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锦衣校尉马恩

    第二十一章锦衣校尉马恩

    “我靠!”饶是马恩心坚定,自认为自己还算是能泰山崩于面前而脸不变色之人,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轻手轻脚的将贴在房间隔板的铜杯揣进怀里,他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看着走廊上那吴千户带来的两个从人正在和吴嫣然努力比拼着瞪眼神功,他撩撩衣襟的下摆,悄无声息的溜到了二楼。

    尼玛,不要这么凶残好不好,不过是想听听自己在这两位主子心中,对自己是个什么看法,这两口子这么久不见,总会唠叨几句闲话的,哪里会知道,居然会听到这样一段惊心动魄的对话。

    马恩彻底有些乱了,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庆幸找到一个能给自己了结赌债的好东家的时候,是不是有些庆幸得早了,这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啊,那个吴夫人,不是一开始就准备设计自己了吧。

    从听到的谈话中,这“两口子”分明今天就是第一次见面,光是这个,就已经让人感觉很惊悚了,然后,那吴千户居然说出犯在他手里,会放过对方一马的时候,马恩就彻底懵了,这吴千户是锦衣卫啊,什么人能犯在他手里?马恩倒想犯在对方手里,可是,对方会正眼看他么?

    等到两人口里,什么“明宗,暗宗”之类的词儿蹦出来,马恩已经可以确定,自己只怕已经踏上一条黑不溜秋的贼船了,唯一庆幸的是,这贼船,似乎还不小,没听见那吴千户最后都软了下来,至于吴夫人嘴里说的什么锦衣卫指挥使,马恩就当笑话听了,这不开玩笑吗,天子亲军的头目,是什么人都能惦记的么?

    绝对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看出了些什么?马恩定定心神,人家都连锦衣卫千户都有些不放在眼里,难道会对自己这个一个无名小卒客气?他们客气不客气,或许就是一念之间的事,但是,对于自己来说,那就是生和死的区别啊。他小时候用开水浇蚂蚁玩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过蚂蚁的想法。眼下,他就是那蚂蚁了。

    “马恩,马恩!”马恩正在神游万里,宁大纲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你在这里,我都找了你半天了,夫人叫你呢!”

    找我!?马恩一激灵站了起来:“夫人有没说是什么事?”

    “夫人哪里会和我说啊!”宁大纲有些郁闷:“冯管家叫我来找你,你也知道,他一天到晚板着个脸,好像谁都欠他几百两银子一样,我哪里看得出来!”

    问你也白搭,马恩懒得再问,立刻转朝着他刚刚下来的三楼走去,心里却是有些忐忑。

    “这人你见过,南宁本地人,这人嘛,倒是还算机灵!”闻人凝微微笑着对这吴近之说道,显然,在马恩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两人已经达成了某些默契。

    “成!这个小事一桩!”吴近之扫了他一眼,眼光没有在他上停留半分:“我锦衣卫也是现在要人手的,补个校尉多大的事!”

    他顿了一顿:“不过,能不张扬,还是不要张扬的好,有了这个份,就是你找些帮闲,咱们千户所里,也是认账的!”

    说完这话,他朝着闻人凝嘴角微微一抽,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个帮闲是个什么意思,自然都是都是心知肚明的了。

    “还不磕谢千户大人?”冯管家见到马恩还是有些懵懂的样子,忍不住开口提示道:“小子,你以为锦衣卫的大门这么好进,上了花名册的校尉,可是要报到京里去的!这也是老爷见你做事还算有几分章法,提拔你一下,还傻乎乎的站着?”

    是好事!马恩迅速的判明的局势,起码,眼下看起来,是好事,既然是好事,自然是有杀错没放过了,自己要啥没啥,烂命一条,有值得人家觊觎的吗?

    “多谢老爷,多谢夫人!”

    “起来,以后是千户所的人了,叫老爷可不成体统,叫大人吧!”吴近之心显然比较愉快,也不知道他刚刚得了多少的实惠:“过几,你得闲到曲靖咱们的衙门来一趟,认认门,有些该有的章程还是要有的!”

    “不早了,夫人,衙门里还有事,今我就不回家了,若是有事,派人送信给我就是了,我回衙门去了!”吴近之丢下这么几句,扬长而去,门口的两个从人,也立刻迅速的跟上,三人的影,很快的消失的街口。

    “夫人,我有些不明白?”马恩隐隐猜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没啥,你打理这个酒楼,有些事,有个官面上的份做起来,要方便得多,而且,这样的酒楼,我看很不错,这临近的县城州府,咱们也可以多开几家嘛,在这里,人人认得你马恩,去了别处,谁知道你是谁,所以,我求老爷给你补了个校尉,以后,你就是锦衣卫云南千户所的人了,若是有人要为难你,也得掂量掂量一下。”

    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马恩明白了,真的明白了,敢自己做的这些聚集人气的事,都落在这位夫人的眼里,不过,这位夫人,比他的眼界可是开阔多了,人家关注的,可不是一城一地,而是打算满地开花,想想,若是这酒楼连锁店开起来,这位的信息收集能力会有多强大。

    而他作为始作俑者。。。。。。呃,创始人,若是上披了块凶名在外的官衣来经营这个的话,的确要方便的多。也是哦,你想想,要是国安的人开了家酒店,城管的敢来扫场子不?这治安大队能隔三差五的来扫黄打非么?嗯,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这倒是真的便宜了他。马恩一想到这个,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笑的是,自己居然差阳错的踏进这个出名的特务机构,稍微对明朝有点了解的人,就知道这张虎皮有多大,够他扯的了,这要是以前的马恩,这个概率怕是无限接近于零吧。但是,转过头来,想哭的是,这事他还真不知道是福是祸,不过,不管是福是祸,貌似他现在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控制过事的发展,从头到尾都是那位夫人在掌握节奏。

    “好了,你这里闹倒是闹,就是有点过头了,这几天忙完了就去曲靖吧,冯叔,我们走!”

    “夫人,我刚刚请了一个上好的厨子,手艺不错。。。。。。”马恩起,要送闻人凝。

    “不用了,在这里吃,不自在!你忙你的,不用管我!”闻人凝头也不回的从他边走了过去,留下一缕香风。

    “对了,马恩!”冯管家临出门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句:“你从曲靖回来的时候,你的宅子,怕是整饬好了,就搬回去住吧!”

    “是!”

    这是个什么意思?马恩等到闻人凝一行人都消失了,还在琢磨这个问题,这是要避嫌,还是他们有些事,不愿意让自己看到?毕竟他现在要是成了吴近之的人,别管他们两人说的天花乱坠,肯定是互相提防着的,自己顶了锦衣卫的名头,再住在他们家里,就有些不合适了。

    麻痹的,不用这么防着我吧,我可是很有契约精神的。马恩腹诽了一句,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味道,还是不受待见啊,哪怕自己貌似很卖力了,人家仍然没把自己当自己人,说穿了,自己本体现出来的价值太低了,人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拉拢,而是远远送走。

    他不把自己当闻人凝的当自己人,但是,吴近之可不是这么想的。这是目前为止,吴近之接触的第三个暗宗的人,第一个不用说,是冯管家,第二个是闻人凝,毫无疑问,这两人都是没有根基的,这样的人,就是他再下大力气去打探,也未必能盘出对方的底细来,但是,这马恩就不同,既然是本地人,那还不是一查一个准?

    即使和对方合作,也得对地方的底细有足够的了解,吴近之是老江湖,他自然知道,有了足够的底气,才能进可攻,退可守,有好处,那是拼命都要上的,要是花言巧语糊弄他,对不起,爷爷不陪你们玩了。

    一回到曲靖的千户所,吴近之就吩咐道,“叫任劳来见我,不管他在哪里,哪怕是他现在在娘们的被窝里,一炷香的时候,我要见到他!”

    眼下可是酉时二刻,天都黑了好一阵子了,这个时候,的确从娘们的被窝里找到任劳的可能更大一下。

    不过,毕竟是吴近之从京师带来的人,前程富贵都在吴近之的上,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到了他,总之,一炷香的时候,任劳已经衣冠整齐的出现在了吴近之的面前。

    “大人,你找我?”

    “任百户,我平素待你如何?”

    “大人待属下恩重如山,若是没有大人的提携,属下只怕还在京师喝西北风呢?”

    这倒不是虚言,锦衣卫别看这衙门威风,但是,这威风,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锦衣校尉可以显摆的,京师里龙蛇混杂,你耍威风,没准就耍到某个达官贵人的头上了,吴近之的爷爷都到了百户,算是锦衣卫的中坚了,还不是被人下黑手说整了就整了。

    任劳跟着吴近之的时候,就是一个锦衣校尉,比其他校尉更惨的是,他连巡街捞油水的资格都没有,干了半年多锦衣卫,他就当了半年多的坐探,就是整天呆在官员的家里,人家给块地儿,让他呆着好监视自己,是人都想得到,这活儿有多么的人憎鬼厌了。

    好在吴近之一回到锦衣卫,急需培养自己的班底,这任劳就落在他的眼里了,任老自己也算争气,冲锋陷阵和背黑锅的时候,都是冲锋在前,所以,吴近之一向视其为心腹,如今的云南锦衣卫千户所中,他也是堂堂的百户了,虽然说,眼下他手下,并没多少人手。

    “你给我查一个人,彻彻底底的查,三代五服,都不要放过,做的隐秘些。。。。。。”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