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穷在深山有远亲

    第三十七章穷在深山有远亲

    自家还有这个一个听起来很拉风的亲戚?马恩有些面色古怪的看着眼前的李磊,燕王府的管事啊,马恩对历史再不知晓,这燕王是谁还是知道的,这是朱元璋挂了之后,悍然和自己侄子开打,硬生生从自己侄子手里抢过了江山的牛人啊,这样的金大腿不去抱,那老天爷和自己之间,一定有一个是二货了,而且他百分之百的可以肯定,这二货绝对不是他头顶上的那位。

    只要他这便宜亲戚,不管是他哥还是他叔,只要不是倒霉到了极点,在靖难之役中嗝玩完的话,等到燕王荣登大宝,一个大太监的位置,是铁铁跑不到的。虽然是内侍,做不得统兵的将官,但是,这份,更令人放心啊,天子家奴,这信任绝对是杠杠的。

    “马和?马和!”马恩口里念叨的这个名字,不好意思,明朝的有名的几个太监,除了魏忠贤,他依稀记得好像还有一个王什么振的,那是一个鼓捣皇帝亲征结果连皇帝都被人逮了去的奇葩太监,这马和嘛,他还真的没什么印象。

    “李磊,我问你,你那干爹,到了京师,是不是曾经换过名讳,你要知道,当年我尚且年幼,很多事,不一定记得很清楚了!”

    “这个倒是没有听说过?”李磊很是肯定的回答道,见到马恩似乎有些想不起来的犹豫样子,忍不住提醒道:“这名讳,干爹肯定是不会改的,他曾告诉过奴婢,这是跟着他到宫里的唯一一样东西了,就算是死,也不会丢掉的!”

    “那他有没有字,或者号什么的?”马恩皱着眉,有些郁闷,这好比手上拿着一张巨额银行卡,却不知道密码一样,虽然拿着份证可以去银行找回密码,可也忒麻烦了一些。

    “哦!”这一次,李磊倒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就回答道:“与干爹交好的诸位公公,平时都是以佛号互称的,您要知道,宫里的各位贵人都是吃斋念佛信菩萨的,干爹自然也是信佛的!”

    “叫什么?”马恩随口问道,他根本不做指望,佛号?是那种智深,悟空之类的么,这能靠谱吗?

    “shaaban”!李磊流利的吐出了一个词,让马恩却是微微一愣。

    “再说一遍!”

    “shaaban”李磊有些讨好的说道,“这是梵音,具体什么意思,奴婢也不敢问干爹,要不是马爷您吩咐,打死奴婢奴婢也不敢这么直呼干爹的佛号。”

    “说快一点!”马恩心里怦怦作响,这个似曾熟悉的发音,又是燕王府的太监,他突然想起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起来了。

    “三宝!”

    听清楚了,是三宝,是三宝太监,我啊!马恩都想狠狠骂一句粗话,这位七下西洋的传奇人物,太监中的真爷们,历史上形象最为正面的太监,我怎么就把他给忘记了呢,难道是因为中学历史课本中对他赞誉太高,以至于自己尽往坏太监上琢磨,没想到大明还有这么这一位人物啊!还是因为不相信自己还可能是这位三宝太监的亲族?以至于一开始就早早把他排除出了自己的琢磨范围?

    这人生,还真是处处惊喜啊,这心脏差一点的,都没资格过他现在的子。

    是哪个孙子编的的教科书说三宝太监名字就叫三宝的,多考证下你会死啊。麻痹的,不带这么坑人的啊!这三宝明明是佛号,还是音译的,害的老子差点出了洋相。人家姓马名和,佛号三宝,至于后来改姓,好像是皇帝赐的姓,这才是郑和这名字的来由嘛!

    “马爷,马爷!静心,静心!”见到马恩有些癫狂的样子,李磊也有些慌了神,他还以为这是马恩一乍听到自己的亲人还在世上激动呢,看他样子,大有马恩一翻白眼他就上来猛按人中的架势。

    长长的唏嘘了一口气,马恩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这个时候,倒是李磊有点担心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他十成中有九成确定马恩就是自己干爹的亲族,但是他还是要确定一下,要不然,到时候弄错了,就好事办成了坏事,他可真就的哭都没眼泪了。

    嗯,这个马恩,年纪如此稚嫩,肯定不会是干爹说的胞兄了,只可能是干爹的子侄。他一边琢磨着,一边开口问道:“马爷,请恕奴婢无礼,奴婢想问问,马家老爷的名讳。。。。。。?”

    “我爹叫马文铭!”这个难不倒马恩,要是这么久了,他这都还没搞清楚,他就真的就白混了。

    没错了,就是他们!干爹的胞兄,就是叫马文铭。李磊眼中也是一阵狂喜,浑的疲累,山一般的倒了下来,一年多的辛苦,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回报,再加上被王厉折腾了这么久,子虚弱得厉害,他顿时一阵眼花,整个人都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全的力气,顿时就软了下来。

    “巧儿,乐进!”马恩大声喊着,一把扶住了李磊,大门开处,乐巧儿和乐进冲了进来。

    “没事,没事!”李磊摇摇手,看到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两兄妹,苦笑了一下,敢这两兄妹是担心自己对马恩不利呢,这不瞎担心吗?现在马恩的命,比他的命可金贵多了,谁要想对马恩不利,得先问问他再说。

    “子骨了弱了点!”他挣扎起来:“让马爷和两位见笑了!”

    “你没事吧,马恩!”乐巧儿扫了他一眼,却是将大部分的注意放在马恩的上,见到马恩摇摇头,她这才放下心来!

    “要是他搞鬼,就让我来会会他,我那些兄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乐巧儿黑化了以后,还真有点大姐头的味道。

    “不不,不要难为他!”马恩才不会让乐巧儿的人,再修理这个小宦官一顿呢,这家伙看起来比自己还弱不风,真打死了,自己去哪里抱三宝太监的金大腿去。

    “他也是个可怜人,被那个捕头强着来的,好在他最后良心发现,咱们就不要难为他了!”马恩一边说道,一边看了看李磊,见到李磊对自己的说词毫无反应,顿时就知道,这是对方任由自己安排了。

    “就这么便宜他了?”乐巧儿倒是没有反对,倒是乐进嚷了起来,“要是让他这么平平安安的走出去,我吉祥赌坊的面子,往哪里搁,咱们出来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一个丢人不丢脸,输人不输阵。。。。。。”

    “哎呦!”马恩一记手刀,直接将他剩下的话打了回去:“你还行走江湖呢,尽扯淡!”

    “我也没说放他走啊,他这么弱,干脆就让他在这里将养几天吧,他这手艺,赌坊里也是用得着的,对外面的人,就说咱们把人扣在这里了,这样,赌坊的面子什么的,不是一样没丢吗?”

    “哼!”不服气的小正太,鼻孔朝天,显然是不打算负隅顽抗了。

    “他能为咱们赌坊所用!?”乐巧儿表示怀疑。

    “问一问不就知道了!”马恩笑着回答,一边走到李磊的面前道:“怎么样,李磊,我这个提议,你可曾愿意!”

    “但凭马爷吩咐!”李磊自然不会有异议,只是在点头之际,他用仅仅只有马恩听得到的声音对着马恩说了一句:“我想拜见一下马老爷!”

    “你也看到了,他没意见!”马恩微微一笑:“这事就这么定了吧,要是你担心那捕头再来捣蛋,我叫锦儿过来陪你住几,你知道的,我爹和我哥出门这么多年,音讯全无,家里就我和我这个妹子,眼下我事又多,有时候难免顾不到她,你帮我照看下她也是好的,真要有事,就算我来不及抽,我那个妹子,也算是和吴夫人说得上话的,总不会叫你难做!”

    原来是这样的啊!李磊听明白马恩说的话了,敢,干爹的亲族,就只剩下这一个男丁和一个未成年的女子了,这兵荒马乱的,多年没有音讯的意思,大抵就是以后不会再有音讯了,这个他还是想的出来的。

    “乐进,你就叫人,给这谁,收拾个屋子,派两个人看着他,别让他乱走动!”吩咐完自己的弟弟,等到屋子里没有人了,乐巧儿才回过头来,面对着马恩。

    “今儿的事!多谢你了!”此刻她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江湖儿女的风姿,虽然看起来很镇定的样子,光也是若无其事的直视着马恩,但是,那不自觉抚弄自己裙摆的动作,还是背叛了她,此刻她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谢什么谢!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就摇了一把骰子而已!”马恩摆摆手,他觉得这个动作很帅气,尤其的当着一个对自己心存感激的女孩子来说,虽然这个女孩子,貌似现在有点忸怩的样子。

    “若你不摇那把骰子,说不定,眼下我这连这赌坊都已经输出去了!”乐巧儿苦笑了一下:“要是这样的话,只怕柳绿他们,连最后一处安之所都没有了!”

    “柳绿。。。哎呀,酒口里正闹腾着呢,要看柳绿他们的表演,我差点吧这件事给忘记了!”马恩猛的想了起来,自己原本还是有着正事的。

    “早叫柳绿带着他的姐妹们过去了,等你想到,只怕咱们的酒楼,早就闹翻天了!”乐巧儿送给他一颗卫生球,下一刻却是微微的抿嘴一笑,背过脸去,脸上的笑容像一朵洁白的栀子花在灿烂开放。

    “咱们的酒楼!”我刚刚是这么说的么?他没有听出来什么不妥的地方吧?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