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危险的着陆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洞内漆黑一片。

    巴布拉塔喘息了一口气,渐渐才恢复了意识,他被吸进来感觉从上千米高的悬崖里摔落,好久好久才落地。幸好空气里有吸力,作为缓冲减缓了落下来的压力,不然他不被摔死也得成残废。

    巴布拉塔在(身shēn)上摸了摸,一束光从掌心里透出来,发光的是一块透明的晶石,是精灵之物,同伴塞姬兰送给他的。这种晶石本(身shēn)就会发光特别是在黑暗里,将(热rè)量传递到上面去光就会亮起来。

    他扫了一下周围,很快发现了巨鹰,它的全(身shēn)已经僵了,鹰眼朝着上方。

    巴布拉塔蹲下(身shēn)轻抚着鹰(身shēn)上的羽毛,通体冰凉,他竭力控制住悲伤的(情qíng)绪,现在该想着如何从这里出去。

    他走了几米远找到了穆辛,巨鹰吸进洞口的时候曾拼死放抗过,甩动(身shēn)子朝侧面急飞,可吸力太强了,两人从背上直接滚落下来。

    巴布拉塔探了探穆辛的鼻息,发现他没事,松了口气。他们两个已经落到了地下数米,没有向上的阶段想上去是不可能了,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洞里面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出口。

    同伴至今还昏迷着,巴布拉塔只好先到前面去探探路,他的武器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幸好腰带上还有一柄宽锋的小短刀。

    随着前进,洞里的地势几近平坦没有再下移,地下数米空气通常是很冷刺骨的,然而这个地方空气一点也不潮湿,很干,对巴布拉塔来说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空气干燥说明洞内是封闭的,没有其他的入口,因为有其他出去的路会有风吹进来,他几乎感觉不到风的流动。

    “咔嚓。”

    他的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脆响,巴布拉塔一惊,急忙撤(身shēn),将手中发光的晶石放低。

    当他看清脚下踩到的实物之后,面色一紧。

    是人的骸骨,有太多年了骨质已经不再坚硬,他刚刚踩到的部位是头盖骨,直接碎裂开来。

    以前有人来到过这里!

    巴布拉塔朝前走又发现了几具尸骨,洞的尽头不知会有什么,好像这是成为了人的天然墓(穴xué)。

    穆辛慢慢睁开了眼缝。

    他在黑暗里坐起(身shēn),看着所处的坏境不(禁jìn)一愣,他还记得自己(身shēn)处虎口大营内,准备冲破营门的守卫掩护同伴们撤退。

    这里是哪儿?可以确定他已经离开了虎口大营,这让穆辛稍稍安心了一些。

    不过,这个地方让他有种不安感,空气中充满死气,他在掌心里积聚雷的力量,电花在掌心里不断跳跃着,将周围照亮了不少。

    这里好像是山洞,这个是……那个兽人猎兵的战鹰!

    穆辛将手中的雷疏导到刀上去,用手举着当中照明的灯,银刀立即变成了一柄雷刃,电花滋擦作响。

    死了?!

    穆辛有些惊讶,是巴布拉塔救了自己吗?可他不是在外面吸引敌人吗?还有清寒一行人呢?

    “呜啊!吼~”

    洞内传来了痛苦的叫声,穆辛急忙看向前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发出声音的人正是巴布拉塔,他的兽吼太容易辨别了。

    巴布拉塔的左臂被岩顶上扑落下来的怪物咬伤了,被撕下了一大片血(肉ròu),他痛得几乎快要昏过去,宽刃短刀精准地斩中了怪物的头部,然而它头顶上包裹的黑色的鳞坚硬异常,小刀割不进去像是砍中了厚重的钢板。

    那是一只长着两条腿,眼睛很大,嘴巴全部都是咬合尖齿的奇特生物,全(身shēn)乌黑,有点像是兽人部落里的鱼人,个头很小站立着像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

    鲜血流淌开来染透了巴布拉塔的半边(身shēn)子,晶石落到了地上光芒立即减弱了许多,光照的范围从六七米缩到了不到三米。

    偷袭的怪物一晃(身shēn)影便在黑暗中消失了。

    巴布拉塔急促地呼吸,他不敢动,不知道怪物会从哪里发起进攻,他的左臂几乎废了,只剩下一条右臂平持小刀,想要把掉在地上的晶石捡起来都不可能。

    “畜生!来吧!”

    “嗖”的一声,背后有影子跳跃起来,巴布拉塔急忙回(身shēn)横扫一刀,怪物以牙齿作为武器,面对扫来的刀刃不避不闪,把嘴巴张大一下子咬住了刀尖。

    不好!

    巴布拉塔已经见识到了它牙齿的威力,一条手臂差点被撕扯下来,虽然它的个头很小,咬合的力量不亚于一头生活在深海的巨鲨。

    这柄小刀的材质只是比铁更坚硬的一种金属,由一种矿石打造而成,如同折纸一般直接被咬碎了。

    巴布拉塔脸颊淌下冷汗,把短刀投(射shè)出去,怪物跳起来用头部直接将投掷物撞飞了,一双眼睛盯死了他。

    就要死了吗?

    巴布拉塔心里不甘,他想到过无数种死法,却没有一种是这样子的,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洞里被一个不知名的生物杀死,想来真是可笑,他宁愿死在火之国兵士的手上。

    他慢慢地跪了下来,失血过多(身shēn)子已经撑不住了,洞中的那些尸骨都是这头怪物的杰作吗?

    地洞中的怪物再次扑跳起来,突然(身shēn)后飞来了一道蹦跳着雷光的长刀,它猛地转(身shēn)如同刚刚的做法一样,用口中的尖齿咬住了刀尖,用力地一挫。

    然而——咬不断,只是传来牙齿和金属刺耳的摩擦声。

    穆辛疾风一般地扑上来,伸手抓住了刀柄,红色闪电蹦跳出来化作无数的雷针击打在了地洞怪物的(身shēn)上。

    红雷是双属(性xìng)的融合物,威力比一般的雷电强上好几倍,不过雷的力量似乎毫无作用,雷电触及到它,那些黑色的鳞片忽然变色,将雷隔绝开了。

    洞(穴xué)怪物吐出了刀,一跃而起倒挂在了岩顶上。

    穆辛急忙冲过来,扶起了重伤的同伴,“你还好吧?”

    “我没事,当心这个怪物……”

    “这是什么东西?”穆辛忍不住问。

    “我也从未见过,是一种很罕见的灵魂兽吧。”

    “清寒、小娅他们人呢?”

    “已经成功突围了出去。我独自返回来想确认一下你们是否成功逃脱了,在营门前发现了你,结果被赶回来支援的飞兽大队盯上,我的战鹰被杀死了,我们落到了林中的一个巨大的黑洞里,你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儿。”

    穆辛忙点了点头,“和你在一起的几个人呢?”

    “放心吧,他们走得脱的,现在处境危险的只有我们两个了。”巴布拉塔自嘲地笑了笑。

    悬停在岩顶上的怪物开始动了,它忽然张嘴,黑色的液水(射shè)落下来,巴布拉塔移动很慢根本躲不开,穆辛急中生智将外衣扯下来对着袭来的液体抛去,液体被吸收到了布料内。

    形似鱼怪的灵魂兽准备再次扑落而下,靠近(身shēn)制敌,它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快速地移动竟然钻进了岩顶处的一处石缝里不见了。

    “有东西!”巴布拉塔大声提醒道。

    转眼,在两人正前方出现了一条金色的飞蛇,长达七八米,水桶粗细,飞在半空中就是一条幼龙了!

    又是一种稀有的灵魂兽,巴布拉塔在兽人部落当中见到了一个部族驯化飞蛇用来作战,飞蛇绝对是蛇里面极高等的生物,在兽人当中能够拥有一条飞蛇的都是作战勇猛、实力非凡的强大战士。

    他所见到过的飞蛇是艳红色、碧蓝色和黑白双色,金色的还是头一次看到。

    偷袭自己的鱼形灵魂兽无疑是畏惧来犯的敌人才躲藏了起来,把到嘴边的食物拱手相让,可见这头金蛇的可怕。

    “当心点!”

    “我知道。”穆辛能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这支飞蛇可比虎口大营里的飞兽要厉害的多。

    火力全开!

    穆辛瞬间进入了骨化,每一次施展骨化他的力量就会稍有增强,对(身shēn)体的巨大变化也会越来越适应。

    金蛇一伸脖子,发出了丝丝的声音,进入骨化之后,穆辛整个人的气息完全变了。散发出来的气息强烈,诡异,飞蛇没有再朝前走,不断地晃动细长的尾巴,陷入了对峙。

    飞蛇观望了一阵,再次向前挪动了几米,弓着(身shēn)子明显是进攻的前兆。

    穆辛再次增强了骨化的力量,这一次脸颊上生长处半边的骨面,距离骨化的完全体又进了一步。

    飞蛇向后缩了缩,滑动着(身shēn)子走掉了。

    出于野兽的本能,它能感觉到面前的猎物极其危险,还是不惹为好。

    “第一次见到你,我可没有想到你竟会这么强。”

    “我吸收了恶魔之力,不过恶魔却侵蚀不了我的**和心神,说来也真是奇怪,当我吸取恶魔之力的时候就会变成这幅摸样,我渐渐适应一些了。”

    “虎口大营里留下来的镇守的两百多位兵士是你杀死的吧?”

    “什么?”

    “怎么,你记不起来了吗?当我赶来的时候,里面一个活人都没有,除了你倒在营门外面,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到?”

    “当时士兵朝我冲过来,我的脑中忽然想起了回声……是我的双亲,他们是被人害死的,我非常愤怒想要把愤怒和仇恨宣泄在挡路的火之国士兵(身shēn)上,(身shēn)体便不受控制了……或许吧。”

    巴布拉塔做了简单的包扎,(身shēn)上也带来一些兽人常用到的止血疗养,他(身shēn)体虚弱坐了下来,看着周围的顶壁。

    “岩石很厚,这底下简直就是一个石洞,前面似乎还有很长的路,再往里面说不定还会碰到别的东西,难怪那些骑乘飞兽的士兵没有追进来。”

    “可惜,你的战鹰已经死了,不然我们还能尝试着从洞口飞出去。”

    “别想啦。”巴布拉塔摇头,“只能找另外的出口,以我的经验来看,恐怕地洞是完全封闭的。”

    “你有办法吗?”

    “兽人的求生(欲yù)很强,不会就这么坐在这里等死。我们先把里面的洞(穴xué)探完,我已经有了两个办法。”

    “快说说看!”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