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蔓延的风波(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血衣宰相行进的速度缓慢,原本只需要半天的路程走了足足一天一夜,分派出去的猎兵带回了消息,四风谷没有埋伏,会面的营地里确实只有百人,其他的三个方向十里内空无一人。

    得到这些消息之后,五人在野外待了一晚在下午进入了火之国的前哨战。

    血衣宰相受到了贵宾的待遇,还没有走近外面就有大队相应,一位副将引领着他们去见主帅。

    统领边界两万军士的是一位上将军——一位公爵的(爱ài)徒,和龙寂夜相比还不是同一界别的,火之国的上将军不下十五位,这个人绝对可以排在前三。

    副将将五人带向主军帐,过道两侧站着握着武器的兵士,(身shēn)边甚至蹲伏着飞兽或是陆行兽,士兵里职业、种族多样,精灵(射shè)手、巨魔中的巨魔战士,披着重甲的犀牛巨怪,坐在它(身shēn)上的人也是重甲重盔。

    这支职业多样,种族不一的队伍看样子是上将军的近卫队了,不到五十人,通常不参与大规模的战斗主要负责上将军的安全。

    “龙大人,久仰大名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来。

    龙寂夜在随意瞟着这些近卫,听到有人叫他一转头,看到过道中间站着一个穿着红色战甲,三十出头的俊男子,此人穿着战衣显然是一位战将,然而面颊白皙像是一位文士,气度沉稳,笑意谦和。

    “上将军!”副将立即上前几步单膝跪地。

    “你就是流风离?”龙寂夜只见过火之国的几位公爵,其下的人只听说国厉害的几个,上将军之中的流风离绝对算一个。

    “没想到我竟然能够被龙大人所知晓,不甚荣幸。龙大人有血衣宰相之称眉宇里暗含杀气,过于咄咄((逼bī)bī)人呢,谈判还没开始,我怎么就感觉自己已经败下阵来了呢。”

    “呵呵,流风将军说笑了。你的这些近卫们各个(身shēn)手不俗啊,没想到其中还有精灵、兽人等外族。”

    “岚之国猎兵里不是也有外族吗?我这么做不过是效仿而已,对了,在几天前我军的后方粮草重地被袭,袭击的猎兵当中就有一个兽人战士带着一只巨鹰,烧毁了八万担粮食倒也没有什么,可是,斑松将军也被杀了,他可是烈阳公十分宠(爱ài)的小儿子,如何不怒?”

    “那流风将军是认为,袭击粮草大营、杀死烈阳公之子的猎兵是我派出的了?”

    “不敢!”流风离打了个请的手势,“我们到大帐里说,至于能不能促成和谈,那就要看龙大人的诚意啦。”

    龙寂夜紧随其后,有一位兽人战士站出来伸手挡住了后面的四个人。

    “其余的人不得入内。”兽人战士瞪着眼睛说。

    “我知道军务要事旁人不得参与,不过龙大人独自入帐,万一出了闪失……恕我冒犯了。”

    s级猎兵直走过去,兽人战士立即伸手想要阻拦,“碰”的一声,仿佛空气震((荡dàng)dàng)了一下兽人强壮的(身shēn)躯横飞出去,走过去的猎兵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没有人能够看到他是怎么出招的。

    “好(身shēn)手!不知这位是……”流风离看到自己的近卫被击飞出去,毫无动怒反而大声叫好。

    “哦,我府上的一位宾客,刚才多有冒犯了。”

    “没什么,龙大人如果不放心,把另外几个人一同带进来吧,说句爽快话,龙大人如果死在了这里,岚火两国可就真的会战火连年直到其中一方灭亡。”

    “这不是天启公爵希望的吗?”

    龙寂夜直接问他的靠山,话语说的十分随意,但听起来绝对不像是一句玩笑。

    火之国也有主战派和保和派,烈阳公和天启公靠战功扬名,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岚之国的血衣宰相绝对是他们眼中的大敌。

    如果龙寂夜死了,他亲手扶持的几支猎兵团会拼死复仇,保皇派会选出新的首领来,不过新首领未必能驾驭得了这些陷入疯狂的猎兵。岚之国的强大主要因为血衣宰相和效忠于他的猎兵们的存在,如果能够在这里杀掉他,那就是为火之国吞并岚之国扫除了一个最大的障碍。

    流风离听到这个疑问,微微一笑,“龙大人说笑了,造成现在这种局面可是岚之国,并非是我们先有意惹是生非。”

    s级猎兵进入了军帐,其他三个人留在了外面,两位主帅落座,s级猎兵站在雇主的(身shēn)后。

    “事(情qíng)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必再追根求源,只说现在,你接到上面的指示是什么,可否有和谈的意愿?如果没有,我倒是不怕真刀真枪地拼一场,我是为了两国无辜的百姓而来,其实是违背我的意愿的。”

    龙寂夜态度总是很强势,和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对方面前展示自己的强大。

    “龙大人真的有击败火之国的信心?”

    “没有。可我不怕冒险,我这儿一生都在冒险,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久前刚接到指示,丧子之痛让烈阳公怒不可遏,他几次找到了我的上级,也就是天启公爵商议动兵之事儿,如果不是龙大人亲自前来带有和谈的诚意,恐怕我们的部队已经攻过去了。”

    “那天启公爵是战是和?”

    “这可就要看龙大人你啦。”

    -“开门见山地说吧,两国止战兵各自在边境撤军,他到底有什么条件?”龙寂夜眸子里透着冷光,他不是个轻易肯做出让步的人,听对方话里的意思,火之国的战意强烈,烈阳公大肆地鼓动添了一把火,斑松的死直接导致了局面的进一步恶化。

    流风离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如果龙大人肯割让边界七里的土地,火之国保证不动干戈,七里的土地没有多大,你们猎兵之国没有什么稀世的珍宝,钱财也不是很多,也就土地值得点钱,龙大人带着诚意而来,不会连这点小要求都不满足我吧?”

    “是要我割地吗?”龙寂夜笑了起来,不露息怒,“你确认刚才所说的是这件事对吗?”

    “龙大人没有听错。”

    “七里确实不大,我如果一寸都不让呢?”

    双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流风离收敛起了脸上的淡淡笑容,“那龙大人此次和谈就没有带着诚意了,我只感觉到了敌意!”

    “不过是死了一个将军,烧毁了上万担的粮食,我可以让王室赔钱给你们,至于烈阳公的小儿子……反正也是个废物,死了正好,他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他的次子和长子都很不错,都当上了上将军,领兵过万,派他们到战场来历练一下吧,不过,记得给他们准备好下葬的棺材。”

    龙寂夜用力一拍桌子站起(身shēn)来,“割地,绝无可能!从我的手上抢走一寸土地,就是践踏我的尊严和家族名声,火之国总是以大国自称,瞧不上我们,小心翻了船人财两空,告辞!”

    流风离也不挽留,拱了拱手,“龙大人心意已决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么,那我只能把你的意思如实地禀报给两位公爵了。”

    “尽管去说,我们各自备战吧,当年猎兵王建立岚之国至今,和周边有国多次的摩擦,没有被夺走一块土地,火之国想见识一下数万猎兵的能耐,我会全力满足这个愿望的,因为这件事我早晚要展示给全世界的人看!”

    两人的争吵声帐外的近卫们都听到了,龙寂夜刚走出来,发现留守在外面的四个人被团团地围住正对峙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

    流风离走出来,对着手下人一挥手,“都闪开,让开道路,要杀他们也不是在这里,等到了战场上吧。”

    “上将军,可是爵爷说……”一个穿着重甲的战士吞吞吐吐地说。

    “好了,我都知道了,不要逞强,如果能这么轻易杀掉他,龙大人血衣宰相之名也真的算是辱没了。”

    不单单近卫包围了他们,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五百多头飞兽,一声令下弓箭、投(射shè)武器会像雨点一般打落下来,即便有几位超级高手保护也是吃不消的。

    “什么时候出现的?”龙寂夜毫不慌张,看着头顶上方问。

    “龙大人已经派出了人马搜索了周围,确保我们没有设下埋伏,搜查最密集的就是北面的山谷,这些人其实就在大营外面不到三里,有一片沙丘,这些飞兽可以藏在沙子里面很多天。我们的飞兽部队,可以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地点出现在贵国的任意地点,有大一点的飞兽还可以运载上百来人,轻松地就能把他们带到龙大人手底下猎兵构建的阵地后方去。”

    面对着威慑和警告,龙寂夜拍了拍手,“火之国自称大国,飞兽部队确实不容小窥,至于陆地上的兵士就差得远了,你们可真是要感谢这些野兽呢。南宫境,你是不是也该露一手了?”

    血衣宰相对着(身shēn)旁的s级猎兵说。

    南宫境耸了耸肩,从袖子里摸出来一支红玉笛子,吹了起来,随着笛声响起,天空忽然风云骤变,大群的飞兽感觉到了云层中蕴藏的危险,开始不受主人的控制分离四散,很快一道巨大的影子破云而出直落下来。

    一条红色的巨龙。

    黄龙向着大营飞来的时候,几百头飞兽纷纷避闪、远离,这头庞然大物重新占据了众人的视野。

    “龙!是龙!”

    “龙鳞上的颜色……是风龙!”

    近卫们发出惊呼,火之国没有一条龙握在人类的手中,可能有龙(穴xué)存在,但从来没有人探寻找到过。

    风龙绝对是龙种类里面速度数一数二的,最可怕的还是它所带来的威慑力,让大群的飞兽作鸟兽散。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