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局中局(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看来他对我们并不是完全的信任啊。”木法师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法杖上的一枚珠子。

    “人类是**驱使的动物,他所获得的要远比付出的多,所以才肯冒险。星印和海象内斗,这样白雷才有机可乘,我们可以帮助他杀掉久未露面的首领,就算导致难以预料的后果,也大可把责任推给血煞盟,西亚这个人很精明,他利用了我们的份来获得对白雷绝对的控制,再也找不到比我们更适合的人了。”

    “如果说服不了炎息,恐怕矛盾和误会会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这个人你真的有把握吗?”

    “试试看吧。”齐罗缓缓地握拳,“胜败在此一举。”

    “如果失败了呢?你有没有其他的打算?”

    “我们已经到了白雷的营地里,恐怕也被监视着,想要脱怕是很难。实在不行,我会掩护你杀出去。”

    “看来你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西亚、白雷的存亡我不管,我只是要提醒你,拿到那本名册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我当然不敢忘。”

    木法师挑起了帐帘,看着营门口,闸门再次被拉起,西亚专门带人出去迎接,率先一步赶来的星印使团也在场。

    “该来的人都到齐了,好戏终于开始了。”女人低声地说。

    林中一片狼藉,虽然袭击的一方只有九个人,不俗的战斗力加上出其不意,留守的猎兵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他们很快团结在一起,展开反击,奈何暴怒恐怖的灵魂兽横冲直撞,撕裂了他们的防御,伤亡越来越大,不久后幸存的人四散奔跑,却没能成功地逃出这片森林。

    树木像是活了过去,很多逃走的猎兵被吊在在半空中,被袭击者投出去的箭矢穿的心脏,有的直接被树藤活活地勒死,战斗持续了将近两个多小时,无一人生还。

    穆辛和龙疾、霜璘没有亲眼目的这场厮杀,他们一路追赶被风中的血气吸引了过来,走进来所看到的是一具具尸体,死状凄惨。

    霜璘已经是e级的猎兵,也参与过几次大规模的战斗,却还未见过这么多的死人,而且被杀的均是星印的猎兵。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

    “看来是中了埋伏,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星印下手?”龙疾蹲在地上正在查看一位死者的伤势,“半个头被咬了下来,看来是灵魂兽做的,而且袭击这些人的不止一只,数量很庞大……”

    “他们就是前去白雷的营地,准备会谈的那支人马吧,好像木笙也在里面……”霜璘小声地问,“有没有找到他的尸首?”

    “没有。”穆辛摇头,“没找到至少还有希望,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绝不会!”

    “也许是另外一批人马,会是谁干的呢?一连杀死近百人,应该不是几个人能办到的。星印在魔窟几乎无人敢惹,具有威胁的更是少之又少,要不要先回城把这件事讲出去?”

    “最好不好。”龙疾忙道,“星印一定会追查到底,如果你回去说,他们一定会不断地找到你询问线索,毕竟你是第一位目击证人,这些人刚死没有多久,搞不好会留下什么线索。杀死这些猎兵的人,说不定会担心你掌握了什么重要的报,会揭穿他们的份,对你下杀手也是必然的事儿。我看,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

    穆辛点点头,“先去白雷的营地打探一下,西亚作为邀请方,这件事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子夜,白雷营地内。

    三方会谈开始了,西亚把会谈的地点选在最为宽敞的大帐中,他坐在上首,星印和海象的使者分居两侧,摆上美酒食,一开始气氛并不紧张搞得像是一场宴会似的。

    双方也都很给面子,只是星印这边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神色越发忧虑。海象派出的大队人马如数到达,而他们的后续队伍却迟迟未到。

    “城中有诸多谣传,说是冒充曾经的魔窟三杰之一的齐罗笼络了白雷,想要对星印展开攻势,本来这个消息并不太让人在意,但传的太快人尽皆知,上面派我来和副头领见一面,把事摊开说,有误会早点清除掉。”星印的领队直入正题。

    “这是自然!这些传闻我也听到了,出于对白雷的生存考虑,还是我主动发出的邀请,以免被小人挑拨离间,惹来不必要的争斗。不过,我只是单方面想星印发出邀请,没有提及其盟友……”

    炎息看年纪三十多岁,从装扮上看豪迈不羁,头发被随意地一抹,嘴边胡茬邋遢,穿的更是随便,一件深褐色的风衣,总是一副散漫的模样,似乎对什么事都不太关心。

    他在海象不被重用是不争的事实,可能出于这个原因,对笼络白雷没有任何兴趣。何况是星印发出的邀请,顾虑到同盟的关系,如果单方面的和白雷结盟,难免引起误会。

    “我到这里来只是接到命令,其实我也不想来,奈何有人找上门来。”炎息早就知道西亚和齐罗联手的事,而且知道今晚他们展开的行动。

    只是,他一直没有表态,没有配合也没有干预,只当做毫不知

    炎息毕竟是魔窟三杰之一,他在猎兵团内还有具有一定威望的,而跟随他的这些人一多半都是他的亲信。他的格出了名的古怪,在内部很少和某个人来往过密,即便有誓死效忠者,他也是理不理,不争权也不功利,完全像个闲人,就算海象执行十分困难的任务,屡次失败他也不理会。

    在同伴们和外人眼中,这是他和海象首领对抗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不出力。

    “齐罗曾经是星印的副头领,在七年前的一个任务中跌入了深谷已经死了,这次突然出现的是个冒牌货,希望副头领不敢轻信,如果这个人真的暗中找上你,希望你能够扣住这个人,把他交给我们。”

    “没问题。”

    “白雷的地位,星印还有海象都已经承认,只是贵团向来不入城驻扎,上级的意思是,以后有机会可以通力合作。这几年一直没有任何接触,其实星印对外来的势力并不排斥,表示欢迎,我们三方势力一起努力,给这座古老的城市带来长久的和平。”

    “传闻我是不会听的,更不会相信。我可以向你保证,白雷对星印绝没有敌意,更不会被人挑唆。你安心地回去吧,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现在城中的百姓对以为我要攻城,我可没有胆量在猎兵王的故乡杀人放火。”

    星印的领队松了口气,又道:“我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说。”

    木笙还没有把齐罗出现在营地里的事告诉了他,他刚回去就有人找上门来,要他们前往大帐会谈。幸好多长了个心眼,如果把齐罗出现在营地中的事讲出来,估计气氛就不会这么融洽了。

    他想着,安全地离开这里之后再说。

    “其实这个疑问是对阁下说的。”领队的猎兵看向炎息,“海象忽然失去了踪迹,还有,我们派出了几位哨探一路跟随都没有回来,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也许是被杀了。”炎息随意地说道,“我虽然带队,却不管事,手下那些人做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有没有结果就不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