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白莲宗

    第十一章白莲宗

    “马恩上午去了赌坊,还清了赌债,下午去了这城里的另一处所在,老奴查了一下,是经常接济他兄妹的其姨母家,然后回到他原来的住处盘桓了一阵,晚饭前就回来了!”

    冯健男,这所宅子的管家,在闻人凝的边轻声说道。

    “没在赌坊里继续赌上几把?”闻人凝微微有些喘气,接过冯管家递过来的罗帕擦了擦额头微微沁出的细汗。晚饭后在院子里舒展下手,是她雷打不动的习惯,这个时候,伺候在她边的,仅仅只有冯管家,连吴嫣然未经许可,也不得进来。

    “没有!”冯管家肯定的说道:“李家兄弟在那里盯着呢,不过,这人的习,一下子是难得改过来的,他忍的了一时,忍不了一世,迟早还会去赌的!”

    “嗯,我知道了,让他去花销,不要去干涉他,银子没了,就去账房支给他,荒唐点有荒唐点的好处,眼下,我们可以用的人,太少了!”闻人凝微微叹息了一下,仰起脸,看着高过她一头的冯管家:“冯叔,如今我爹留下的基业,悉数都我动用起来,你有没有怨懑过我!”

    冯管家那刻板的脸上,罕见的舒展了一下,微微摇摇头:“小姐,老奴的命,是老宗主在死人堆里捡回来的,这条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老宗主不在了,老宗主的基业是小姐的,老奴的命,自然也是小姐的,小姐如何去做,自然是有小姐的道理,老奴又岂敢生怨懑之心。”

    “我有时候在想,阿爹临时之前,遥指这极南之地,说明王即将出世,我教中兴指可待,会不会是爹推算错了,我们已经在云广十多个州府,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却一点端倪都寻不到!”

    “老宗主的神通,岂是我等能窥测的!”冯管家微微摇摇头,脸色却是笃定如铁。在他心里,闻人凝死去的宗主父亲,他那昔的恩主,那是神仙一般的人物,通古今,晓未来,即便是平时偶尔说句闲话,都有一语成谶的时候,更何况这是临死之前对自己女所言,关系到大业和女的终,又岂有胡乱一说的道理。

    若是真的接引到出世明王,闻人凝自然是侍奉迎立明王的第一人,以她的份功劳,自然是明王座下当之无愧的“佛母”,这样的事,是岂能说笑的么?即便是老宗主羽化的时候再昏聩,他也不会拿暗宗这数十年积攒下来的这些实力,和自己寄托厚望的女儿开这样的玩笑,这可是他一辈子的心血。

    为了寻找出世明王的踪迹,暗宗在江南所有能动用的人手,钱财,都已经毫不吝惜的动用起来,至于明宗,哼,洪武三十年来,这天下还看得到明宗弟子么?

    “小姐切莫再有此想法,老宗主演算之术,举世无双,明王出世,天下大乱,这是丝毫不用怀疑的,我们遵从老宗主的遗旨,无生老母,真空家乡,这天下便是我们万民的乐土!”

    闻人凝脸色凝重起来,微微点点头,提着手中的剑,朝着房间走去。冯管家说的有道理,她爹一辈子都没错过,怎么可能在这件事上错,要错,也只可能是她错了。

    “冯叔,叫嫣然进来吧!”房间里传出闻人凝的声音,冯管家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南宋绍兴年间,江苏吴郡沙门茅子元创立白莲宗,初为佛教一支,教义源于净土宗,崇奉阿弥陀佛(无量寿佛)。该教信徒因“谨葱,不杀不饮酒”,被称为白莲教。至元,江西庐山东林寺之白莲宗僧优昙普度,撰“庐山莲宗宝鉴”十卷,阐明子元所倡之白莲宗真义,并以之破斥当时白莲会之邪说邪行。白莲宗遂大盛天下,为元朝廷许传教。

    然而优昙普度乃是不世奇才,心思慎密,胆略齐全,他深知白莲宗惠民济世,虽本意良善,但由于白莲宗教义和传播方式,极易收拢民心,聚拢教众,一俟百姓对朝廷不满久,假托白莲教谋反之事遍时有发生,这些谋逆,有些是真的用心不良的教徒,有的却是和白莲宗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而朝廷对于谋逆,向来是斩草除根,剿杀不遗余力,自然不会去细细区分,哪些是真正的白莲教徒,哪些是假冒的,如此一来,稍有不慎,白莲香火,就有断绝之虞。

    优昙普度为了避免这种事发生,重组了白莲宗的组织结构,将白莲宗分成明暗两宗,在世间行走传教,落于世人之眼的,皆是明宗弟子;而暗宗弟子,和明宗弟子却是截然不同,他们的存在的唯一使命,就是在白莲宗在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能够为白莲宗留下死灰复燃的力量,将白莲宗的香火延续下去,最后,将它的教义,传遍天下。

    除了明宗中地位极高的几位人物,普通教众甚至不知道暗宗弟子的存在,这在最大程度上,保证的暗宗弟子的安全。当今的大明皇帝朱元璋,虽然也是出明宗弟子,但是,一待他借助明宗的力量登上皇位,遍毫不留起的将刀子对准了明宗弟子。只有出白莲宗的人,才知道白莲宗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朱元璋可不会心里清楚的很。

    万幸,他不属于知道暗宗弟子存在这个秘密的那几个人之一,韩山童父子到死,都没有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随着他们父子的死去,这个秘密,怕是明宗弟子中,已经无人知晓了。在朱元璋的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的对白莲宗的打击下,明宗弟子先是分裂成了诸多的流派,满地开花,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有的花几乎都谢了。

    闻人凝的父亲,正是上一任暗宗的宗主,掌印元帅,而在他死后,这个担子,就落在了闻人凝的肩膀上,大江南北,十八分舵,三千弟子命,福祸生死,如今就在闻人凝的一念之间。如果闻人凝都还是对他父亲的话有所动摇的话,这对于整个暗宗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一个没有了使命,没有了理想和目标的教派,一个匿藏在黑暗中的教派,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消散了世人的视野中,所有教众都泯然众人矣。

    “嫣然,小姐叫你呢,浴桶准备了好么?”冯管家走到侧向,对着在院子里和马锦儿正在说话的吴嫣然说道。

    “知道了!冯叔!”吴嫣然高声应道,急急对着马锦儿说道:“夫人叫我呢,你叫你那死鬼哥哥不要乱跑,那事我给夫人说说,夫人要是了,没准会找他问话!”

    马锦儿点点头,看着吴嫣然匆匆随着那个不喜欢笑的管家大叔离去,心里微微有些欢喜。一想到大纲表哥也可以来这里做事,她心里不知道怎么就踏实了许多,有大刚表哥和哥在一起,哥应该不会再回赌坊了吧,嗯,哥一直都有点怕大刚表哥,虽然他不承认。

    下午的时候,小姨和他说了很多,当然,除了对他嘘寒问暖的那一部分以外,大部分的话题,都在大刚表哥的上,马锦儿不知道自己哥哥是怎么找到这份活计的,不过,这份活计,看起来还真的不错,夫人很和善,嫣然姐姐对自己也很好,还有厨房里的柳妈,她做的菜,真的好好吃。嗯,那两个吃饭好像打架一样的大哥哥也不错,虽然看起来,很凶恶的样子,但是自己给哥留那么大半条鱼的时候,他们也没说什么。

    “哥!”走进房里,马恩正双手枕在脑后,躺在上神游万里呢,听到叫声,脑袋扭了过来。

    “哥,那个冯叔,就是柳妈说的冯管家么?看起来好严厉的样子,还有,他穿的袍子,比街口米铺的王掌柜看起来还要好呢,真像一个老爷!”

    果然,不是八卦的萝莉,不是好萝莉啊!马恩翻坐了起来:“你说的,大概。。。也许。。。应该是吧!我也没见过他呢,听说昨天他出去给夫人办事去了,你说,我要不要去拜见他一下!”

    “啊!”马锦儿有些意外。

    马恩有些得意的笑道:“你哥我可是夫人看我又勤快,又能吃苦耐劳,直接派你那嫣然姐姐请过来的,这管家吗,还真的没见过!”

    “那你还不去,哥,你真不懂事,要是管家大叔不待见你,那你就完了,那小姨托付给你的表哥的事,也办不成了!”小丫头急了起来,真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这些事的。

    劳动人民的智慧,有时候更接近是本能。马恩琢磨下,觉得只有这个解释,这马锦儿年纪摆在这里呢,她又能有多少阅历。

    “行,我这就去!”他起穿鞋,马锦儿可以说是本能智慧,他可不是,县官不如现管,这冯管家可是他顶头上司,要是这么个人物,因为自己的怠慢,整天琢磨这给自己穿小鞋,那还叫人活不活了。

    “可是嫣然姐姐叫你不要乱跑,我把大纲表哥的事给她说了,她说,她会给夫人提一提的,万一夫人叫哥,哥不在的话,那不是坏了表哥的事了么。。。。。。”见到马恩风风火火的起来,马锦儿又纠结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