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居然是炼金术

    第二十七章居然是炼金术

    马恩的回来,除了吉祥楼的一众人等,似乎没有多少人关心。乐巧儿倒是想关心,但是在得知自己弟弟送出的礼物,已经被千户大人笑纳之后,她关心的重点,就放在了闻人凝这位吴家上,对她来说,对马恩的关注是必要,但是,根子还是在吴家夫人上,本末倒置的事,她可没有多少资本去做。

    但是对于闻人凝来说,对于马恩,就不能不关心了。给吴近之塞了一个人过去,若是她不能完全掌控,那岂不是替人做了嫁衣。

    而马恩回来之后的行径,怎么也不像她完全可以掌控的样子。先是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一个苗女,虽然这苗女来去匆匆,但是,闻人凝总是感觉,这事,透着点诡异。

    然后,除了白里在酒楼里打理一下酒楼的生意以外,马恩和他的那个小丫头妹妹,就一头扎进天胡同里的老宅里,不出来了。至于吴家大宅这边,虽然他们两兄妹的房间还是给他们留着,但是,除了回南宁的当里,马恩来报了一次道请了一次安之后,此后基本就没有来过来。

    “这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即便是闻人凝不想为这点小事分心,但是,马恩关系到她下一步的酒楼扩张计划,这个人的动向,她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毕竟暗宗所有的事,马恩一无所知,但是,成了锦衣卫的好处却是一目了然,若是真是吴近之用了什么手段,让他起了二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她决定亲自去马恩家去看一看,不管是什么样的况,她需要自己有个放心的答案,她对于自己掌控不了的局面,有一种不可抑制是愤怒感,或者,叫做不安感,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一走进马恩家的院子,她就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不,应该说是一种香气,这香气,和她喝的荷花露似乎隐隐有点相似。

    马锦儿的声音在厢房里响了起来:“哥,哥,哥,二牛又偷喝,哎呀,他又睡着了!”

    “没事,你去叫赵大娘领他回去,顺便给赵大娘家送半桶过去,别尽给我捣蛋了!”马恩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

    门吱呀一声打开,马锦儿小小的子从门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小的木桶。一到外面,看到闻人凝和吴嫣然正站在外面,马锦儿就微微一呆:“哎呀,夫人!”

    “没事,你忙你的去,夫人找你哥有点事!”吴嫣然和马锦儿惯了,也不住朝他手里的小木桶看了看,一股甜香弥漫在空气中,正是她们进门的时候的闻到的那种香气的来源。

    “哥,哥,夫人来了!”马锦儿有模有样的礼了一下,朝着院子外面跑去,还不忘高喊一声,提醒一下马恩。

    “啊!”马恩的脑袋探了出来,见到院子里的两位,脸上的笑容堆了一脸:“夫人,嫣然姑娘!”

    “快点给我出来,夫人到你这狗窝来,你还扭扭捏捏像个姑娘家家一样!”吴嫣然这个小辣椒真不是盖的,“你都在折腾些什么,刚刚锦儿拿出去的,可是醪糟?”

    说话功夫,马恩已经收拾妥当,从他所谓的“工作间”走了出来,听到吴嫣然这话,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不得的神:“嗯,是醪糟,就是醪糟!”

    醪糟,南方人更多的称呼是米酒,甜酒,但是不可否认,他眼下整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个玩意,这算不算是意外收获?天地良心,大米发酵糖化后就是这个样子,他能控制得住么。谁叫他对制造味精的工艺不是太了解,这各种法子,都得摸索得来。

    “想吃醪糟,去外面买就是了,用得着自己在家里做么!”闻人凝微微一皱眉,烂泥就是扶不上墙,还以为他神神秘秘的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想到居然两兄妹躲在家里做醪糟。

    “那是,那是!”马恩连连点头,“夫人里面请,小的这醪糟,倒是下了点功夫的,少不得请夫人和嫣然姑娘品尝一下!”

    “不用了!”既然知道这家伙是鼓捣的这些玩意,是满足口腹之的上不了台面的东西,闻人凝一点兴趣都没了,既然事还在她掌控当中,她还担忧什么。

    “多放点心思再酒楼上,弄这些枝节末梢做什么,当不得大用的,对了,听说,你回来那,带着一个俊俏的苗女,是你在曲靖认识的相好么?”

    “唔,不是,小人在曲靖偶尔发现这苗女在卖些块子碱,小的就想,咱这酒楼用的上这东西啊,这块子碱也不是到处都有的卖的,小的就带她回来认认门,以后,她就直接将货物送到酒楼了!”

    “嗯,就要这个心思,莫要忘记了,好了,嫣然,我们回去吧!”训了马恩几句,闻人凝浑然不顾马恩有些诧异的目光,掉头离去。

    闻人凝并不知道这块子碱,在酒楼之中应用如何,不过这不要紧,回头问一问知道的人就可以了,既然马恩不是生了异心,那她也就放心了。

    “回头送两大桶醪糟到府里来,不然,我叫树下来取!”临走的时候,吴嫣然皱着小鼻子狠狠的威胁了一下马恩,显然,这丫头是个醪糟好者。

    “夫人,这人脑袋里头不知道装的什么,自己开着酒楼,居然想着去做醪糟,看不出他还是一个如此好饮食的人啊!”走出了院子,闻人凝上了轿子,吴嫣然仍然有一句没一句和的闻人凝说着。

    “这人啊,都是这样不知足的,没吃饱之前,想着吃饱肚皮,吃饱了就想着华服美食!”闻人到是不以为怪,手下人有些奇奇怪怪的嗜好,很多时候不算什么坏事,这让人感觉这种人更容易控制。怕的是遇见那种看起来没有**没有嗜好的心机深沉之辈,那才是不好把握的。

    “就是啊,没准他今天做了醪糟,明天还会想着酿些美酒,要是他真有这本事,夫人就派他去学怎么去做荷花露,以后咱们府上就再也不用去南京采买了!”

    “咯!”闻人凝也被吴嫣然这孩子气的话逗乐了,荷花露是人家菊芳斋百年老店的招牌酒水,真正的独家秘方,岂是外人可以学的去的。

    “夫人,那块子碱是什么啊,为什么还要苗人专门送来,很值钱的吗?”

    吴嫣然不知道,她这个问题,在稍晚些时候,闻人凝同样在一个文士面前问起,这是暗宗弟子中,学识较为渊博的一位,但是,除了这块子碱和水之后,能够洗涤衣物和和面,他也不清楚还有没有其他的用途。得到这个答案,闻人凝并不甘心,如果仅仅是为了洗涤衣物或者是和面的话,马恩的院子里堆放的至少有数百斤的块子碱,规模未必就太大了一些,一个酒楼,就是十年八年,也未必用的完。

    世界上的事,怕就是怕认真二字,尤其是认了真的女人,爆发出的力量更是惊人,带着她的疑问的信鸽,在漆黑的夜里,从吴家大院里扑棱棱的飞向四面八方。

    三天后,一只信鸽带回来的答案,出现在了闻人凝的眼前,这一刻,她再也不会当马恩是一个好美食华服的无所事事之徒了。

    “给我查,从曲靖回来后,他四处买了些什么物事,多少分量,还有,那个开赌坊的小姑娘,不是来求见了几次了,带她来见我!”

    这块子碱居然是炼丹术士们的宠物,这个答案,简直是令闻人凝有些目瞪口呆。这是一个曾在某个道观长大的暗宗弟子的回报,在他所侍奉的道长的最后几年,他有幸为这位道长的炼丹配伍过,这块子碱就是其中的一项不可缺的物事。

    不得不说,闻人凝的好奇心,已经成功的被马恩给勾引出来了,按照他对马恩世的了解,这马恩决计没有可能接触这炼丹一学的途径,要说是在曲靖那几,他学会了这个门道,那就是连小孩都不相信,也就是说,这人上,隐藏着秘密,大秘密!

    “嫣然,这几,你不用在我边服侍我,去马恩那边,你不是喜欢锦儿那丫头吗?”

    吴嫣然吓了一跳:难道自己偷吃醪糟的时候,被夫人发现了。

    “可是,夫人边没有用惯的人啊,新来的那两个丫头,笨手笨脚的,我不放心他们伺候夫人!”

    “无妨,你每你跟着那马恩,就说是我的意思,谅他也不敢拒绝,尤其是他离开酒楼回到家里都干了些什么,你看在心里,然后细细回报于我!”闻人凝不觉得派自己的贴丫鬟去监视一个下人有什么不对,她担心的是,吴嫣然看不到什么东西。

    “嗯,若是他要你做什么,不要忤逆他,随他的意好了!”闻人凝想想还不放心,要是吴嫣然过去了使使小子,坏了事可不好,先得给她个笼头。

    夫人这是要将我指配给那个混蛋吗?吴嫣然脸色微微一红,闻人凝后面的最后一句话,歧义太大了,怪不得她胡思乱想,她和马恩不同,她可是当初人市上被冯管家买回来的,卖契现在就在闻人凝手里呢,不折不扣的死契,将来许配给谁,可由不得她做主。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