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翻地覆的开始(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穆辛听到这番话颇为吃惊,试想一下原因,他心里有种预感多少是和蛇眼里那位死去的s级猎兵有关。

    如今蛇眼的首领不在,他也没办法当面询问,对着碧鸢点了点头,“那我就把磁龙交给你了,不过我们若是在王都遇到危险,怎么能尽快地告知你呢?”

    “把这个带上。”碧鸢把腰带上挂着的两枚护(身shēn)符取下一块,“你用意念去召唤龙,它在远处也是能够感应到的,只是距离的原因时而会失效。这是我祖上留下来的灵魂玉佩,佩戴者若是死去,这块玉佩就会碎裂,我拥有的这一枚也会破裂开,当危机来临时就捏碎它,我就知道你遇到大麻烦了。”

    “多谢。”穆辛急忙接过。

    “只有这两枚吗?”灵犀奕也想讨要一件。

    “很可惜,就这儿两块。”

    “我们该走了。”沙缇催促道。

    穆辛向碧鸢嘱咐如果清寒、水莲、小娅等人回来,就把他们要做的事儿详细告知,交代完,他和磁龙告了别让它对这些人友善些,三人速度离去朝着王都返回。

    亚伊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那个叫穆辛到底什么来头啊,让首领都这么赏识他。”

    “首领确实对他很关照,好的有点过了头,还记得曾经所在的那位s级猎兵吗?”碧鸢忽然说。

    “你也知道我加入的时间较晚,听是听过只是知道的并不多。”

    碧鸢看了看趴在地上打盹的磁龙,又看了看渐行渐远的三人背影,“那位死去的s级猎兵,我没有记错的话……也姓穆。”

    火之国,铁棘营地。

    铁棘营地是边界最重要的的指挥所,流风离正在等待消息。和谈失败,火之国在两位公爵的努力下战意浓烈,斑松将军遇害、虎口大营被偷袭、血衣宰相临走前的狂妄之言,这几件事的发生把局势推向了极端。

    边界双方的人都感觉到了,战争不可避免。

    “上将军!”一位副将急匆匆地冲入军机大帐内。

    “有消息了吗?”流风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上级的命令若是下达,此刻便是进攻的开始。

    他是名军人,建功立业是军人的荣耀所在,同时他又很小心谨慎,绝对以现在的两万人马冲破对方防线的第一道阵地难度太大,胜算只有四成。

    近(日rì)来,岚之国的王室派出了几十支猎兵团增援前线,这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他随即请求继续增兵,火之国的军队数量绝对是要远远多于岚之国的,对了一个强劲的敌人,起码人数要在三四倍以上才能凸显出优势。

    “有了!”副将将手里的卷轴递过来

    卷轴上捆着绳子,流风离接过来一把扯断了,展开卷轴,下达的命令太长,信息太多所以才会选择写在卷轴上,他快速地浏览了一下上面的内容,兴奋溢于言表。

    “好!太好了!王上答应再出兵五万,作为先头部队,当我们击溃敌国的猎兵团,占据焚风城,向着都城开进的时候,后续的增援还会有十万人,王城一旦攻陷,岚之国的猎兵团再多也是士气大挫,变成一片散沙,王上一直都很忌惮血衣宰相,只想着打赢一战就收手讨些便宜,挣回点面子,两位公爵终于说服了他,让王上坚信火之国能够让猎兵之国覆灭,结果猎兵王一手建立的王朝。”

    “上将军可有命令下达吗?”

    “再等等。”流风离笑道,“等待增援的兵马到位,还有,王室会把那两台猎杀巨龙的器械运送过来,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绝对不能引起敌国猎兵的注意,我们要出其不利地发起进攻一举击溃他们,还需要一点准备的时间。”

    “恭喜上将军建功立业的机会到来了!”

    “这可是一场硬仗,能和血衣宰相一决高下,我很幸运。”

    与此同时——

    金蝉翼和半登安插在他(身shēn)边的那个人进入了影部的大本营,从内部的布局来看像是一个巨大的山洞,道路复杂,除了上层区域外还有地下区域,他这次返回是自发的,因为他位居高官行动多有不便,没有得到上级的容许是不能轻易和影部成员解除的,留在他(身shēn)边的灵犀奕、沙缇等人,在影部都没有档案可查所以不必担心被揭穿了(身shēn)份牵引到他(身shēn)上。

    金蝉翼主动返回大本营只说明了一件事——他有极其重要的事(情qíng)要通报,作为影部代理管理者,白魔星势必要亲自接见他的。

    两位死对头暗地里大动干戈,表面上却从不发生冲突口角,相敬如宾。

    金蝉翼对大本营的内部结构也不是非常清楚,有很多地方都是不准随便出入的,他确实不清楚来时的路,眼睛是被蒙上的,不过可以靠感觉空气有点凉,等眼罩被摘下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一条墙角放置灯盏的回廊里了。

    “两位一直朝前走,有很多人已经都赶去了。”

    “去做什么?”

    领路人显然认得白魔星,压低声音道:“影部里出了一些事儿,白魔星正和众人商议怎么解决,好像事(情qíng)还(挺tǐng)严重的。”

    “哦,是这样啊。”

    “二位快去吧,不要让大伙等久了。”

    金禅翼看着(身shēn)旁的人一眼,“我们走吧。”

    几(日rì)后。

    返回王都的穆辛开始有了新动作,灵犀奕以金大人的名义送去重礼走访了洪大人的家,然后趁机四处寻找即便被护卫发现也可以安然离开,今晚的任务很重要,要拜访的正是号称血衣宰相的龙大人。金蝉翼虽然是保皇派,和这位龙大人表面上的相处还算不错,又住在同一个城区前去拜访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qíng)。

    不过,金蝉翼还未回来,他们以家奴的(身shēn)份前去总觉得有些唐突。但这是进入府院最好的办法,硬闯自然是找死,潜入风险又太大,穆辛想了又想只好去赌赌运气。

    “记住我的话,这里不同于洪大人的家,怎么说你们的主人和洪大人关系亲密,你们被护卫发现了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还能脱(身shēn),可在龙大人的家中可就行不通了。除了那些护卫猎兵,别忘了还有两位s级猎兵住在里面。”

    “你已经说了第三遍了。”沙缇早就下定决心仔细搜查一番,至于后果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血衣宰相公务繁忙,他肯接见我们吗?而且还会让我们在他家中待一阵子。”灵犀奕有所担心,“我总觉得希望不大。”

    “这个我来想办法。”穆辛说,“别闯祸,抓紧时间,出发!”

    当穆辛三人带着礼物走到龙大人府院门口的时候,猎兵立即上前盘问来历,得知是金大人的家奴看门的猎兵依旧没有好脸色,只说了主人不在家便赶他们走了。

    龙寂夜即便在家也是不愿见的,来拜访他的人有很多,只有够等级资格的人才能跨过府院的大门。

    “我是有急事前来禀报的,就劳烦阁下去通报一声。”

    他们选在入夜后来拜访,这个时间龙寂夜已经回家了,穆辛悄悄地递了一打金票,看门的猎兵装作十分为难的样子把钱收下了,“我去和内院的人通报一声,我家主人可是很忙的,你们口中所说的急事,再急也没有我家主人手边的军国大事急!”

    “那是,那是!有劳了……”穆辛点头哈腰。

    这些看门的猎兵都是老油子,这种拿钱的方法也是老规矩了,想要见到龙大人首先要过的就是他这一关,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门外,来拜访的大人物也得去他客客气气的,不摆摆威风怎么行。

    “让他带句话进去就要花一万金,这家伙岂不是比当朝的高级官员赚的还多!”灵犀奕倒不是舍得那笔钱,他们敲开洪大人的家门只花了五千金,到了这里价钱就翻了一倍。

    钱还是很有用处的,那些b级甚至a级的猎兵看着风光,(日rì)子过得未必好,可这个看大门的门卫看着一点也不风光,过的可是有滋有味。

    看门的猎兵很快回来了,看着他们手里拿着包装好的东西,随口问道:“拿的都是什么啊?”

    “哦,听说龙大人喜欢古董,是几件古代遗物。”

    “谁告诉你们我家大人喜欢古董的,那些俗物怎么会入主人的眼睛,你们的主子可没有诚意啊。”

    “这话可说不得,我家主子对龙大人可是又敬又畏,一直都想投奔过来只是龙大人麾下能人太多,我就(爱ài)主人怕笑脸对上冷(屁pì)股啊。”

    “哼哼,我家主人可岚之国威望第一,王室都要让他六七分,说句大不敬的话,王上都不放在眼里。你家主子也真够聪明的,感觉到势头不对就要跳槽。好了好了,瞧你那副怕死的样子,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进去吧,内院总管负责接待你们,最好把他哄得高兴了才能见到龙大人底下的一位猎兵头目,祝你好运啦。”

    穆辛心领神会,看来内院总管那里还要给一笔钱,数量至少要比给这个看门的人多,幸好金禅翼当政多年积蓄很多,若是没钱别说见到血衣宰相了,内府中烧火做饭的厨子都见不着。

    “准备两万金。”穆辛低声对沙缇说。

    三人穿过第一道门,巡逻的猎兵不下几十人,他们只(允yǔn)许一直朝前走不许东张西望,这座面积巨大的府院戒备太森严了,灵犀奕暗叹没有用潜入的办法,不要说接近到内部中心去,在外围就已经寸步难行。

    “想见龙寂夜一面也未免太难了吧,会不会是这些猎兵故意在耍我们?”沙缇个(性xìng)刚烈,听到又要花钱心里一肚子火。

    “管那么多做什么,只要我们能进来就行了。我们还是很幸运的,能够花钱买通的都不算是心腹,要沉住气不要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