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试手(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霜绯月和同伴离开了左禅的宅院来到了街上,入夜之时人们很多出来活动,夜市很闹,吃喝玩乐的选择众多,黑市当中还有出现一些特别的夜市商人,只有到了晚上才会露面,出售的商品也比黑市市面上摆放的好一些。

    黑市在城南的贸易区,北城到了夜晚是最闹的,猎兵的主要活动范围均在北城,不管是猎兵团的机构还是猎兵登记处都设立在主街大道上。

    “这时候出来,你是故意因对方现吗?”零寂看着来往的人从面前走过,低声说道。

    “出来透透气,魔窟是座古老的城市,曾经还是岚之国的王都,来一趟不四处看看可就白来了。”

    “你还真有闲雅致,这座城不是已经没落了么,和没落的家族一样,失去了原有的地位和荣耀,已经变得一文不值。”

    “那也曾经辉煌过,想想看当年猎兵王以此地起兵,抗击两国的联军,最终统一游散各处的猎兵团,建立了岚之国。他不仅建立了自己的帝国,还改变了世界的格局,猎兵变得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说是一个猎兵时代也不为过。”

    “那祖辈的荣耀只能光照一时。”

    “你一定想到了你的曾祖了吧,左禅先生说过,他当年是和猎兵团旗鼓相当的人物,后来成为了血煞盟的元老之一,据说血煞盟最初建立只有十个人,或者更少。”

    “他们败给了猎兵王,逃亡了其他的国家,却通过自己的方式在异国开拓实力,最终回归。这也是为什么血煞盟会有四部,分属于四国,当年回归本土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成员。”

    “那煞主是怎么确立的?靠什么才能坐上这个位置?”

    霜绯月沉默半响,说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一点,血煞盟上层的人和当年建立血煞盟的元老有莫大的关系,他们来自于古老的家族,祖上最血煞盟有过突出的贡献,而作为后人他们的能力也超乎寻常,强大再加上显赫的架势,我想这两个条件是必备的。”

    “那么盟主大人呢?”

    “你这个问题可真是难到我了,盟主大人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即便是影部的首领未必见过盟主大人的真面目。私下有种传闻,说盟主是当年猎兵王死对头的后裔,也就是血煞盟的初代首领。”

    零寂点了点头,“这种说法还能够让人信服。”

    霜绯月走到了一个卖灯笼的商贩跟前,交谈了几句,,买下来一支花灯。她并非是看中了这支灯笼,而是故意停下来查探周围的动静,感觉到了不远处有眼睛在盯着他们。

    两人离开了小摊,继续朝人多的闹市里走,零寂下意识地把手缩进了袖子里,这是他拔剑前的习惯动作。

    “看来你也感觉到了。”

    “有人跟着我们,来的好快!”

    他是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能如此快地找到他们的位置,毕竟进出左禅家中的时候即便被人看到,也会以为是来交易的,毕竟院落的前面是营业的晶石铺。魔窟毕竟很大,要单单地找到某个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的确是很有一手。”霜绯月也忍不住赞叹道。

    “是红莲花派来的人吗?还是另有其人?”

    “现在还无法断定,你总是想找个像样的对手,现在机会来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忽然分开了,零寂走进了一条小街,而霜绯月则继续向前。

    零寂特备选在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独自站在巷子正中,慢慢地拔剑,他的武器非常奇特,中间由一段锁链连接着,锁链随着动作而搅动起来,前半段的剑刃也随之旋转。

    “我无意于你交手。”黑暗中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已经听说了,红莲花边有一个神出鬼没的杀手,就是你对吧?”

    “是。我认得你手中的这件武器,你是风之国零家的后人。”

    “呵呵,你知道我是谁是最好的,免得你死了还不清楚是谁杀了你。”

    “我现在还不想要你的命,可能还要再等几天。零家的后人为什么要跑到岚之国来,你和月女之间是什么关系?”

    “霜家和零家都是没落的大家族,我的父亲与她的父亲生前是患难之交,在死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

    灵寂反握住剑柄,剑刃低垂在地上。

    “你是独子,零家唯一的继承人对吧?”

    “没错。”

    “我还只是想知道月女是否要决心一战?”

    “我们是奉命而来,对你和你的主子可无心冒犯,不过避不过去的事儿,还是用刀剑说话最直接。”

    “这就是月女的的意思了?”

    “她还没有决定。她想一直处于中心,两边都不得罪,可现在的处境是进退两难。”

    “我们又何尝不是,不过在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做出了选择。”

    “也许你今晚杀死我,她说不定会回心转意的。”零寂兴奋地牙齿。

    “呵呵呵呵,如果真的如你所言的那样,我应该尽力去争取一下了。”

    “来吧!”

    漆黑的影子像是从地下钻出来,刀锋划出了一道紫光,劈向零寂的后颈。

    连接剑刃的锁链搅动起来,这件武器瞬间涨慢了雷属斗气,他无需转,只是翻动手腕,锁链伸长了将前端弹了出去,围着体旋转,伸出的锁链瞬息间在周围形成了坚实的铁壁。

    紫到劈斩在锁链上,只是传来嗡嗡的震动声。带着面罩的男人没有收力,冷笑了一声,继续下斩,“血临界——水月天冲!”

    紫色的雷瞬间发成了水滴,从锁链的缝隙里灌压进去。零寂大吃一惊,水滴流了进来在脚下慢慢地汇集,很快形成了一个月牙,水中有什么在震动,水泡剧烈地向上翻涌。

    他急忙从铁壁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跃了出来,月牙终于成形“轰”的爆开,伸长的锁链被水流冲的四散不断地向回收缩,防御形态被破除了。

    零寂用力地喘了口气,他在青部已经有几年了,执行过不少的任务,自认为遇到过很强的敌人,能够一击就破除蛇曼凌波剑的防御铁壁的还是头一个。

    对手是双属的斗气,主属为雷,副属为水,血临界的能力非常独特,紫色的雷不单单有麻痹的效果,还可以随着属的变换而改变形态。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