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惊天之变(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龙府,百兽阁。

    这是一栋漆黑、(阴yīn)森的建筑,并非是人住的而是灵魂兽的栖(身shēn)之所,负责这里的猎兵刚刚接到命令,他把一份名单派人抄写了上千份,纷纷放入细竹筒里挂在灵魂兽的腿上、尖嘴上、甚至黏在羽毛上,一次(性xìng)地将几百只动物信使全部放出楼阁,黑乌鸦、刺鸟、苍斑鹰等等,一个庞大的兽群将会飞往岚之国各处,抓捕行动雷厉风行。

    兽群遮天蔽(日rì)穿过漆黑的夜幕远去,樱璘所率领的猎兵团也出发了,同时麾下七刃中的另外四刃也得到了命令,龙府的护卫一大半也将参与行动,可谓是倾巢而出。

    穆辛今晚毫无睡意,门口不知何时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管家连同着一些护卫都被抓了,他自知大事不好刚冲出门,右侧厢房里居住的灵犀奕同时衣衫不整地跑出来。

    “怎么回事?”

    “府院被猎兵包围了!快走!”

    他们两个住在后院,从大门口到这里还有一段路,护卫和闯进来的猎兵厮杀在了一起,毕竟连个手令都没有就这样冲进来拿人,不动用武力是不行了。

    “走啊!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挡不住的,人太多了!”沿着走廊疾奔过来的高个子男人一口气冲到两人面前,他的脸上、(身shēn)上全都是血,手里的刀也崩断了多处。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灵犀奕急声问。

    “那些猎兵是龙大人的人!他们说了金大人(身shēn)份可疑,和邪恶组织串通一气要收押审问,违抗者皆以叛逆论处!”

    “糟糕,半登抢先动手了。”穆辛脸色白了白。

    这是他根本没有料到的,动作也太快了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现在已经把他们((逼bī)bī)近了死角里。

    “拼了吧!”灵犀奕把心一横。

    “不能鲁莽,全力突围不要死拼!”

    “没用的,整个东城都是血衣宰相的人,我们根本无处可藏。”

    穆辛摸着腰带上挂着的灵魂玉佩,现在用它向蛇眼求援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

    穆辛看着面前满(身shēn)是血的大汉。

    “说!只有你能救大小姐和金大人,我们这些人全死了也要保护你冲出去!”

    “好吧,为了顾全大局,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子夜。

    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激战,金府被彻底控制住,猎兵们搜找着屋子里的文件、书信,把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拿到首领面前。

    家奴和府上的护卫都连锁绑在了一起,排成了一个长队。樱璘正一个个地审视着这些人,从他们(身shēn)前一一走过。

    直到走到最后一个人面前,她的眉头越皱越紧,“就这些吗?”

    “是。”旁边的一位猎兵回应。

    “怎么不见那三个人……”她嘴里嘟囔着,“伤亡(情qíng)况如何?”

    “我方死了两个,轻伤三人,对方死了十一人,伤者不计。”

    “你确信没有人逃出去?”

    “属下确定。府院外围的猎兵没有看到一个敌人。”

    “那可真奇怪了,死者的尸体都在哪儿,我要亲自过目。”

    “在这边。”

    樱璘今晚接待的那三个人是金禅翼的心腹,突袭得手,可这三个人一个都没找到,像是提前知道消息了一般就这么消失了。

    她一一看过了死者,还是没有见到要找的人,樱璘思索了片刻突然又对(身shēn)旁的人说:“负责留守在府院外的头目是谁,把这个人叫过来!”

    猎兵急忙把人带了,樱璘出发前半登特别嘱咐过,要活捉一个叫穆辛的人把他带过来,樱璘有种感觉,这个叫穆辛的人应该就是今晚所见到的三人当中的男(性xìng)。

    “包围圈真的没有放跑一个人吗?我是问,一个人而非敌人,这其中也包括过路者。”

    “属下不敢怠慢,处在包围圈以内的不管是谁都会拿下等候首领审问。确实没有敌人逃出来,即便有过路者也是在包围圈以外的。”

    “真是活见鬼,他们不可能逃掉的……不可能!”

    “对了。”回话的猎兵忽然想起了什么,“首领要找的人是三个吗?”

    “没错,你想到了什么?”

    “我们的人有三个受了重伤,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樱璘眉梢一动,“你可看清了他们的服饰?确信是我们的人?”

    “这个……”猎兵神色犯难,“他们是跟着一队伤员一起从府院大门出来的,医疗师数量太少,腾不出手来医治,所以属下便让他们先返回住地了。”

    “混蛋!”樱璘大怒,“一定是他们没错的,就这么让他们浑水摸鱼逃掉了,你们都是瞎子不成!”

    猎兵惊慌地跪在地上,“是属下失职!当时局面混乱,所以属下……”

    “够了!幸好东城已经戒严,他们逃过一劫也别想走出这座城,带人沿着街道一家一家地搜!”

    “可是我们没有王室的手令,东城还有其他的高官……”

    “怕什么,有龙大人在背后撑腰你只管去做就是了,如果你没有抓到他们提头来见我!”

    猎兵打了个哆嗦,“卑职……明白!”

    “滚。”

    猎兵招呼着左右的同伴跑远了。一位女猎兵快步走到樱璘的跟前,“首领,这些人怎么处置?”

    “都带走,关押在大狱里,把府里所有的文件信函、档案类的东西都取走,其他的一件都不准私藏,办完了把金府封了。”

    金禅翼的府院被查封了,消息很快传到了洪震南的耳朵里,他立即派人前来询问缘由,派出的人却没有成功地进入东城,东城的所有出入口已经被血衣宰相的人控制。洪震南自然是要帮同阵营的人,天一早便早早地去宫(殿diàn)见王上告状,血衣宰相比他早到了一步,以金禅翼通敌谋逆不轨罪名更把矛头指向了洪震南,半登提供的一些证据可以让金蝉翼变得非常可疑,岚之国年轻的猎兵王看完了书信大为震惊,鉴于金禅翼还没有回答,王室下达了逮捕令,等抓到人再下定论,算是暂时保护了保皇派的一干人等。

    血衣宰相在这场辩论当中一直处于主导,对于猎兵王的建议,他也很给面子做出了让步,反正当自己拿下影部的老巢以后,将金蝉翼、白魔星这些重量级的人抓住,到那时证据确凿年轻的猎兵王便无力反驳了。

    第二(日rì),几十支猎兵团从不同的城市出发,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地想着那个神秘的地点开进。第三(日rì),猎兵王应(允yǔn)了龙寂夜的举动,凡事抓获的血煞盟叛逆一律押送到都城。第四(日rì),几大边城包括云山的城守紫菱都被逮捕,接近着风影城的玄机处都查封,第一批被押往都城的疑犯就有五十多人,其中不乏有洪震南的亲信属下,被扣上疑犯的帽子,金蝉翼出自保皇派,洪大人作为此派的首领只能避嫌,愤怒地看着死对头血衣宰相大张旗鼓地裁剪他的亲信,除了都城内的人,其他各地的官员人人自危。

    疑犯下狱之后就是拷打,打完就审,查出来的就录口供提供其他成员的线索,派人继续抓,如此反复。

    半登不久之后离开了龙府,围剿影部大本营自然少不了他的参与,同时南宫境驾驶着飞龙也来助战。百兽阁的大批飞行的灵魂兽作为了众多猎兵团联络的信使,半登这一方是主导者,其余人只是按照指示一步步地前往指示地点,除了半登其他人都不清楚最终的去处在哪里。

    这样安排是防止猎兵团里有人泄密,多位猎兵团首领都不知道到底是去执行怎样的任务。上千米的高空中,风龙震动着羽翼,地面上密密麻麻的人在移动,他们从都城出发人数只有三百,一路上不断吸收其他的队伍,人数增长到了一千四百人。

    这次围剿行动人数总共在六千左右,等级最低的猎兵团也是c级,越高级的猎兵团人数就越少,六千名c等级及以上的猎兵,在猎兵之国这股势力都算得上极为庞大的了。

    半登坐在龙背上,眼里尽是兴奋的神采,“真壮观啊!血煞盟当年四部一起行动,也是这样大的阵势,可惜已经太多年没有发生过了。六千个高等级的猎兵,足以攻下半个国家啦。”

    一旁坐着的南宫境面无表(情qíng),“血煞盟投放在本土的人手大概有多少?”

    “不到两千。”半登摊了摊手,“遭受过重创所以人手严重不足,青部有很多能干的人都调了过来,留在大本营的人马只有两三百人,毕竟能够有机会进入大本营并留下来的不多。”

    “那这么说,另外的一千多人都散布在各处了,我昨(日rì)接到龙大人的信件,落网的官员已达一百五十多人,其中三分之一是血煞盟的叛逆。”

    “利用这个机会打击异己,龙大人这一手可真是漂亮,打掉洪震南在各地的势力,这样他便孤立无援了,王室开始接受审查的事务,是有意想保住一些人啊。”

    “只要我们打赢这一仗,龙大人便会立于不败之地。”南宫境说。

    “到底你是怎么得知影部的大本营在哪里的,连我也保密吗?”

    “别急,很快你就会知道了。我感觉它已经据此不远了。”

    “它?你指的是什么?”

    南宫境没有回答,在手掌展开卷轴,确认一下上面所写的内容无误把卷轴捆好,放在了一只黑鹰的嘴里。

    黑鹰向着相反的方向飞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会不会把血煞盟彻底激怒呢……呵呵,我很期待。”南宫境看着远处,在心里笑着说。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