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联手行动(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这么说的话……她那时候就只有六七岁了!”水莲显得非常震惊。

    “对啊,不然怎么说她是个天才少女呢,她的家族一直默默无名,祖上传下来的魔笛根本没人去重视,祖训里说有了这件至宝能够重新让家族恢复荣耀,改变子孙后代的命运,帮助他们达到人生的巅峰,可这支魔笛谁也吹不响它,也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处,所以只是被当做一件传承物被密封在一个铁盒子里。”

    “直到三四百年以后,碧鸢姐姐出生,她很小便对发出声音的一切东西都很着迷,所以她的母亲找来这支祖上传下来的笛子当做玩具拿给她玩耍,魔笛被吹响了……”

    “之后呢?”

    “那时候碧鸢姐姐只有五岁,她吹笛的时候听到了龙吟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哥哥,他们兄妹两个便四处寻找龙吟声传来的地方。后来他们发现了龙(穴xué),后来因为地震龙(穴xué)的出口被巨石封住了,龙(穴xué)里有两只幼龙,兄妹出不去只好和幼龙相伴,直到五年后这两条龙长大,家人都以为儿子和女儿死了,谁料五年后他们骑着飞龙回来,震惊了整个荒之国。”

    小娅最喜欢听得就是同伴过去所经历的故事,这些人当中就属碧鸢姐姐的经历最精彩、传奇。

    她再次讲述起来还是记忆犹新,仿佛那些事儿是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一样,她继续回忆道:“碧鸢姐姐的家族一下子声名鹊起,家族成员一致隐瞒了魔音之笛的真正秘密,王室竭力拉拢这个横空出世的家族,父亲做大官,哥哥入军队,那时候荒之国和(阴yīn)之国为边界地带的划分一致剑拔弩张,最终打了一仗,有了两条飞龙作为秘密武器切入战场,荒之国成功滴击败了邻国占据了大片的土地。”

    “家族的命运的转折,是从魔音之笛的秘密泄露开始的,人们得知拥有这支魔笛可以中找到世界上隐藏各处的龙,也知道必须要有一个能够吹奏者,王室将碧鸢姐姐的父亲下狱,视为叛逆到处追捕,猎兵团也蠢蠢(欲yù)动,还有一个古老的家族一直在窥视着,转眼间举世皆敌,逃亡到了岚之国还算安全些,她哥哥加入了龙血,在猎兵当中有很大的号召力,同时蛇眼能够提供有力的保护,追随过来的敌人也不敢乱来,这些经历促使了碧鸢姐姐的成长,让她变得更加成熟,她的龙在逃亡的途中被乱军杀死了。”

    不单单是穆辛两人,同时蛇眼成员的另外三个也听得聚精会神,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一把手的事儿,碧鸢是异类中的异类,只跟特定的几个人亲近,小娅是首领的宝贝徒儿,自然和她更亲一些。

    “这世上应该还有很多的龙,我们为什么不去找一找呢?”丹青头脑发(热rè),开始幻想起来,“我们一人一头龙,岂不是比龙血还威风!到时候蛇眼也该换名字叫龙眼了,不过龙眼这个名字不好,和龙血相近,我们得取个更响亮独特的名字。”

    塞姬兰不好打击他,还是如实地道:“龙是很难驯服的,凶猛异常,我想碧鸢和她的哥哥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前往龙(穴xué)遇到的是幼龙,幼龙的心智还不成熟,会把遇到的人当做母亲。”

    “你似乎对龙的事(情qíng)很了解啊。”兽人巴库拉塔拨弄着腰带上捆绑的锁链,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精灵把龙视为神兽,龙是忠诚向善的,也是残暴凶猛的,龙作为世界的一大种族存在,我们精灵中有木精灵、土精灵等等,龙也有划分,有的龙生下幼崽后会飞走,让它们自己长大,也有的会始终陪伴,直到孩子羽翼丰满能够展翅高飞。”

    “那是你们精灵对龙的认知,想不想听听一个兽人的看法?”

    “说来听听。”

    巴库拉塔摸着下巴,似乎回忆着什么道:“在兽人眼里龙是残暴的野兽,是和恶魔一样古老的存在,龙的出现象征着毁灭,从天而降火焰烧毁大地、森林,我所在的部落就曾经遇到了巨龙的袭击,上千名勇敢的兽人战士也不敌一头凶猛的巨龙,我们不得已要迁移到别处去,龙的领地巨大,如果在它的领地上居处,它就会将入侵领地的生命全部杀死!”

    “龙是无(情qíng)的,他们强大、恐怖,不可战胜,我起初很藐视人类这个种族,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够将魔龙驯服,我还没有见过这种事哪个兽人能够做到的。”

    他说着叹了口气,“我想一把手知道这支魔笛是不祥之物,如果再用它寻找龙(穴xué),蛇眼恐怕要遭遇她家族同样的命运,所以丹青兄弟就不要幻想了。”

    “哎!”丹青只好摇头。

    六人达到了镇子住了两天,入夜后,随着动物信使的回归,水莲得知影部的其他同伴今晚就会到达。

    因为双方联手一起行动,双方见个面还是很有必要的,水莲为赶来的七个人安置好了住处,地点选在同一家旅店。

    巴库拉塔走到哪里都引人注意,他绿色的皮肤、嘴边的獠牙一眼便能得知是位兽人,岚之国内各个国家的人有很多,除人类以外别的种族的人却很少,他的体型高大,特征明显,靠衣着来掩藏是很难的,好在他已经习惯了人们惊奇的眼神,一口流利的人类语言也可以让他免去不少无端的麻烦。

    他和塞姬兰搭档已久,平时行动也都在一起,两人出门到街上闲逛去了。

    小娅看着窗外的夜色渐深,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你确定那些人今晚就到吗?”

    “来了。”穆辛手指着窗外。

    小娅急忙探头看去,街道一头六个影子正在快速地接近。

    不一会,六个人上了楼,水莲站在走廊中间和走上楼梯的领头人对看了一眼。

    “不是说有九个人吗?”

    “因为其他的任务,另外三个被临时调走了,我们六个人当中还有一个是从边城调过来的新人。”

    “让他们过来,人员到齐,明(日rì)就启程出发了。”

    水莲说着转(身shēn)回到了屋中,穆辛也在椅子上坐下来,赶来的六个人鱼贯而入,等最后一个人走进门的时候,穆辛心头一跳。

    是清寒!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身shēn)份如果被识破可就糟糕了,清寒同时也看到了他,把震惊隐藏的很深,装作从未见过面从穆辛(身shēn)旁直走过去。

    “这两位就是蛇眼的猎兵,作为我们此次行动的盟友,共有四个人,还有两个没有回来。”

    “要想进入火之国的地界,需要穿过王室派出的猎兵团构筑的防线,任何无关人员不的得擅自靠近,你有什么对策?”

    “火岚两国接壤的地带有多大?防线只能构建多长?绕过去就是了!我们只是需要多走几天的路而已,决不能和王室或是血衣宰相手下的猎兵交战,那些可都是猎兵中的精英。袭击火之**队后方的粮仓后,我们再从边界穿越回来几乎不可能,所以如何返回是一个难题。”

    “趁乱杀出一条血路走两国接壤的地带大片的林区,我们可以躲进密林中避开追杀。”丹青说。

    “这儿行不通,林区太大容易迷路,我们闹出来的动静会传到边境这边来的,他们也会出动抓捕我们的。”

    前来增援的一位影部成员道:“可以让拥有飞行灵魂兽的同伴在一个地点等着我们,从天空走,火之国只会在地面设防,不会防备高空。”

    “也不行。”水莲还是摇头,“你的提议很好,可主人可没有为我们提供逃脱的空中援兵,这次出动了影部八个人,如果再派拥有飞兽的人来接送,面临火之国的威胁不说,至少要派出六七个人和七八头飞兽,如果能抽出人手来,你们就不会只有六个人了。”

    穆辛跟道:“况且高空未必安全,火之国会防范猎兵从高空发动偷袭,必然也会组建一支飞行部队。”

    “取道风之国呢?”另外一个声音插进来。

    其余人一起看向说话的人,清寒并没有因为自己还只是个新人便畏畏缩缩,他的提议很大胆,“火风两国的关系较为友好,出入口打开,风岚两国的关系又较为和睦,只是需要绕一个大弯而已,突入火之国的边界后方,再返回从北面进入是万万不行的,我们逃不过王室手下的猎兵团和血衣宰相手下那些人布下的天罗地网。”

    “这个人是谁?”水莲是这些人里地位最高的,问六个人里的小头目。

    小头目瞪了清寒一眼,暗骂这个新人不懂规矩,看来是个不安分的人,急于表现自己,这个新加入血煞盟不久的新人被分到了变成的一个收集(情qíng)报的据点里,如果不是这次人员不足,怎么也不会轮到这个信息员。

    清寒的顶头上司是白魔星的心腹手下的得力干将,他的地位很低,像这样很重要规矩较大的行动他根本是没有资格参与进来的。

    更不要说参与其中还起主导的作用,可惜,他的话语一出立即博得了水莲的赏识。

    水莲是白魔星的心腹之一,不过近几年关系不如从前,不过百魔星对她的信任并没有减少,

    小头目忙回答道:“他叫断崖。”

    “断崖……代号取得不错,断路悬崖,做什么都不给自己留退路,你接着说!”

    “一旦我们当中的成员被活捉,王室大可以把粮库被烧之事归结在血煞盟的头上,那样上层所做的努力就白费了,我们即便死了也没有任何价值。”

    “取道风之国,好!撤退的路线就这么定了,你在影部负责什么工作?”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信息员。”

    “实在太屈才了!我会向主人竭力推荐你,当然要在我们成功滴完成这次的任务之后。”

    “多谢。”

    “其余的事(情qíng)我会在路上交代,散了吧,好好休息一晚,明(日rì)天一亮就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