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危机营救(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穆辛和灵犀奕躲在南城的特殊商品屋中,影部设立的(情qíng)报站点几乎都被端了,人员被抓获,有不下五百人被下了监狱。[无上神通]

    设立在王都的(情qíng)报站还算安全,若没有这个地方穆辛两人根本躲不过这一劫,因为和外界失去了联系,所以动物信使不会再飞到这里把消息带过来,他们只能从人们谈论的话语中了解近几(日rì)发生的事儿。

    第一件大事——金禅翼的(身shēn)份被揭露,王上发布了逮捕令。第二件事,保皇派的首领洪大人备受非议,血衣宰相全力发难,他没能顶住压力主动请辞,这是一招以退为进,年轻的猎兵王果然全力挽留他,没有让他辞职回家,两者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些。

    被抓捕下狱的人有不少洪大人的门第(爱ài)徒,或是曾经的得力手下,皆被查出与血煞盟有联系,这件事再次把洪大人推到了风口浪尖,审问的程序可谓是复杂反复,参与的人员也是(身shēn)份多样,最终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因为这几个人都离奇地死在了狱中。

    很多人怀疑是洪大人谋杀了自己的手下,以保自己的周全,而保皇派的人跳出来说是有人暗中捣鬼,故意买通了那些人,他们被利用了却又不肯陷害自己的恩人,所以想要说出实(情qíng)来,买通他们的人不得不痛下杀手以绝后患。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几乎城中每个人都在谈论着,最终因为另一件事的爆发让此事搁浅了,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也无人再关心。

    突然发生的事就是火之国的突袭进攻,两国之间的战斗打响。首战不利,年轻的猎兵王非常慌张,血衣宰相已经赶去了前线阵地督阵指挥。

    “就是现在,我们的机会来了。”穆辛刚刚出门去打听消息,猎兵的注意力全被火之国转移走了,他公然地出现在大街上碰到巡逻的护卫也没事,想必只有樱璘认得他。

    他一走进门,灵犀奕便快步迎了上来。

    “终于要行动了么,你打算怎么干?”

    “血衣宰相如今去了北部边界,城边的猎兵团都消失了踪迹,如果我猜测的没错是在攻打影部的大本营,现在府上的人手不足,时间不多了,我们潜入血衣宰相的王府去救人!”

    “好!”灵犀奕早就在等这一天了,她用力拍了拍手,“都出来吧。”

    很快内部的房门打开,一个个人影走出来,站立在穆辛对面两侧,大概有三十人左右。

    “这是……”

    “都是从青部来的,混在不同的猎兵团中,我把他们召集了起来,人数不多希望能起到一点作用。”

    “太好了。”穆辛点了点头,“我们今晚就行动,潜入龙府,先跟着我一旦进入内院就全员分散开,如果某几位同伴被发现,尽量和护卫纠缠引开他们,为其他人创造机会,你们负责搜索内院周边的所有建筑,如果发现了关押红莲花的屋子就发(射shè)信号,所有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去那里救人,都清楚了吗?”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地说。

    “很好,我事先向大伙提个醒,此次去可能我们全都会死在里面,血衣宰相的家,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即便内部空虚人数也远胜我们数倍,你们做好必死的准备了吗?”

    “是!”又是齐声高呼。

    穆辛本来是想带着仅有的几个人去拼命,现在多了几十人的帮手,希望又增加了一点。他一脚将门踢开,从腰带上扯下那枚灵魂玉佩在手掌里捏成碎片,然后将碎片仍在地上,“行动!”

    蛇眼大营中。

    “啪”的一声,放置在桌上的另一枚灵魂玉佩裂开了,断成了数块,在闭目吹笛的碧鸢瞬时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桌上碎裂的玉佩,快步走出了屋走向了营地另一栋更高的竹楼。

    “首领,有消息了!”碧鸢走进竹楼里忙道。

    蛇眼的首领几(日rì)前回来了,竹楼里荧光闪耀,那是精灵专门使用的莹晶石,被绳子串起来挂在各个角落,莹光并不强烈如同月光一样朦胧。

    “我知道了,通知众人,准备拔营。”

    碧鸢一惊,“我带着几个人去增援就够了,莫非首领也要亲自去?”

    “我想见见他。碧鸢,你还不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吧?”

    “属下不知。”

    “他叫穆辛,恶魔新的主人,他的力量被全部激发出来施展的并非是恶魔形态,而是全(身shēn)被白骨所包围,俗称骨化,这种新形态的创造者就是我。”

    蛇眼的首领大步走过来,她是个极美的女人,从那张清丽的脸上看不出年纪来,女人的头发是罕见的绿色,如丝般地垂在肩后,一对长耳朵说明了她是一位精灵。(身shēn)着一件紫衣的长袍,与其他精灵不同的是——她散发出来的气势很强大,给人一种压迫感。

    碧鸢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是穆青阳之子,他的母亲是我的亲妹妹。”女精灵回忆道,“当年,我和妹妹同时(爱ài)上了这个人类男子,结果(身shēn)为精灵王的父亲怎么也不肯答应族人和外族联姻,可我还是(爱ài)他,听他的话甘愿做任何事,结果却没料到他是在利用我,让我偷走了精灵王室的魔纹凌波镜给他,他偷偷地带着妹妹私奔,而我却因为事(情qíng)暴露被父亲一气之下赶出了森林圣域,我被迫来到了人类的地域上,我知道他来自岚之国,所以我便不远万里地跑来了这里。”

    碧鸢还是第一次听首领说起这些,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我凭借一人之力建立了蛇眼,我知道魔纹凌波镜的危害,他总是想变得更强渴望获得强大的力量,他想要保护(身shēn)边最(爱ài)的人。当我在岚之国听到他的名字之时,他已经离开了血煞盟做起了一名猎兵,所向披靡击败了众多实力非凡的挑战者,他失去了心(爱ài)的妻子和腹中的孩子,这一切让他变得愤怒暴躁,最终疯狂。”

    “他完美地掌握了恶魔的力量,然而却慢慢地被仇恨、愤怒腐蚀了心(性xìng),他的力量开始不稳定、变弱,他当上了s级猎兵站在了巅峰,然后却惨遭追杀落魄不堪,我花了很多年终于找到了他。”

    “没想到穆辛竟然是他的儿子……”碧鸢还处在震惊当中。

    “穆青阳不知道(爱ài)妻还活着,甚至生下了一子,他若是知道说不定能够撑到现在。这件事我也不知,直到听小娅讲起了穆辛的事儿,施展骨化的前提是体内要有精灵的血脉。魔纹凌波镜由一代精灵王牺牲(性xìng)命将其封印起来的,这件物品成为了王室珍宝之一,主要原因是恶魔的力量能够被吸收掉。这头恶魔比巨龙还要古老,被兽人视若神明,死去的精灵王在临终前留下了一张卷轴,卷轴里记录着吸取恶魔的办法,这封卷轴也被我一同取走了。”

    女精灵继续道:“穆青阳就是按照卷轴里的方法在为难之际开始修炼的,(情qíng)况确实也有所好转,不过卷轴里的方法只适用于精灵的体质,我倾尽全力改良了卷轴里方法创造了和恶魔形态不同的力量形态,更加适用于人类的体质,那便是骨化。只可惜……一切还在摸索期,最终没有看到他成功完成。穆青阳决定将恶魔彻底封印在体内,所以在(身shēn)上加持了一道血印,后来他的棺木被盗,有人偷走了他的尸体,还破解了血印还原了魔纹凌波镜。”

    “之后的事你也清楚了,这件东西落在了穆辛手里,这就是宿命吧。”女精灵笑了笑,“没想到他靠自己的意志不断完善了骨化,可能是血脉的缘故,人类和精灵的血脉混合,能够帮助他克服阻碍。”

    “难怪首领要全力去救他,我这就去通知大家。”

    碧鸢快步退出了木楼,吹响了笛子,笛声破空而出,她的笛把要表达的意思已经送达出去了。

    同伴们纷纷赶过来,小娅已经知道了要去做的事儿,一脸的迫不及待。

    上次到火之国大干一场十分痛快,这次是去岚之国的王都,动静一次比一次大,而且这回是蛇眼全员出击,至今还是第一次。

    女精灵走出来,“我现在宣布一个消息,我将任命穆辛为蛇眼下一任首领,我要回故乡去了,我是位精灵,答应了死去的人要找寻他的孩子,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现在火之国和岚之国在打仗,同时我的家乡也在打仗,暗精灵偷袭了森林圣域,死了不少人,这是我的家事,希望诸位能够尽力辅佐新首领,穆辛现在有难,你们的任务是将他救出来,还有他(身shēn)边的朋友、此去危险都小心点。”

    “首领要离开我们了吗?”一位蒙面的刺客恋恋不舍地说。

    “不知道这次回去还能不能回来,我建立蛇眼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死后我留在这里是为了守住一个约定。我从未想过蛇眼对于诸位来说有特别的意义,既然你们聚在一起了那就做点事(情qíng)吧,我不是一个称职的首领,我想穆辛会比我强不少的。”

    “一定有人心里不服气,为什么让一个外人做首领,简单来说我和他也算有血亲关系的,算是亲人了,就说这么多,把所有的飞兽都带上从空中走。碧鸢会分派给你们各自的任务,听她的指示即可。”

    女精灵顿了一下,“对了我走之前还要解释一件事,那就是和血煞盟的联系,其实我帮助白魔星是想利用他毁掉血煞盟,这个人野心勃勃,他是有望成为这个庞大组织的主宰者的。我的家乡在打仗,暗精灵的全力反扑背后也有血煞盟在支持,我想这次火之国的行动也和这个组织脱不了干系。”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