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站站街踩踩点

    第三章站站街踩踩点

    这个世界的银行,叫钱庄。似乎他也不是跑什么什么异位面了,这里仍然是地球,只不过,时间线,稍稍那么提前了个几百年。眼下是大明洪武三十年,皇帝是朱元璋,这个他熟,当初金庸大大的书他没少看,不就是骗了张无忌走人自己坐了天下的朱八八么。

    而在这之前,是元,是宋,是唐,和他了解的历史,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出入,秦始皇不想死结果还是死了,项羽摆个酒席刘邦吃干抹净最后依然走人,李白这倒霉孩子的结局仍然不可观,最后还是喝醉酒掉河里淹死了,岳飞也还是没有逃过秦桧的毒手,成吉思汗的铁骑照样牛哄哄,可惜他后人不争气,让朱八八捡了一个漏。

    这些报资料,都是马恩半天之内就收集到的,他很希望自己敏锐的双眼和慎密的分析能力,能够正常的发挥作用,可惜的是,报的前半截,来自隔壁的赵大娘,嗯,就是那个和马锦儿将自己送回来的和蔼大妈,至于报的后半截,则是来自街尾茶棚里说书的那个瞎子说书人和茶棚里扯淡的闲人,他还得感叹一下,得亏今儿这瞎子说的是《大明英烈传》,要是说《隋唐演义》,他还得迷糊半天。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自己目标。顺着街道出去遛两个弯,他就看到了钱庄,好吧,他承认他第一看到的,不是钱庄门口鎏金的“四海钱庄”四个大字,这也不怪他,钱庄门口那个簸箕大的铜钱,简直是亮瞎了整条街上的人的狗眼,想让人不注意也难。这一点,他很是感叹,古人也不傻啊,这广告,比整天在你耳边念叨“大行德广,伴您成长”形象多了,就是不知道,这玩意是木头上刷漆还是用的真材实料,晚上他们收不收回铺子去。

    他打门前溜达过,朝着钱庄里面瞅了几眼,当然,专业的术语,这叫踩点。钱庄里,倒是没有像他想象中的,杵着几个凶神恶煞般保安,嗯,这里应该叫护卫。这一点,让他感到很庆幸,虽然他知道,这么大的钱庄,不可能没有几个武装人员,但是,人家没有摆在门脸上,钱庄的客人们看着舒服,他也觉得舒服啊。

    钱庄里头是一个大柜台,似乎柜台后面,是个门帘,估计,这就是营业用的了,柜台好像占的地方不大,其余的地方,放着两三张桌子,几把椅子,这些桌子椅子,一看就不是便宜货,比刚刚在茶棚里他看到的那些,卖相要好得多了。

    一个掌柜模样的,站在柜台前面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一个伙计在擦拭着桌椅柜台,另外一个,不时从柜台后面的门帘里,进进出出,看起来,似乎客人进来,负责营业的,就是他们几个了。马恩区别掌柜和伙计的方法很简单,人家穿着长袍呢,那几个伙计和他一样,可就一短靠。

    他在钱庄斜对面,寻了一处凉地儿,站了差不多两小时,观察钱庄的出入况,钱庄的生意,似乎不是怎么的好,这大半天,他就看见一个人进去,还没有待多长一会儿,立刻就出来了,至于他想象当中,这街上应该有巡街的衙役什么的,他楞是一个都没看见。

    这倒是好事,他暗暗点点头,几分窃喜。

    这也是意料中事了,眼下他所在的这个小城,叫南宁县,是云南承宣布政使司曲靖府下的一个小县城,这一点倒是和他记忆中有点偏差,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南宁好像后世是归广西管辖,怎么这会儿却是划属云南了。

    奇怪归奇怪,不管是广西的南宁和是云南的南宁,此刻在他眼里,看起来还不如后世的一个县城闹,这人口比例摆在那儿呢。这样的小城里,只怕这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要简单的多,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算不认识,混个脸熟那是一定的,这里别说有上街巡逻的,只怕不是公事,在衙门都见不到几个衙役。

    “干啥呢?马恩,在这里晒太阳啊!”就在马恩呆那里琢磨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登时让他微微一惊,抬头看了看,不认识,他摇摇头,眼睛继续盯着那钱庄门口。

    “嘿,打傻了?”那张晃到他面前的脸,却是不肯轻易离去:“听说你昨天被赌坊的人,狠狠揍了一顿,今天精神还这么好,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啊!”

    马恩微微有些不耐,看了看来人,他真不认识,好吧,他在这里,谁都不认识。不过,看着家伙这个近乎劲儿,只怕那以前的马恩,一定是和他认得的。

    这人一张大脸盘子,可惜,眼睛和他的这张脸,有点不太配,如果将他眼睛,放大个那么一倍,嗯,鼻子微微长下一些,让人感觉他不是用鼻孔看人的话,这人倒也算得上是相貌端正。

    “啥事啊!”马恩懒洋洋的问道,避开他那张脸,他肚子里刚刚在茶棚里灌了一肚子水,他可不想一下这么喷出来,这长相,太膈应人了。

    “啥事,你说啥事!”那人将手里的布袋,塞到他手里,“我娘叫我送来了的,这个月就这么多了,我娘说了,咱家里也没多少余粮了,你们兄妹省着点,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叫锦儿到我们家来了!”

    袋子微微有点沉,马恩的手感一向不错,这一落手,他差不多就估计出重量来了,大约有三四斤吧,打开袋子一瞧,居然是一袋子白花花的大米,虽然这谷壳脱着不怎么干净,的确是实实在在的一袋子大米。

    “不过,你就不用去了,我娘说了,看见你就闹心!”

    还有这等好事,看来,今天晚上,不用吃那难以下咽的菜团子了,不管这人嘴里的他娘是谁,马恩决定,先收下这袋米再说,“替我谢谢你娘!”马恩习惯的回答道,不料那人却是惊奇无比的瞪大了眼睛(他那双小眼睛,再瞪也就这么大):“还真打傻了,会说人话了,得,你别发呆啊,这话,你给我娘自己说去,简直太稀罕了!”

    那人啧啧有声,晃着他的大脑袋走了,看来,马恩的反应,让他有些奇怪,他回去告诉他娘去了,从头到尾,马恩收获了一小袋米,却愣是没有搞清楚,这个送米的家伙,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回去,熬粥吃去!马恩从来没有感觉看到一袋米,会有这么亲切的感觉,吃饱了干打劫的活,明显要不饿着肚子打劫成功率要高一些,说的难听点,万一失手了,也是一个饱死鬼不是,他掂了掂手里的口袋,朝着自己的破院子走去。

    “回来了!”经过家门口的时候,他唯一的一个熟人,隔壁的赵大娘,正坐在门口纳着鞋底,和他打了声招呼。

    “回来了!”他应了一声,赵大娘看了看他手里的米袋子,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大兄送来的?省着点吃啊,锦儿正在长体,别饿着小孩子!”

    “我大兄?”马恩站住了脚步,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大刚么,你小姨的孩子,难道还有别人给你们兄妹送这些不成?”赵大娘淡淡的说道,仿佛述说一件平常之极的事

    马恩默然了,原来是这样,自己还有个小姨,这送米的丑汉,居然是自己的表兄,而且听这赵大娘的口气,这些年,他们两兄妹没有被饿死,只怕还多亏了他小姨一家的接济。

    再想想适才自己这位便宜表兄的言语,他有些汗然,只怕这份接济,大部分是冲着马锦儿来的,自己这副体的前主人,可是人憎鬼厌,连自己亲戚都不待见了。

    “哥,你回来了!”马锦儿已经起来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捆木柴,她正费力的用一把锈斧子,在把他们砍成一小节一小节的,上午的事,显然让这丫头余怒未消,扭过头来喊了他这一声,居然让他听出了几分幽怨的味道。

    “嗯,回来了!”马恩放下米袋子,从她手中拿过斧子:“我来吧!”

    马锦儿的眼光落在了地下的的袋子上,走了过去,扒拉开一看,登时一声欢快的低呼。

    “锦儿,我们今天晚上熬白米粥吃好不好!”马恩微微一笑,回头看一脸欣喜的马锦儿。

    “不成,要做菜团子!”马锦儿似乎咽了口口水,眼光有些迷离,但是却坚定的摇摇头:“做菜团子的话,可以吃好久,赵大娘下午带了我去城外采了好多野菜!”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过,这丫头,也太懂事过分了吧!在他那破哥哥手里,她到底吃了多少苦头啊,这样的忧患意识,这要放在马恩的年代,都足够当一个全国标兵了。

    “没事,哥再也不去赌坊了,等哥把乐大爷的事说清楚了,哥就去找个活计,以后啊,锦儿天天都有白米饭吃了,不用再吃菜团子了!”马恩努力让自己的笑容变得亲切一些。

    “真的?”马锦儿歪着脑袋,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

    “真的!”马恩点点头,一脸的郑重,一边心里却是暗暗嘀咕到:“好吧,烂赌鬼马恩,你可以安心的去了,以后,我就是马恩了,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来照顾他,就当我给你这副体,交的房租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和郑和下西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