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难道被劫色了

    第四章难道被劫色了

    凭心而论,若是不通过暴力的方式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马恩绝对不会考虑使用暴力,他觉得那太有些浪费自己的智商了。当然,这也和使用暴力的成本过于高了一些有关系。马恩在自己家里巡视一遍,家里唯一可以勉强可以做武器的,就只有马锦儿用来砍柴的那把锈斧子了,提着这么个玩意去钱庄,这和脑残得带把锤子去银行,没多大区别。

    马恩坚决的摒弃了自己可能出现的脑残行为。

    他智商很正常,虽然他自认为自己手还过得去,但是,连穿越这么惊悚的事都能出现,难道就不许这时代出现个把武林高手护院什么的,他那点手,在这些“高手”面前,只怕还不够看,武术冠军还能被菜刀砍死,他连武术冠军都不是,充其量混到了个散打的段位。再说了,要是钱庄这么好打劫的话,也轮不到他来动这心思了吧,咱们泱泱大国,可从来不缺乏三山五岳的英雄好汉。

    再说了,他需要的钱财,和钱庄里的钱财相比,估计那是九牛一毛,犯不着弄这么大的动静,如果能找到这钱庄的主顾,他再尾随打劫,怕是保险多了。嗯,虽然这法子有些猥琐,不过,在他看来,这就叫可行方案,前世无数案例证明这方案成功系数极高。

    这是他把踏踏实实吃饱了肚皮之后,在房里琢磨出来的万全之法,他算是彻底明白什么“铤而走险”这个词的含义了,倒是有心想去和那什么破赌坊的老板去唠嗑唠嗑,但是,他的经验告诉他,眼前的这做法,只怕要更靠谱一些,冒着天大的风险弄点钱财,甚至有可能被官府通缉拿捕,也比去和一帮开赌场放印子钱的家伙说道理来得现实。

    说干就干,实际上,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的了。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出现在了钱庄所在的街上。一直到了天都快黑了,他还是在街上。

    他楞是在街角站了几乎一整天,他都有些怀疑,这样惨淡的生意,这钱庄怎么开得下去,这一天进出钱庄的主顾模样的人,他连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就在他发狠,要是今天等不到合适下手的对象,那他也顾不得后果,晚上来这钱庄走一遭了的时候,一抬青布小轿从街道的那一边慢慢悠悠的晃了过来,停在了钱庄门口。

    一个窈窕的影,娉婷从轿子里走了出来,一直随在轿侧的丫头,急忙凑了过去,搀住那个那女子。

    女人?马恩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起来。那两个轿夫放下了女人,晃晃悠悠的将轿子停在旁边,他直接就无视了这两个轿夫。他知道,这个时代女人出门坐轿子的,起码都是有点钱财家底的,这和你在溜个弯就能到的地方,你绝对舍不得打车一个道理,这属于高级交通工具了。你换隔壁赵大娘看看,你看她舍不舍得坐轿子。

    在银行门口携带大笔款项的单女子,简直是打劫者的最啊。向前个几百年,在这古代的钱庄门口的也不例外,马恩的眼睛一下都绿了,这是,天不亡我?

    那一主一仆两个女子,没有在钱庄里逗留多久,片刻功夫,就拎着一个小小的包袱出来了。马恩看到,那在外面的两个轿夫凑了过去,那女子拎着小包袱一头钻进了轿子,然后,那小丫鬟,随着那轿子,晃晃悠悠的朝着来路而去。

    马恩吐出嘴里咀嚼了半天的木棍,不慌不忙的跟了上去,这个时候来钱庄,还是一个女人,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这女人家里没有男人,或者是男人不在家,第二,这女人来钱庄的时候,可没有大包小包,出来的时候,手里却带着东西,而且,这可不像那些笨重无比的铜钱。

    就她了!马恩可不觉得打劫一个女人,有什么没节的,节那东西,快饿死的时候,还比不上半斤猪有用。这和节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安慰自己道:死道友不死贫道,没准这还是一个贪官污吏的家眷呢,自己也算是劫富济贫了,嗯,劫她的富,济自己的贫。

    轿子在前面溜溜达达的晃着,马恩在后面溜溜达达的跟着,走完了大街走小巷,没多少时候,就到了一处青砖碧瓦的院子,看着轿子在那疑似后门的园子门前停下,马恩犯愁了。

    理想中的况,目标应该往偏僻的地方去点,最好是出城,这几步就到家了,岂不是叫他的打劫大计要胎死腹中了,这太不为咱们这些打劫的群众着想了。不过回头想想,他又释然了,这个时候,天都快黑了,两个女人出城去,未免有些不靠谱了,这又不是蒲大宅男写聊斋。

    一直随着轿子而行的那个小丫鬟,在轿子停稳了之后,扭头朝着马恩这边看来,马恩有些尴尬。这随着轿子进来之前,他可不知道这是一个死胡同,这被人注意到了,往前走肯定是不行的,立马回头,那也太显得心虚,太着痕迹了吧!

    还没等他想出个对策来,那丫头却是离开了轿子,蹬蹬的朝着他走过来:“你过来,你别走!”

    他站住脚步,下意识的指了指自己:“叫我?”

    丫头冷笑不语。他看了看自己后、旁边左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似乎,自己太过于心切了,或者所,对于这两个女子,过于小看,就没怎么注意掩盖行迹,自己孤零零的钻进了这巷口,在这夜色中摆着poss,这不是叫自己难道叫鬼吗?

    “打街上就一直跟着我们,都跟到家门口来了,!,你想干什么!”小丫鬟叉着小蛮腰,努力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这个时候,马恩才看的出,这还真是一个“小”丫鬟,整个就是一个十四五岁还没长开子的小女孩嘛!

    “溜达,溜达,吃饭了消消食!”马恩顺嘴就来,说得流利之极,虽然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小丫鬟狐疑的看着他努力装作一副很正经的面孔,好像就是为了配合小丫鬟的凝视一样,他的腹中,突然发出一阵“咕咕”声。他顿时脸就垮了下来,这也太丢脸了,不就是一顿没吃么,用得着抗议吗?而且,还找这样的时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在打脸啊!

    “敢,你刚刚吃的,都消食消完了!”小丫鬟眼睛里满是笑意,旋即脸色一板,“你是本地人?”

    “嗯,当然,如假包换的本地人!”马恩不知道她问这话有什么意思,不过,算起来,他还真的是如假包换的“本地人”,虽然他连他现在处什么地方,压根就不知道。

    “那好,跟我来吧!”小丫鬟看了他一眼,丢下这么一句话,自顾自的走了回去。

    “那个,我不去成不?”看要小丫鬟离开,马恩心里涌起一种不妙的感觉,自己动了歪心思,只不过想劫点钱财,这两个女人,不会是要劫色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不想吃苦头,就乖乖跟着过来吧!”从空中飘过来小丫鬟的话,然后,然后马恩只是微微一怔,就毫不犹豫的老老实实的跟着她走了。

    原因很简单,那两个轿夫已经脸色不善的走了过来,马恩看他们那板,做轿夫简直太屈才了,这特么就是天生的黄金打手材,他可以肯定,天天吃菜团子偶尔用稀饭改善伙食,绝对喂不出这样的体型,所以,他很明智的选择的合作。

    按照他的估计,如果不利用任何器械,还要排除这两个家伙不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的可能,他倒是可以在不受什么严重的伤之前,将这两个家伙放倒。前提是他体力充沛吃饱了肚子。不过,眼下就算了,再说,似乎没这个必要。

    如果放到这两个家伙,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没有任何后患的话,他不介意这么做,可事出现了转机,他就不必如此了,不管这小丫鬟和他的主人,认为自己是干什么的,没有叫这两个家伙二话不说就上来揍自己一顿,那么肯定,自己对他们是有点用处的。

    那么,还是跟上去看看吧,自己都这样了,他们还能把自己怎么着。他一边低头走着,一边有些狐疑的想道。来到这里,他一直都没有机会照照镜子,难道自己的容貌不是潘安胜似潘安,还是一个人见人花见花开的帅哥不成?

    小丫鬟直接将他领进园子里的一处偏院,推开了一个房门,马恩退了一步,屋子里的霉湿之气,铺面而来。这破败的屋子,分明是一个柴房,还是很久没有人拾掇过的柴房。这是打算人锢么?马恩翻了翻白眼。

    “你在这里呆着,等会树上会给你弄点吃食来,别乱走,等下小姐要问你点事,小姐要是满意了,有你的好处,要是不满意,哼哼!”小丫鬟张牙舞爪的威胁了着他,这神他很熟悉,就像。。。就像一只发狠的小猫。

    “树上?”他随口问道,园子里有树,可是,不像结果子的果树啊!

    “我就是树上!”一只随着小丫鬟,把他押进来的那两个轿夫中的大个儿,抱着膀子走到他面前,斜睨着他:“你有意见?”

    “没,怎么会有意见,我只是在想,你不会碰巧有一个兄弟,叫树下吧!”马恩眨眨眼睛,这名字,呃,有点欢乐啊!

    “嘿,你倒是不傻,那个不说话的,就是树下,你们好生亲近吧,我去找小姐了!”小丫鬟看了看他们几个,蝴蝶般的飞走了,一边飞,还一边喊道:“树上,把他弄干净一点,他臭死了,臭到小姐,你就完蛋了!”

    “兄弟马恩,嗯,姓马,名恩,刚刚知道了两位的大名,还没请教两位的尊姓呢?”

    “姓李!”树上脸无表的说道:“你是自己进去,还是我把你拎进去?”

    “我自己进去,我自己进去!”马恩才不逞英雄呢,一边朝着柴房走了进去,一边却是脸上忍着笑意,这两位轿夫兼打手兄的名字,简直是太夺人耳目了,李树上,李树下,这样逆天的名字,那得是多么奇葩的父母,才能取得出来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