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爆发(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穆辛艰难地爬起来,抬起头,眼前开始模糊起来。

    他感觉到了刀锋切入血的痛感,那把伞在回落的过程中重伤了自己。

    红衣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动半步,伞又重新回到了手上,鲜血顺着伞沿滴洒下来。

    “我赢了。”

    “你手中的伞……”

    “哦,它的名字叫封灵伞,是我从一位猎兵那里得到的,算是一件古老的武器吧。用力量来驱动它,进攻或是防御,你刚刚只是见到封灵伞的一部分形态,它的每次变化都会有一项专门的攻击武器。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c级猎兵,玲凤。

    “想不到你是位猎兵……”

    “没有看到我佩戴的猎兵标志对么?在重大的行动中我都会摘除掉,不愿过多的暴露自己的份,毕竟我所在的猎兵团在猎兵之国还是有一定名气的。”

    “而强大的猎兵团屈从于国中的某位位高权重者,暴露猎兵团的信息,就等于是说我们是受了何人的命令。”

    红衣女人一边说一边朝前走,“你呢?也是刻意做了伪装吗?你看起来倒像是一位猎兵。”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不久前已经选择退出。”

    “哦?为什么要走,是不被重用,还是得到的好处不够多,无法满足自己呢?”

    “全都不是。”

    “你对血能力的掌握很纯熟,不过还没有到得心应手的地步,你的双属分别是水和雷,融合生成红色的雷倒是很罕见,将红色闪电凝聚在一起不知道会生出什么呢?”

    “我还没有输!”穆辛保存了最后的一点力量,在指尖慢慢凝聚粉色的火焰,当红衣女人靠近的时候,将火球全力地抛了出去。

    伞顶的孔壁上出了锋针,全部命中,不过投出的火球并没有被击飞,足以穿透重剑的锋针竟然一触到火焰就融化成了铁水,铃凤惊了一下,不得不移动体躲闪开,可惜对手的力气不足,给了她足够长的时间。

    火球坠在地上,粉色的火焰烧成了一个圆圈

    红衣女人凝视着火焰的光辉,这股火焰不受任何元素的影响,风吹来火苗也不抖动,恐怕用水也扑灭不了,只是静静地燃烧着。

    “莫非是……噬魂之火?我听闻过,噬魂之火一旦燃烧起来就不会熄灭,而且任何沾染到的东西都会化为灰烬。这就是你血临界特有的能力吧,真让人吃惊。”

    红衣女人说着摇了摇头,“不过,你似乎还无法控制火焰的变化和移动,只能够生成投出去,刚才的一击算是你留的后招,我差点大意了,永别了。”

    “还没完!”穆辛本来也没有想用噬魂之火击杀她,目的只是把她退开,为自己赢得充足的时间。

    穆辛将沾满鲜血的血按在手臂的灵纹上,灵纹明亮起来,这一次他没有把手移走,而是持续地施压,想要打通束缚恶魔的最后一道锁。不知道是不是血的作用,灵纹被激活,光芒越来越强,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一团光中。

    影煞天罗指出过,要激活它解除灵纹,需要耗费很强的力量,即便是在他毫发无伤的状态下可能还远远不够。

    穆辛知道凭自己现在的力量根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他对力量有着极大的渴望,全然忘记了同伴的提醒,只希望能够把封印解除,来获取可怕的恶魔之力。

    “那团光到底是什么……?”红衣女人怔住了,她在强光这种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气息,迟疑着不敢上前,现在只要朝前走几步,弹动封灵伞的机关就能将把对方置于死地,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穆辛随着将力量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印纹中,全的血液都像是被抽空了,眼前完全黑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在不断向下坠落,永无尽头。

    “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软弱和渺小,来找我了。”

    声音从脚下响起来,轰隆隆地作响。

    穆辛感觉到体停了下来,他终于落到了底,地面燃烧着绿色的火苗,周围空旷荒芜。

    “你在哪里?”

    “在你的脚下。你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只是一支压抑着自己的**,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隐藏了起来。你是个心里装满仇恨的人,我能够感觉到你的童年非常不幸,而你的本总是被现实的感所束缚。”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是渴求得到我的力量吗?那就按照我的办法去做。”

    “你搞错了!我不是你的奴仆,而是你的主人!”

    “哈哈哈哈哈哈……我选中你,只是看到了你最暗的一面,我能够响应你的召唤,只是为了让你暂时活下去,一点一点地去挖掘暗的自我,你想还没有被强大的力量所陶醉,所以没有被惑住,我应该仍你尝一尝甜头了。”

    穆辛看不到它,只能对着脚下大喊,“我不会轻易上当的,我会用自己的办法获取你的力量,休想让我成为你的傀儡!”

    “哼哼哼哼……你心里中那个暗你,已经开始在蠢蠢动了,当受到挫败、屈辱、心里不甘渴求胜利的时候他就会出现,每个人都有两面,我追随的主人就是另一面的你。”

    “走开!我不需要你!凭我自己的力量,一样能行!”

    “这一次如果我不帮你,你一定会被杀,我听到了你内心的声音在呼唤我,在恳求赋予你强大的力量,可那个暗的自我被封闭了起来,无法将这道锁打破,所以我们才会在这个虚无的世界里见面,软弱的人类,你会改变心意的,也许就在我们下次见面。”

    “好了,我该去帮帮我的主人了,他的名字叫穆辛,他是七年前躲在草屋后面大树后,看到相依为命的亲人被人杀死的孩子,是发誓要血债血偿的复仇者,而不是站在我面前靠仁义、本、规矩所住的弱者。”

    “过去的事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你心底邪恶的本会被激发出来的,我会帮助你的。”

    印纹的光到达了极限,光芒一瞬间被收回,穆辛仍保持着半跪的姿势,垂着头,手掌从刻有印纹的手臂上慢慢地挪开。

    印纹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