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六印集 会(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鬼药师来的匆匆,走的也匆匆,没有留下过夜当晚便离开了雾香的家。第二(日rì)一早,零寂也离开了前往风嚎谷草桥,穆辛则朝北面而去。

    穆辛是去见不动山——影部中的一位大人物,当今朝中的高官,所要去的地方自然是岚之国的都城,都城在北端,距离北部的边界不远,王都的位置也将影响着猎兵的强弱分部以北边为首,较弱的则在南面大肆活动。

    风影城算是岚之国的中部地带城市,算是一道分水岭,北进随处都能够看到d级以上猎兵,穆辛走了五(日rì)来到了北陵镇。

    按照雾香的吩咐,他径直来到了镇上开设的驯化师公会,掌柜是个四十出头的大汉,店里出售多种捕获而来的灵魂兽,价格最低也在三百金以上,看客很多真心想买的没几个,穆辛对灵魂兽的兴趣不大,快步走到了掌柜的面前。

    “这位小兄弟,是来买灵魂兽,还是要帮忙鉴别,我们这里有专业的驯化师,保证会满足你任何的要求。”

    “都不是。”穆辛淡淡地说,“我来找人。”

    “不知来找谁?”

    穆辛看了看左右,确信没有人注意这边,从袖子里摸出来一朵红色的莲花,是用布制成的,掌柜看到这件东西一愣,和他极快地对了对眼色。

    中年男人招呼一位伙计过来((操cāo)cāo)忙,把穆辛请进了里面休息的客房里。

    “你是大小姐的人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我在红莲花(身shēn)边做事,受她的命令去找她的养父,有要事要禀报。”

    “什么事,你可以先跟我说。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的代号叫‘地鬼’,大小姐送达(情qíng)报都会先送到我手上,再有我转交给她的养父。”

    “事发突然,红莲花接到了前往六印集会所携带的符印,她被选中了,担心赴会会离开职位很长一段时间,希望有个人能够填补空缺。还有一些私事要我亲自见到他本人才能讲出来。”

    “十年一次,六印集会的(日rì)期就在下个月,她受到了邀请倒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在影部里实力不凡的人很多,但这些人却没有影响力。影部里可有一半来自青部,除了不动山,大小姐是从青部过来的第二号人物。”

    “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去见不动山?”

    “你暂时留在这里几(日rì),我会让人送信到都城去,收到回复我们即刻前往。”

    “你可以联络到影煞天罗吗?”

    中年男人摇摇头,“他离开了大小姐的(身shēn)边,返回来了,会留在主人跟前吧。送达的信不会落到他手里,还要经过一个中间人的手,毕竟主子做大官,如果和血煞盟暗中联络的信件被劫持,那可就麻烦了。跟你透漏一个不好的消息,主子已经引起王室的注意,只是还没有抓到把柄,内部有人想要陷害他,怀疑他出卖组织投靠了王室,双方都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穆辛忙道:“上一次的密件事件,他被(禁jìn)足了几(日rì)接受审查,结果怎么样?”

    “毫无结果,因为重要的几封密函没有弄到手,主子确实和洪大人有密切的来往,不过官员私下往来很正常,同时又都是保皇派的成员,谈论的内容也大多和主战派的举动有关系,白魔星虽然是二把手,还不是影部真正的首领,他也不敢做出破格的举动来。”

    “那不动山打算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

    “当然不能!不过白魔星能力强也很少出错,基本上不露什么破绽,主子有个大胆的想法,想安插一个人到他的(身shēn)边去。”

    “哦?”

    “这件事还特别交代过我,这个人在都城里挑选是绝对不可的,所以要从外围城市找,要可靠脸要生,胆大心细,总之条件很苛刻,我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那我怎么样?”穆辛毛遂自荐。

    男人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摇头,“你不行!你是红莲花的心腹,立场太明显了,根本没理由投奔过去,就算有确凿的理由也惹人注意。”

    “其实我跟着红莲花只有不到一个半月,而且我们见面的次数还不到十次,影部的人几乎都没有见过我,如果能跟在白魔星手下做事,那就有机会留在影部的基地里,内部一旦发生大的变动我都可以第一时间将消息送达出去。”

    穆辛很想抓住这次机会,继续说道:“从青部而来的人恐怕都不可用,所以只能从本土来找,不知地鬼先生可认识本土的成员?”

    “从风国而来的人与本土人员互相抱有敌意,很少来往,少不了会有一些摇摆不定的人,不过这些墙头草可无法胜任如此艰巨的任务。”

    “那就是没有了?”

    “合适的暂时还没有。”中年男人沉默了片刻,“好吧,我会向主人提及这件事,至于你能不能担此大任就看你有多大本事了。”

    七月七(日rì),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

    零寂始终没有消息传来,这意味着预定的地点一切正常,雾香将符印戴在手腕上,正站在一个很高的山崖上眺望。风嚎谷草桥就在崖下前方数米远的地方,是一座绳桥长约十五米,架在裂谷之间,桥下是百米深的河流,草桥两端是稀稀疏疏的树林,山上的风很大吹得细雨四散飘洒。

    至今,还没有一个人出现。

    雾香看了一会沿着山道而下,时候已经下午了,是不是没有人先露面,其余人也都和自己一样站在高处暗中观察呢?

    她没有走到桥边,继续待在距离不远的树林里,雨还在下,直觉告诉自己不要急躁冷静下来耐心等待,这座桥的位置太醒目了,靠过去从四面八方一眼就可以看到。

    桥是架在半空中的,下面是深谷和激流,如果走上去,桥的两头一旦出现了敌人,只需要把绳子砍断,任凭自己有再大的本领掉下去也会摔个半死。

    等待是漫长的,黄昏到了,雨水依旧是淅淅沥沥,这个荒僻的地方平时根本不会有人来,就算最近的村庄也是在山谷外几里远的地方。

    来了!

    雾香心脏猛然跳动,她看到桥的另一头树林走出来一个影子,一步步走上了桥,停在了中间,左右张望着显然是在等人。

    雾香又等了一会没有人露面,她料想会不会这里只是单独召见她一个人呢,传闻中说会有煞主的使者出现,带领着去往集会的秘密地点,毕竟从时间上来推算,让四部的人都赶来这里有点困难。

    想到这儿,她从林子穿出快步走上了桥。站在桥中间的影子看到了她,挥舞了几下手臂。

    风猛烈起来,吹得绳桥摇摇晃晃。雾香走过来时特别留意了对方,来者穿着黑色大氅,戴着兜帽遮住了面容,看(身shēn)形高大魁梧,是个健壮的男子,没有携带武器,双手缩在宽大的袖子里,雨水淋在那件黑衣上,像是被吸入了进去,全(身shēn)上下没有一点水迹。

    “送给你的东西呢?”黑衣人的话音低沉。

    雾香停在几步远的位置上,拉起了袖口露出手腕上绑好的符印。

    “很好。只有你一个人前来吗?”

    雾香“咯噔”一下,“是。”

    “你最好不要玩花样,六印集会是血煞盟盛大的节(日rì),不(允yǔn)许无关的人知道,违背规矩的人以叛逆论处!”

    “只有我一个人前来,没有其他人。”

    黑衣人戴着一副波浪条纹的面具,只露出右边一只眼睛,紧盯着她的眼睛,忽地转(身shēn),“跟我来吧。”

    “其余人呢?”

    “没有其他人。”

    “单独召见我么?影部有两个名额,另外一个被选中的人应该也会赶到这里吧,不知此人是谁?”

    “你的话太多了。”黑衣人头也不回,“你有任何疑问,很快会有人替我回答你的。”

    “还有其他人来?”雾香暗暗一惊。

    “是你很熟悉的人,很快你就会见到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