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如何驻颜有术

    第二十八章如何驻颜有术

    “这子还要不要人过了!”老赵头吃晚饭的时候,嘟嘟囔囔的唠叨着。

    “你少说几句!”赵大娘狠狠的瞪了自己的老板一眼:“你也不看看你眼下吃的什么,锦儿那孩子多懂事,这几年,我算是没白疼她!”

    “我不是说锦儿!”老赵头闷头扒着碗里的饭粒,这是真正的大米饭,没有掺杂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吃起来感觉就是不同:“锦儿念及着你的好处,知道给咱家还送来这些大米,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可是,我这不是怕马恩那小子又犯浑吗?”

    这也怪不得老赵头有意见,马恩好像一夜之间出息了之后,他也还是有几分高兴的,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能够和一户好人家为邻,谁还愿意和一个整三餐不继的混混为邻呢?

    可是,这马恩这小子,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儿,前几看他叫米铺大包小包送来些粮食,还以为这两兄妹长了记,怕再回到那些饿着肚皮的子里去,买些粮食在家里安心些。这也是理中的事,再加上马锦儿又乖巧的带人送了几斗大米过来,这让老两口简直是心怀大慰。

    可接下来的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先是马恩折腾得满屋子酒香,自己小孙子还动不动就跑到隔壁吃得满脸通红的回来,这有了三两个钱也不带这么糟践的吧,这是粮食啊,白生生的大米,用来做醪糟,那是穷苦人家该作的事么?再然后,每天就看到铺的王屠夫,颠颠簸簸的每天都送好几副下水过来,隔壁就开始每天飘着香味了,原本晚上能够吃一顿啥都不掺的白米饭就让老赵头很是满足了的,又被隔壁弄得不淡定了,这小混蛋,不要弄得这么香满园好不好,这不是纯粹来膈应人的么?你家里不就两口人吃饭,吃的了那么多么?

    “二牛又在隔壁吃饭?”他看了看自己的老伴:“这孩子,都不着家了!”

    “他喜欢和锦儿腻在一起,你瞎些什么心!”赵大娘又白了他一眼:“锦儿以前不也是常常在咱家吃饭,小家伙们愿意,你管得桌么?再说了,二牛还小点不懂事,等到他懂事了,领着个锦儿这样孙媳妇进门,难道你不欢喜么?”

    “唉!”老赵头摇摇头,站起来出去消食去了,这事儿,听起来是不错,可是,那马恩的德行,他实在怀疑,虽然这几天收敛了不少,但是,谁又能保证他能以后都如此呢,毕竟,本分人家,谁都不愿意摊上这么一个亲戚吧!

    走出门的时候,他朝着隔壁看了看,隔壁依然是关着门,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真的是,自己都做了酒楼的掌柜了,不带着小的去自己酒楼吃点好的,在家里折腾个什么劲。

    马恩的确是在折腾,不过,可不是老赵头想的,两兄妹在家里面对着面坐着大大鱼,除了来蹭饭吃的二牛,马恩家里还多了一个巧笑倩兮的女孩,这自然就是“主动来照顾锦儿”的吴嫣然了。甚至他们的吃食,都是吴嫣然叫酒楼的伙计送来的,马恩和马锦儿,可忙的没啥功夫自己去做饭吃。

    “马恩,那做醪糟剩下的那些渣滓,真的有用么,都放了这么多天了,我今天去看,都有味道了!”吴嫣然一直没有弄清楚,马恩到底在做什么,甚至,马恩叫她的事,她都不明白。

    “有用,当然有用!”马恩含含糊糊的答道,他本意不是如此,不过,既然味精试验剩下的那些垃圾,可以废物利用,为什么不废物利用下。

    “哥,家里不是有锅么,你还买这几个大锅干什么,很贵的哎!”马锦儿却是见到马恩花钱花的有些心疼不已,要不是马恩保证,做出的这个东西,比醪糟还好吃,而且很赚钱,她才不会让自己哥哥这么糟蹋钱呢。

    具体的工艺,马恩自然不会在吴嫣然面前说,不管怎么说,马恩都确信,自己鼓捣的东西,绝对是这个时代没有的东西,马锦儿可以知道,吴嫣然不行,这一个亲疏有别,得严格保密。至于吴嫣然为什么会来,他虽然不清楚,但是,一向忌惮以最坏的目的推测他人的马恩,绝对不会以为她来的目的就是那么单纯。

    看上自己了?扯淡呢,哥们前世几十年,也没见过自己倒贴上来的美女。

    马恩自然不知道,他说的话,做的事,会事无巨细的在吴嫣然口中,全部回报给闻人凝,其实,就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酒楼掌柜难道就不兴许有点业余好不成?

    三后,一小块滑腻的白色小块出现在了闻人凝的面前。闻人凝有点好奇的看着面前的东西,她不确定这东西的用处。

    “马恩说,这东西是用来净手,净面甚至沐浴的?”吴嫣然说道。

    “这是你偷来的?”闻人凝看着自己的丫鬟,侧头问道?

    “不是!”吴嫣然有些忸怩,“他说做这东西就是顺带的,随便婢子和锦儿取用,不过婢子试用了一下,确实比胰子好用多了!”

    “哦!”闻人凝似乎没听清楚前面那句话,因为后面的那句话,一下子就打动她了,比胰子还好用?自己赏给吴嫣然用的香胰子,可是价值不菲,吴嫣然自然清楚,这东西比那还好?

    “去打盆清水来!”闻人凝自然不会单听小丫头一面之词,没什么比自己试试更能清楚的了。

    柔和滑腻的感觉在手背上流动,居然还有些许白色的泡沫连绵不绝,说实话,闻人凝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如果沐浴的话,全都在这种泡沫中,那感觉一定更好。

    擦干净泡沫,闻人凝将自己双手放在灯下,这一番洗拭,似乎连虎口处那因常年握兵器的老茧,都变得柔软了不少,晶莹的手掌好像白玉雕成的一般,隐隐有些细细的红色在白玉中,构成一幅很好看的图案,她知道,那是自己手掌中的血脉。

    “夫人你看!”吴嫣然见到闻人凝脸上微微露出笑容,显摆一样的将自己的脸凑在灯下,“婢子用这个净过面,感觉脸上舒爽多了!”

    闻人凝扭头看看她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心里微微一跳,这丫头本来皮肤就不错,眼下看起来,这东西似乎还有驻颜的作用?

    “驻颜?”她的心思一下就飘忽起来,只要是女人,不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山野村姑,对于自己容颜,那都是一等一的在乎的,但是,再艳的容颜,都经不起时间的杀伐,如何驻颜有术,就如同帝王们寻求长生一样,就成了女人们永恒的心疼。

    “这东西,对人可有害处?”练武之人,自然第一关心的是自己的体,闻人凝家学渊源,自然之道,所谓的炼丹之术,弄出来的东西,大都不是那么地道,有些东西药霸道起来,弄死几个人,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别忘记了,她可是白莲教暗宗的大头子,白莲教中,难道还缺这样的手段么?这玩意是蛊惑人心的大杀器啊!

    “应该没有!”吴嫣然有些迟疑:“不仅仅锦儿在用,马恩自己也在用,昨里,他沐浴就用的这东西?”

    闻人凝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吴嫣然这才陡然明白,自己说漏嘴了,一片红霞直接就飞上了她的脸颊:哎呀,要是夫人问起来,人家一个大男人沐浴的事,你怎么都知道的这么清楚?自己该怎回答,真是羞死人了。明明就是锦儿告诉我,我要是这么说,夫人肯定是以为我在敷衍她。

    幸好的是,闻人凝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这么说来,的确是没有坏处了,这东西,除了你们几个,还有谁知道?”

    “没有了,就我们三个知道!马恩说了。。。”吴嫣然有些吞吞吐吐。

    “他还说什么?一字不漏的说出来!”吴嫣然或许还没意识到这东西有什么重要,但是,闻人凝心里却是清楚的,即使是没有驻颜之说,就是单凭这东西比香胰子好用,这就是无可比拟的一笔财富,以暗宗的渠道,若是有大量的这样的胰子去做这个买卖,那大明就没那什么香胰子什么事了,虽然现在没确定做这东西成本几何,有没有大肆做的必要,但是,万一可以呢?马恩这些子,可没有买什么特别贵重的物件。

    “他说:没想到居然做出了这么多,真难看,凑合着用吧!总比没有强!”

    “你的意思是,他自己也没想到会做出这么多?”闻人凝微微一思忖,顿时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不,夫人,他根本就不是想做这个的,他说是‘废物利用’什么的,就是用作醪糟的下脚料,做出的这些东西,不过,看他的样子,连自己做出来的东西都有些看不上眼!”

    “哦!”闻人凝眉毛一挑,就是废弃的下脚料做出来的东西,都是这么奇妙的话,那他自己想做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夫人,要不要婢子唤他过来,夫人问他个清楚?”连吴嫣然也看得出来了,闻人凝对马恩现在做的事,不是一般的感兴趣。

    “先缓缓,不着急,你告诉他,就说他做的事,我知道了,银钱上不用担心,从咱们府上支给他,他做的这些胰子,他是叫这东西做胰子的是吧,除了他留下自用的,都送到府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