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涌动的暗潮(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这么大的事(情qíng)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地鬼念道着。

    “就在两(日rì)前,王室有意封锁了消息,我想再过几(日rì)很多人都会知晓的,站在岚之国百姓乃至猎兵的角度来看,血衣宰相私自出兵去救人,把宝物抢夺回来是正当之举,大快人心,一定会有很多人拍手称快。可站在王室、保皇派的角度来看,这是藐视王权的行为,火之国不同于猎兵之国,猎兵在火之国等同于是佣兵,受人雇佣为人办事,没有任何政治色彩,两个国家猎兵之间的厮杀也不会牵扯到两国的利益,可血衣宰相派出了他的猎兵团,那就是军事行动了,杀伤了军队上千人,也难怪火之国的王上不恼火啦。”

    穆辛忍不住问:“那火之国可有大的行动吗?”

    “不清楚,听主人说,火之国王上秘密召见了几个人,派他们前往岚之国都城,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师是否属实。听说是暗杀血衣宰相,也有小道消息说是与某个人通信,甚至还有人说是与血煞盟建立合作,要真是这样,都城中为血煞盟效力地位最高的就是主人了。”

    “不动山的(身shēn)份极其隐秘,火之国王室应该不会知晓吧。王室对这位龙大人是什么态度?”

    女人面露苦笑,“王室的人除了怂恿保皇派去警告几句之外也不敢怎么样,除了洪震南,其余人都很怕血衣宰相,根本不敢得罪他。而且他的手腕强硬,即便火之国发兵来攻,他会请命征战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会解决。这位龙大人本来就有进军邻国的想法,只是没有正当的借口,同时受到王室的阻扰,有不少人猜想这次边界惹出来的大麻烦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跟我来吧,天过不久就黑了,主人这几(日rì)回来的都很早。”灵犀奕对着穆辛招了招手。

    地鬼仍在椅子上坐着,看着两人起(身shēn)离去,慢慢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穆辛对着男人点了点头,算作辞行,然后跟着女人一路朝着街道的东面走。

    刚刚经过灵犀奕一说,穆辛发现街上巡逻的护卫的确不少,他们穿着很薄的甲胄,携带着武器,东城和王城所在的北城除了王室、位高权重的政治家、军界高官可以佩带武器之外,其余人是不(允yǔn)许的,猎兵进入东城需要将武器存放起来、或是放在住处,如果私藏在(身shēn)被发现一律当做刺客论处。

    所以街道上那些巡逻的卫兵很好分辨,穆辛进入东城立即面对了一个难题,他带着刀,这显然不合规矩,本想着花些钱存放在一个地方,灵犀奕告诉他大可不必,除了洪大人、血衣宰相这些牛人拥有这种特权以外,少有的几个人也有,而不动山便是其中之一。

    “大小姐还好吗?我有很多年没有见到她了。”灵犀奕随口说道。

    “过得还好,不过我现在替她有点担心。”

    “怎么了?”

    “今天是几号?”穆辛问。

    “七月的第七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rì)期。”

    “那就是今天了,她会去往风嚎骨草桥和煞住的使者会面。”

    “地鬼已经告诉我了,当我收受到消息的时候告知了主人,主人很不放心派人亲自前去草桥,过几天就会返回来了。”

    “哦,这样好好点,那地鬼有没有跟你提起我的事儿?”

    “接近白魔星,作为内应的事(情qíng)吗?主人还在考虑,对了你和影煞天罗是要好的朋友对吗?”

    “是。虽然做搭档的时间不长,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他是我非常敬佩的人。”

    “他接到主人外派的人物,要走一次远路到异国去,应该已经到邻国了。”

    “去执行什么任务要跑这么远?”穆辛不(禁jìn)多问了一句。

    灵犀奕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和影部久未露面的首领有关,据说这位首领去了风之国,八成是去青部的,主人和青部的首领是铁兄弟,想弄清楚影部首领此去的目的是什么,两部的首领聚集在一个地方意味着一件事。”

    “什么?”

    “煞主将会现(身shēn),或许幽部和暗部的首领也会赶去风之国,最终会进入本土……”

    “有人过来了!”穆辛急忙打断她的话。

    迎面走来的是两位猎兵,穿戴甲胄携带武器,显然是巡街的护卫,护卫也有等级划分,城南的护卫都是衣着黑衣,城西为青衣,城东为紫衣,这三种颜色分表代表着猎兵等级依次是c、b、a级。

    整个岚之国的a级猎兵不过几百人,迎面走来的这两人便是其中之二,不愧是王城重地,强者云集,一个巡逻的人在其他城便的猎兵团里都可以当首领了。

    “别慌,记住别乱说话,其他的交给我。”灵犀奕小声提醒道,她在王城居住很多年了,从不动山被调来就一直住在这里,a级猎兵也见到过不少,如果是传说级的s级猎兵走过来,她也会像穆辛一样神色慌张,这座城s级猎兵仅有两位。

    王室统计过,百年之中的s级猎兵一共有九位,其中有病死的,去往异国不见踪迹的,隐居失踪的,被围攻被杀的……原因很多,到现在只剩下三位还在大众的视线里,而其中之二为血衣宰相卖命,如同两座尊神一样屹立在龙启城中。

    “东城重地,严(禁jìn)携带武器,凡是杀人之器皆不准带在(身shēn)上,(禁jìn)令发布已经有两天了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报上你们的名字!”紫衣猎兵面无表(情qíng),眼神带着慑人的寒意。

    “这位小哥,你误会了。我们知道规矩怎么敢冒犯,我们是金大人的侍从,是护院之人,出入(允yǔn)许携带武器。”

    紫衣猎兵语气和缓了不少,“原来是金大人的随从……怎么证明?”

    灵犀奕在腰带上摸了摸,解下了腰牌,“这位小哥请看。”

    紫衣猎兵前后翻弄着,点点头,“没错,不过他的呢?”

    穆辛心里一慌。

    “哦,是这么回事,他是刚刚调过来的随从,第一次来都城,腰牌还没来得及发给他,毕竟名额有限,王上(允yǔn)许高官安排护卫看家护院,在自家院中携带武器有多少人都无所谓,不过若是到了街道,只有三个人可以有特权佩戴自如出入,腰牌要随时待在(身shēn)上,如果遗失或是忘记携带,被巡视的护卫抓了,死了也是活该。所以,我哪里敢欺骗二位,他是新来的,我正带领他去往金大人的府邸呢。”

    另一位猎兵看着穆辛,“家是哪里的啊?”

    “风影城。”

    “和我一个地方,那就是老乡了,过去吧,记住有了腰牌之后时刻带在(身shēn)上,全城戒严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是、是!”

    “走吧。”两位紫衣猎兵掉头走开了。

    穆辛默默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好强大的存在感,让人有种无法战胜的感觉,好强!”

    “那两个是血衣宰相龙大人的家奴。”

    “哦?”

    “龙大人的府邸就在东城,东城的戒备工作也由他一手负责,王室想要插手进来都是很难的。幸亏,主人虽是保皇派的一员,却从未得罪过龙大人,不然就算拿出腰牌,他们想要黑我们办法有的是,保皇派的人员大多都住在西城,以洪大人为首,为了避开龙大人的威胁。”

    “那东城岂不全是龙大人的人手?”

    “不全是也差不多了,他的府邸很气派,都快要比上龙启城王(殿diàn)——云岚(殿diàn)了。你随意扫一眼就能找到最高的那栋建筑,那里就是龙大人的住处。”

    穆辛走进东城早就注意到了,最高的建筑是一座圆柱形的高塔,他起初还以为用于祭祀,高塔旁边是略低的高楼,至少有六层,不远处还有庙堂,用料都是很坚硬的石块,动用上千人力耗时两年建造而成的,恐怕也只有云岚(殿diàn)能够与之媲美了。

    云岚(殿diàn)乃至当年猎兵王一统建立岚之国时,耗时很久建造而成的,把住处弄的这么富丽堂皇,可见这位血衣宰相的(性xìng)格。

    “不动山是保皇派的一员,住在血衣宰相管辖的东城,不受其害,还能够获得对方的尊重和认可,真是不一般啊!”穆辛不(禁jìn)感慨道,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见一见红莲花的养父,这位血煞盟在本土扶持的官员里的第一号的庐山真面目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