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疑问(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我总觉得对方是有意留下一个活口。”风简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故意的……为什么单单选中我?”

    “因为从一个外人口中说出来可以免去很多麻烦,想想看,前去的那么多人中,只有一个人活着回来难免惹人怀疑。当然,星印也并非完全信任你,可能也会想到你和西亚之间有所关联,一旦查证,不单单是你,包括苍鹰都将大祸临头。”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陷阱。”

    “恩。”风简道,“星印如此大张旗鼓,总觉得有什么在暗中推动似的。”

    “什么意思?”

    “如果我是星印的首领,会想尽办法稳住海象,先料理了白雷再来对付这个强敌。而不该是立马撕碎盟约,促使白雷和海象的联手,穆辛曾跟踪过和西亚联络的猎兵,来自星印,我有个大胆的猜想,白雷隐藏的首领会不会就是星印首领项印呢?”

    “这不可能吧!”

    “这个猜测是很大胆,但也不是无凭无据。”风简理了理思绪说,“第一,白雷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死囚、罪犯,是用钱救出来的,所以组建这支猎兵团需要很大的一笔资金。第二,那本账目先是落在了龙疾兄弟的手里,后来星印反复派人交涉想要拿到这个东西,均未成功便用武力要夺,后来被白雷所救,账目被拿走,是这样的对吧?”

    龙疾肯定地点点头。

    “星印既然不怕得罪你这位魔窟三杰之一,说明对这本账目极其关心。为什么东西到了白雷的手上,却不管不问了呢,论实力星印并不畏惧白雷,正面交锋胜算还是很大的。”

    “那为什么啊?”木笙问。

    “因为项印是白雷的首领,他只是刷了一个花样,让关系这本账目的人都清楚东西落在了白雷的手上,而副头领西亚早就把名册给了他,却不知道他的真实份。即便,有人想要夺回,也无计可施。”

    “这个人好有心计!”霜璘感叹道。

    “可是项印看不来不像是这么聪明的人啊,在众人眼里,他很凶蛮、耿直,说一不二,怎么会……”龙疾急忙跟了一句。

    “聪明人从不把正面目示人,作为魔窟三杰之首,实力毋庸置疑。作为副头领西亚,如果实力不强的话很难镇住这个难缠的属下。在我看来,他最聪明的一点就是,他名声显赫,这个条件反而能够帮助他隐藏第二份。”

    “可是……”穆辛又问,“他为什么要想尽办法拿到那本名册呢?还有,他为什么要组建白雷猎兵团,想利用它做什么?”

    “既然是猜测,我还不能一一回答你的问题。不过组建白雷猎兵团的目的,我想可能是为了对付盟友所准备的。”

    霜璘直入正题,“既然这个人如此有嫌疑,我们该怎么确定他就是白雷从未露面的首领呢?”

    “如今西亚和血煞盟的人联手,他应该清楚这支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势力已经靠不住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毁灭它。白雷内部很团结,但总归只是一群逃犯,如果支柱倒了就会土崩瓦解,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

    “擒贼先擒王!”

    深夜。

    月明云动。

    炎息留在了白雷的营地里,连同着随行的一百来人。他很清楚,现在返回去的话,海象会把他视为罪人交给星印来处置,澄清误会,他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已经按照你们的指示去做,星印很快就会大举来犯,据说已经在城中大肆招兵买马。”西亚看着齐罗的眼睛,“不知下一步你有何打算?”

    “只要海象肯站在我们这一边,大局可定。”

    “说得简单。”西亚冷笑,“他们派出了人手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我可不认为是为了联合才来的。二百一十七人,若是带着好意没必要一下子出动这么多人手,来宣战拼命的倒是极有可能。”

    “是朝着我来的。”炎息不慌不忙地坐在椅子上,喝着酒,“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海象的首领我再了解不过了,心狭窄、处事谨慎、毫无魄力,他不想和星印撕破脸皮,更不愿被白雷所利用。”

    “那我们是孤立无援了?”西亚似笑非笑。

    炎息毫无客气地说:“没错,除了我,和在场的这两位之外,你只有手下九十几个弟兄可以依靠。不要过高的指望我带来的那些人,他们会倒向获胜的一方,能够胜是最好的,如果败了说不定会变成敌人。”

    “那我不如现在就杀了他们!”

    “呵呵呵,急什么。现在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不知道对待海象即将到来的人,副头领打算怎么招待呢?”

    “当然要礼待了,只有把它拉拢过来才有战胜星印的希望。”

    炎息笑笑,看着站在帐门口的齐罗,“你来游说我的时候,可说过,星印会与海象反目成仇,交锋然后双双消损,这样白雷才有机可乘。你的承诺只兑现另一半,反目勉强算是达到了,但战火还没有燃起来,可能要等待很久。”

    “我不知道,在白雷覆灭之前,双方会不会开战,不知道到那时候我还能不能亲眼见到。”

    木法师听得出来他话里的讥讽,看了齐罗一眼,“既然他们都心存疑虑,那就把你大胆的想法说出来吧。”

    “利用海象来消减星印的实力是最好的途径,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我们做一件事。”

    “说吧,迫在眉睫,我们如果不先动,那就只能坐以待毙了。”炎息道。

    “攻打魔窟城。”齐罗平静地说出了这五个字。

    “什么?!”

    在场众人,除了木法师之外,都变了脸色。

    西亚率先反对,“这行不通,魔窟有近五十年都没有爆发争斗了,这儿似乎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我们可不能破了先例,即便打赢了,在城中驻扎也会让百姓不安的。”

    “只是五十几年的和平而已,魔窟曾经被誉为‘坟墓之都’,城中猎兵的厮杀持续过几天几夜都是常有的事儿,尸体堆积如山,一个做生意的商人都没有全逃走了。这个规矩并不是不能打破,想要恢复这座城曾经的荣光需要战争、鲜血和沉积的累累尸骨,一座和平的城市是不会吸引更强的猎兵前往的。”

    “而且,我所说的攻破也并非是真的攻城,只是在城中制造一些混乱,让人们相信海象是我们的内应,迫使双手交手。”

    西亚的脸色明显和缓了许多,“如果海象全力镇压我们,岂不是给了他们澄清误会的机会?”

    木法师笑了一声,“你放心吧,这件事不需要你来做,你的顾虑不无道理,但这件事由炎息来干就没有问题了。”

    “总是把一些不太光彩的事交给我么?”炎息转着手里的杯子,“乐意效劳,什么时候?”

    “明,入夜以后。”

    “那我呢?”西亚问。

    “拔营,带着所有人在城外留守。”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