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逃亡之路(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追来的仅有的一头飞兽极其难缠,俯冲下来对着地面吐舌冰气,它是一种鸟,名字不详,和其他的同族不同,共有两个头,颜色也不是淡金色,而是碧蓝色的,一个头可以吐舌雷火,另一个头吐出寒冰。

    寒冰覆盖住地面,会有冰凌不断地跳跃起来,一旦踩上去会被冰气冻住,驾驶的飞兽人很聪明,他没有一味地攻击,而是用寒冰封住他们必经的道路,这导致穆辛一行人不得不改变方向,直线最短,绕路的话会耽误不少时间,给火之国的士兵们赢得合围的机会。

    “那只大鸟太烦人了,得想想办法!”水莲托着伤腿,对(身shēn)后紧跟的小女孩说。

    五人里也只有小娅能办到了,法师也可以远程攻击,不过他们当中没有一位是法师,退而求其次(射shè)手是不二之选。

    “看我的!”小娅在移动中施展光之箭轮,然而——

    “不行……”光之箭轮刚展开不到一半便涣散了,她的力量已经不足,奔跑都变得越加吃力。

    穆辛无意中看到了一架巨大的弩车,这是火之国为了对付岚之国的飞行部队特意运过来的,是(射shè)伤飞兽的克星。

    他灵机一动,立即朝弩车奔去。

    “穆辛,你去做什么?”小娅看到他改变了方向,急声问。

    “继续朝前走,不要管我,我有办法了!”

    穆辛几步跳进了弩车的驾驶舱里,他对器械不是很擅长,看到一个转盘样式的东西立即明白过来这是用来调整方向的,旁边还有一个拉手,应该是发(射shè)的开关。

    他立即((操cāo)cāo)作起来,弩车开始转动了,穆辛没想到看起来笨重的大家伙竟然(挺tǐng)灵活,弩车的车头上安装着十字星样式的装置,有一个指针在左右摆动。

    穆辛很快寻找到飞兽的方位,看着摇摆的指针,当指针定格在十字星中心的时候,会发出“嘟”的一声。

    “原来如此……”

    穆辛立即明白了,当锁定了飞兽可以精准(射shè)击的时候,那(套tào)十字星装置会发出信号,刚才错失了一次良机,穆辛只好继续调整了方向,时刻保持飞兽在清晰的视野里。

    嘟。

    穆辛听到信号,立即拽下拉杆,“砰”地一声,弩车向后顿挫了一下,一根长达三米,碗口粗的钉刺弹(射shè)出去,三根一齐,速度快得吓人。

    飞兽在俯冲当中忽然径直住了,然后头朝下无力地坠落,砸在了巡视所建造的一座木楼上。

    木楼被瞬间砸塌了,响起了几声哀嚎。

    穆辛惊讶于弩车的威力,他站起来拔刀对着十字星装置和拉杆、转盘连续几刀,毁掉了它的核心,朝着同伴逃走的方向紧追过去。

    陷在电场里的人和飞兽被吸到了中心,影部成员嘿嘿地一笑,咆哮出声,连同自己和敌人一同引爆,电场转瞬间化成了炙(热rè)的巨大火球,(热rè)浪足以烫伤靠近的人。

    营门就在眼前,只有寥寥无几的士兵结成人墙,手握武器,虎口大营不但粮草被烧,死伤惨重,层层围堵竟然全被突破了。

    他们知道这里是最后一道防线,仅靠他们几个人是挡不住了,穿着厚重甲衣的策统提着手里的重刀,一一在士兵的(身shēn)前走过,“现在是凸显你们价值的时候了,敌人冲破包围到这里来已经筋疲力尽,大多受了伤,不能放跑一个全部歼灭,你们每个人都大功一件,我会亲自到将军面前去请赏,如果放跑了敌人……哼哼,虎口大营被袭,上面如果追究下来,将军发了怒让我降职受罚,你们也别想好过!”

    “来了!”一位目力很好的士兵高声道。

    夜色里出现五个影子,正急速地朝着这里((逼bī)bī)近。

    “迎敌!”策统挥舞手里的重刀,“给我上!”

    他并非是怕死,之所以没有动是担心敌人不和自己缠斗,先派士兵上去,消耗他们的体力,顺便试探一下他们的实力。

    小娅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水莲腿部血流不止力量只剩下不到两成,丹青肩膀有伤,清寒面露疲态,只有穆辛(情qíng)况较好,没有受伤恐怖的力量还没有展现出来。

    现在是时候了。

    “你们都不要插手。”穆辛让同伴们停下来休息,独自上前迎敌。

    六位穿着红甲的士兵三人一组,从左右((逼bī)bī)上前。

    穆辛施展了骨化,双臂立即蜕变,骨爪慢慢地握成拳头,他把武器收起来,简单地活动了几下手脚。

    兵士们震惊于他的变化,一条活生生的手臂成了白骨,血(肉ròu)似乎被看不见的力量吞噬掉了。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事儿,第一次见识到的清寒和小娅也变了脸色。

    “如果你们不攻过来,那我就先动了。”穆辛笑了笑,(身shēn)形一晃瞬间不见了。

    好快!

    一位士兵还在错愕,后背顿时传来撕裂般的剧痛,一口血喷了出来。穆辛的骨爪轻易便刺穿他的后心,不到两秒钟就干掉了一个。

    距离很近的两人立即发动了攻势,一个挥舞大剑横扫,另外一个手持一柄牙刀,发出一技凌厉的半月斩。

    穆辛未动一步,抬起双臂,用白骨手臂架住了刀剑,难以相信骨头的硬度。大剑士不甘心继续加力,牙刀灌注了风属(性xìng)斗气,刀锋外缘又凝结出一道风刃,两道锋一起压下来。

    “喝啊!”

    穆辛将双臂用力撑开,骨头顶住了锋刃的斩切,将两人撞了开去。

    穆辛对着左侧的人冲去,手握牙刀的士兵手腕一痛,倒退当中刚要举刀,对手已经扑到了近前。

    又解决了一个,穆辛似乎满足于这样的效率,他把目光看向幸存的大剑士,对方鬼叫了一声立即和另外三位同伴汇合在一处。

    北面的天空又出现飞兽的踪影,那位影部成员以牺牲为代价干掉了十几位追击的兵士和九头飞兽,不过只是暂时(性xìng)地延缓了敌人的行动。

    没时间了。

    穆辛马上意识到了局势的严重(性xìng),他慢慢地吸气,全(身shēn)腾起了红色的烟雾。

    (禁jìn)药解(禁jìn)的力量。

    “喝啊啊啊啊!”

    骨化的力量开始渗透到他的面部,从下巴两侧滋生出了甲片,慢慢地包裹住了整张脸,背后一对白骨羽翼如同两扇刀锋般展开。

    穆辛还是第一次能够保持住冷静,他能够感觉恶魔的力量被彻底激发出来,不过血液并没有引起暴涨,另一股血脉融入了其中,让沸腾的血液降到了临界点,他的脑中想起了奇怪的回声。

    “我感觉疲惫了,塞娜琳,只有我和你,还有我们的孩子远离开这片是非之地,我的双手不想再沾染上献血了……”

    “我是你的妻子,我都听你了,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儿。”

    “真是太好了!我会退出组织,也不再做一位猎兵,只做一个凡夫俗子,住在一个荒僻的小山村里等着我们的孩子出世、长大,这样好不好?”

    ……

    “塞娜琳,快走啊!你贵为精灵王的女儿,而我只是一个凡人,你的家人和族人是不(允yǔn)许让我把你带走的。”

    “不不,我(爱ài)你,不在乎什么规矩(禁jìn)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管是什么王女,还是未来的精灵女王我都不稀罕,快点离开这儿,整个精灵王室都出动了,抓到你会杀死你的!”

    回音依旧在脑中回((荡dàng)dàng)着,话语完全连接不上。

    “我已经怀孕了,你有没有想好孩子的名字啊,这可是一件人生大事!”

    “早就好像啦,你这么辛苦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才有了我们的孩子,等我们成功走出了精灵的地界,我们就自由了,林子的尽头没有多远了。我们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就叫穆辛,若是女孩就叫穆莺。”

    ……

    “快点走,我会把他们引开,你不能跟我在一起!”

    “不,不!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为了我们的孩子好吗?你必须要活下来!”

    声音在脑中轰鸣,穆辛脸颊满都是泪水,他知道回音中的两个人是谁了,“爸爸……妈妈……”

    他们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

    “不!”

    穆辛发出了高亢的吼叫声,那不是野兽的叫声,更不是人所发出来的,像是亡灵在咆哮。

    穆辛对着前面的四名兵士冲过来,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动作,大片的血花炸裂开,四名士兵的(身shēn)体瞬间裂开成了数段。

    “挡住他!挡住……”策统还没说完,穆辛一跃而起,他竟然一下子挑起了六七米高,骨爪化作刀刃劈下。

    策统扬起重刀回击,骨爪直接劈断了重刀,将他整个人一分为二。

    镇守在营门的兵士们全都呆了,瞬时一哄而散什么也不管了只顾逃命。

    穆辛开始了猎杀,用骨爪抓,骨翼扫击,甚至拔出背后的刀大砍大杀,十五名兵士毫无反抗之力全部毙命。

    “穆辛暴走了,我们还管不管他?”小娅说。

    “恐怕我们接近也有可能会被杀,形态的变化那副白骨如同坚不可摧的铠甲保护着他,将他一个人丢下我也不想,大火燎天,营外的兵马正在快速地返回来,走吧。”清寒地位不高,俨然成为了计划的拟定者和队伍的领导者。

    众人对此毫无意义,这是一个天赋和能力的表现。

    “走?那他怎么办?”小娅不甘心。

    “你们有办法让他恢复意识吗?”丹青问这句话,其实只看着水莲一个人,毕竟她和是穆辛一起来的作为搭档。

    水莲立即摇了摇头,“我根本不知道他拥有如此怪异的能力。”

    营门大开,士兵都已经被杀光了,穆辛很快成为了飞兽的目标,清寒五个人立即失去了存在感。

    穆辛已然变成了可怕的怪物,口中可以吐出一道白色的光束,飞兽一起围攻它,竟然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一头飞兽连同坐在上面的人在俯冲的过程中,没想到敌人能够跳起来六米左右的高度,一刀下去连同着飞兽的头和人的(身shēn)体砍为了两段。

    清寒一马当先冲出了虎口大营的营门,丹青扯了扯小雅的手臂,小女孩回头望着显然包围的穆辛一眼,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