上的,这算是实时机未到吗?

    所以,一开始打算建造这胰子作坊,闻人凝就没打算将这作坊建在云南,这里和江南相比,就是一片蛮荒,这这里敛财,或许能成为一个富家翁,但是,想在这里,聚敛足够养活三千暗宗弟子及其家属的钱财,那是痴心妄想。暗宗的根基,根本就不在此处。

    吴嫣然也随着冯管家去了江南,作为经过实践第一手掌握了这制作胰子技术的人,此刻,她的份,不仅仅只是她的贴大丫鬟这么简单了,至少,没有教授出足够的制作匠师之前,吴嫣然的金贵程度,那是连一百个丫鬟都比不上的。

    所以,马恩去了苗寨,吴嫣然和冯管家去了江南,李家兄弟也因为附近的两家酒楼的分号的开张被派了出去,这吴家大宅,倒是一时显得有些冷清起来,虽然新来的面孔有不少,但是总归让闻人凝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了。

    酒楼肯定是要开的,就算这里不是暗宗的根基之地,但是,留下适当的渠道据点,也是大有必要的,若是这一次,接引不到明王,这留下的暗宗弟子,就得发挥起他们的作用了,这也是她从江南调集了部分鼠堂弟子到这里来的缘故。

    闻人凝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当初接引出明王的那份激和冲动,已经不知不觉的消磨了很多了,像现在这种做长期的打算,换做一年前的她,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念头。

    “夫人,乐小姐来了!”接替吴嫣然的丫鬟,叫做翠儿,闻人凝边怎么都不会少人伺候,但是,管理这些下人的,那还真得用这些她用了多年的老人才行。翠儿就是她在江南时候就跟着他的老人,这一次随着调拨的人手赶了过来的。

    乐巧儿有些忐忑不安的走进了这个小院,吴家她来过几次,但是每次都是在大厅里被接待的,像这次,直接到了吴夫人的居处,还是第一次,不过,惶恐之余,她也有些窃喜,果然答应那冯管家的事,有着显然易见的好处,不过是烧香拜菩萨,信谁不都一样,江湖儿女信自己的刀子的时候,远远超过信那满天神佛的了。

    “见过夫人!”乐巧儿上前见礼,眼角却是扫到,那个带着自己进来的丫鬟,并没有就此退下去,而是不声不响的站在了闻人凝的后。

    “既然是我教中姐妹,就不要叫我夫人了,按照教里的称呼,直接姐妹相称好了!”闻人凝待她施礼完,这才伸手,虚扶了一下:“烧香事菩萨,就是一家人,哪里这么多礼数的!”

    “这个。。。还没请教姐姐大名呢?”饶是乐巧儿已经窃喜了一番,也没想到吴夫人居然会和自己姐妹相称,让她有些尴尬的是,事先她哪里敢打听闻人凝的名讳啊!

    “我姓闻人,单名一个凝字,巧儿妹妹叫我闻人姐姐就可以了!”闻人凝嫣然一笑,这乐巧儿好生造化,冯叔奉自己的令谕接引她入教,自然是算在她的名下,这可是一入教就是内堂弟子了,不过她此刻并不打算给乐巧儿挑明自己的份。

    “闻人姐姐,那以后就要请姐姐多多照顾小妹了!”

    “这个是自然的!”闻人凝点点头:“听说,前些子,有人去寻你的麻烦,为何你不来找我,难道,在你的眼里,姐姐就这么不堪,连这点小事都庇护不了妹子了吗?”

    “一点点小事而已!”乐巧儿心里倒是涌过一阵暖意,这一年多来,似乎没人这么主动向她说过这么温暖的关切之语了:“再说了,但是马恩恰巧到赌坊那里,就替妹子打发了,马恩不是姐姐的人么,他出面,不等于就是姐姐出面了!”

    王捕头找乐巧儿麻烦的事,尾随马恩的鼠堂弟子,早就详细的报了上来,就算当时有什么不明白的,事后找当时在场的人,稍微打探一下,也就知道这事的来龙去脉了,闻人凝要知道这些事,还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那可不成,我的姐妹,怎么能这么任人欺负,再说了,只有千做贼,哪里有千防贼的道理,这被人惦记上了,总归是个麻烦!”闻人凝皱着眉头,她是真的上心了,若是在这这一代,留下这些暗宗的据点的话,这乐家就是最好的主持之人,眼下既可以显示暗宗的力量,叫乐巧儿不生二心,又可以打掉一些未来可能存在的隐患。反正不管从哪一点来说,这个叫王厉的县衙捕头,总归是不能留了。

    “这个事,我来安排,总归让妹妹快意就行,这件事了了,赌坊的买卖,就不要做了,专心经营酒楼的,这新开的两家分号,和吉祥楼的份子一样,自家姐妹,我总不会占你的便宜的!”

    “对了!”闻人凝又想起个事来:“你烧香拜菩萨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你刚刚说马恩替你平事了,就等于是我给你平事了,这说法是不妥的,马恩,到现在还不是我们教中的兄弟姐妹,入我门来,得靠缘法,哪怕是至亲,也未必一定可以的!

    ”姐姐的话,妹妹记在心里了!“乐巧儿点头应到,人家自己的亲侄子,都还没有入教呢,可见,这教也不是随便能入的,想到这里,她不有些担忧了,若是自己和闻人凝姐妹相称,那不是比高恩,高了一个辈分了么,这合适吗?

    “那这事,要不要妹妹做点东西,妹妹虽然没有姐姐的能耐,但是手底下,也是还有几个用得着的人的!”虽然知道闻人凝的丈夫,是锦衣卫的千户,但是,那吴千户不是在曲靖么,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啊,闻人凝边,怕是没有什么“可用”之人吧!乐巧儿暗暗琢磨道,这一路来,除了几个丫鬟和懒洋洋的家人,院子实在是没看到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连那几个熟面孔的护卫,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要用人的时候,我自然不会客气的!”闻人凝笑了笑,指指后的翠儿:“这是翠儿,我的贴丫头,没事的事,巧儿妹妹你不妨多来府中走动一下,若是有事我不在,给翠儿说也是一样的,再有上次那样的事,不来找姐姐,那姐姐可就要生气了!”

    王厉根本不知道,两个女人风轻云淡的一番说话,就已经定下了他的生死,不过,即便他知道,他只怕也是只有默默接受的命运了。得罪了官府,尚可逃亡天涯,得罪了暗宗,尤其还是暗宗的宗主,他就是在大漠挖个老鼠洞将自己藏起来对没用,你敢保证大漠的老鼠就没有暗宗养的老鼠么?

    下的女人,被他压在桌子上,一波一波的冲撞得好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那女人不知道是故意迎奉他还是真的让他折腾得浑舒爽,从他一入港起,就长吟短哦,依依呀呀的叫个不停,这让有七分酒意的他更加癫狂,以至于屋子外面零碎的想起的脚步声,一时都察觉不到了。

    “好人,让奴家到榻上去吧,骨头都酥了!”女人扭过头来,眼波似水,看着后的人儿,陡然间,却是瞳孔一缩,然后就是浑一紧。

    “好手段,好爽利!”王厉大呼了一声,女人的这一紧,顿时让他魂飞天外,郁积了半天的亢奋,终于一泄如注。

    低下头来,他看着下的女人,却发现女人没有往媚,一张满是淋漓的脸蛋上,尽是掩不住的惊讶。

    王厉顺着她的眼光扭转脖子,一只手却是搭上他的肩头,他的脖子却是顿时僵硬,再也转不过去了。

    “王大人,好风流手段啊!”测测的一个声音响起。王厉的子,还在时不时的抽搐,释放着他的亢奋,随着说话人的声音落下,另外一只手,抚上了他的尾椎,温柔的按了一下。

    女人的眼光,不仅仅是惊讶了,简直是惊恐了,后的男人,抽搐到了现在,居然还没有止歇的迹象,她做这个营生,焉能不知道这个时候男人止不住抽搐,会有什么后果。可惊恐归惊恐了,那两个蒙面人,手中亮晃晃的刀子,终于还是让她按捺住了大声惊叫的冲动。

    次,县衙捕头王厉的尸首,在城东某私娼寮的家中被发现,而那私娼也不知所踪,据验尸的仵作那里流传出的消息,这王捕头居然不是死于贼人暗算,而是死于马上风,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面的,一时之间,这王厉之死,顿成了南宁城里的笑柄,也为大街小巷的茶馆酒肆,增加了不少谈资笑料。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