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疑问(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留下来的龙疾和穆辛经过一番血战,侥幸逃脱。噬魂之火的精准释放将三头灵狼困在了火圈里,齐罗有所顾虑没有解自己的力量,稍稍被攻势淋漓的龙疾压制,而穆辛则吃力地应对着一次次的进攻,完全丧失了反击的能力,拼尽全力防御才勉强自保。

    两人拖延了一会,觉得同伴已经跑远了便借机逃走,对方在后紧追,不管怎么跑都甩不掉。

    眼看就要追上,前面已经快要走出林子里,木法师突然从树上跳下来拦住了两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即将到来的危机就这么解除了。

    两人冲出林子,已经累垮,唯恐敌人有诈,不敢停下休息。很快遇到了另一批人。

    大难不死,再次相聚,木笙不免要吹嘘一番自己的英雄事迹。一行人借着月色向北而去,白雷很快就会有大的动作,尽管敌人并非是他们,但如今的形式只有待在城中才是最安全的。

    齐罗站在山坡上,看着渐渐远去的一行人的背影,“苍鹰……看来是一支不容小视的力量,这次回来没想到会遇到意外之敌。”

    “有位手猎兵值得注意,绝非等闲之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哦?”

    “想不起来了,可能是在很久以前。”木法师摇了摇头,“回去吧,西亚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穆辛一行人回到魔窟,木笙马不停蹄地找到了星印的副头领告知了前几发生的事儿,顿时炸开了锅,星印临时关闭了机构,召开了紧急会议。

    而海象这一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重伤的灵狼如今在霜秦的家中修养,木笙原本是想把它送还给星印的,虽然主人已死,但毕竟曾是其中的一员,可没想到灵狼挣扎着就是不肯走。

    暮先生率先说了一句恭喜的话,这头失去主人的灵魂兽已经把木笙视为新主人,对此,众人都感到有些意外,急忙跟着道贺,木笙高兴的手舞足蹈。

    城中依然平静,直到第二正午。

    星印的头领亲自出马去了海象猎兵团的机构总部,主动解除了同盟关系,同时宣战,只有一个要求不能以魔窟作为战场,说完愤然离去。

    海象的头领对此十分意外,他急忙派人查明原因,很快得知了白雷杀死了前去会面的使团,炎息所带去的一干人等却安然无恙,至今未归。

    据说,从中也出了不少力。

    星印很快公布了讨伐的布告,广招盟友,誓言一举平白雷的营地。这一次星印可是大动作,集合城中有实力的猎兵来征讨,许诺的好处极其人,不但赏钱颇丰,还把海象的机构许诺出去,凡是杀死西亚或海象首领的人,他所在的猎兵团就成为城中的第一势力,星印会全力支持,平起平坐,只要不是对方有意平破坏盟友的关系,世代为友。

    公告一出,全城震动,海象这一边极为气愤,气氛紧张。为了平息这场误会,海象首领派人到白雷的营地去通知炎息回来,只要把这个罪魁祸首交出去还有转机,为了不重蹈星印的覆辙,此行前往的人共计二十一十七人,在战事未起之前,这是唯一能够做的努力。

    有利益可图,猎兵自然不肯放过。有单独的人,也有几十、上百人的猎兵团纷纷涌向了星印的机构,在一天的时间里人数就增加了三百。

    星印还大肆扬言,白雷和海象联手准备攻城,里应外合,这个言论得到了更多人的响应,海象成为人人喊打的臭虫,机构被迫关闭,若不是实力尚存,可能早就被赶出城去了。连商人都凑了一把闹,提供给猎兵更精良的装备,当然也并非免费,打了一个不小的折扣,还是狠狠地赚了一笔。

    晶铁店铺内。

    上门的客人络绎不绝,猎兵们紧急备战,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是很有必要的,霜秦忙的不可开胶。

    店铺后面的院落里,穆辛几个苍鹰中重要的成员正在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要是说,不如去帮星印的忙,那么多人都去了,俗话说得好——人多好办事!”木笙拍着石桌叫道。

    “我觉得不妥,人是多了,可里面很多都是去混吃混喝的,实际上没什么真本事。白雷和海象都是不容小视的对手,万一,星印败了呢?”

    木笙怔了一下,“绝不可能!只要我们苍鹰肯帮忙,一定能大获全胜,说不定能一战成名呢。”

    清寒抱着肩膀道:“想要赢其实很简单,海象的大部分人都在城中,如今的局势如同野兽困在牢笼里,只要先铲除它,白雷一触即破。”

    “这不行。怎么能这么做呢,在城中开战不合规矩,再说了要打也要光明正大的打,哪能突然进攻,赢了也不光彩。”

    “木笙兄弟,你的想法太单纯了。什么叫光明正大,人们关心的是谁最后赢了,输的一方会失去所有,你可不要忘了,如今的优势可不在星印这一头,不然也不会招兵买马了许诺那么多好处,不过是为了增大获胜的筹码。眼前有一条捷径可走,为什么还要绕道呢?”

    穆辛跟道:“海象如今按兵不动,就是因为清楚战争一旦爆发也不会烧到城中来,在城中消灭它的确是不二之选,星印未必不想这么做,只是怕影响不好,招致众人的反感,后果不得不考虑清楚。”

    清寒冷冷地一笑,“还是顾虑太多,想要赢就该扫除掉掉所有的顾虑。”

    穆辛看着最有主意的风简,“你怎么想?”

    “我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和星印无关。”

    “什么事?”霜璘忙问。

    “各位可能都忘记了,白雷隐藏在幕后的首领还没有出现,我在想如何找出这个人。在我看来,海象、星印以及白雷的争斗都是围绕这个人展开的,齐罗和那个女法师真正的用意是拿到那本名册。”

    “对哦,我都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了。”木笙大叫。

    “不过,有件事我不太明白,血煞盟利用白雷挑起与星印的争斗,想怎么引出这个人呢,莫非已经摸到了这个人的一点线索?”

    “有可能。齐罗利用白雷是为了复仇,而牵扯到海象就有点奇怪了。”

    木笙没听明白,“哪里奇怪了,白雷和星印硬碰硬自然不是对手,当然要先破坏掉双方的同盟,让其反目是消减星印的最好办法。”

    风简点点头,“起初我也这么想,不过,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什么?”

    “海象真的会和白雷建立同盟吗?之前我听了木笙兄弟的事,他是星印使团里唯一的外人,也是唯一的幸存者。你们不觉得这很蹊跷吗?”

    “蹊跷?”木笙越听越费解,挠着头,“是我运气好才保住了一条命,我这个人运气一直都不错的。”

    “不是运气的问题。”风简一针见血地说,“在你逃亡的路上,其实对方有很多次都能杀了你,最明显的是齐罗、木法师和魔窟三杰中的炎息一起出现的时候,三人使出全力先杀弱的再杀强的,杀掉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

    一直沉默的龙疾随即坐直了子,“经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奇怪!”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