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幕后之人(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霜璘立马高兴起来,“那什么时候让我见一见你们的首领?”

    “这要等他回来了。”

    “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像木笙那样有很多的话吗?”我一直都很好奇,他是怎么当上副头领的……”

    “苍鹰和其他的猎兵团有所不同,首领并非是团队的核心,在苍鹰最有权力的人叫风简,其次才是猎兵团首领清寒。”

    “真是奇怪的设置。”

    “对了,木笙还有暮先生呢?”

    “木笙去往星印的总部了,专门有几个人来找他过去。”

    “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那张嘴一向口无遮拦,最好别闯祸。”穆辛低声念道着。

    “他总是把副头领的职务挂在嘴边,看起来就惹人发笑,可奇怪的是星印的人既然客气地接待了他,还专门派人来请,也不知道他都和人家说了些什么……”

    “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再询问吧。”穆辛话锋一转,“血煞盟的人和白雷的副头领西亚开始了来往,我担心他们会搞出什么大动静出来。”

    “白雷猎兵团当中很多都是亡命之徒,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虽然人数并不多还不到一百人,却不容小视。”霜璘点头说。

    “齐罗是为了复仇而来,必须赶在他行动之前制止他。首先,要找到白雷的首领,希望今晚的拜访会很顺利。”

    “会见到他的,只要有我在,放心吧!”

    入夜。

    木笙还没有回来,而霜秦这几也没有闲着,他修复了那面镜子,当面交到了穆辛的手上。是一面无光之镜,他揣在上衣的口袋里,把血煞盟的行踪告知了暮先生,这位大学者也推断白雷的首领绝非是左禅,原因很简单,他太有名了,而且太神秘,这样的人即便不是猎兵也十分引人关注。

    两人借着月色出门,很快来到了晶石店铺的门口。霜璘直接道明了来意,负责店铺生意的仆人一开始婉转地拒绝,碍于她的份和几番的恳求,不得不去通报一声。

    很快,仆人回来了,打开了通往屋院的后门。

    “多谢。”穆辛点头示意。

    这位负责店铺生意的仆人很年轻,年龄不过二十出头,在两人走进庭院的时候多了一句嘴,“最近有客人暂住,两人最好不要四处走动,免得生是非。”

    “有客人?”霜璘一怔。

    年轻人没有回话,只是伸手指着前面,“径直朝前走就到了,既然是谈生意,最好不要涉及到别的事。”

    穆辛挑了挑眉,听得出这句告诫的话里别有深意。

    两人默默地朝前走,穆辛一路留意着周围,庭院很大,左侧有一片花园,而后侧有很多的厢房。过道一直通向客厅的门口,吊着两支烛火污浊的灯笼,门半开着。

    “神一刀之女——霜璘特来拜会!”霜璘停在门外,朝屋中喊了一声。

    “无须多礼。”屋内响起的声音略显低沉,“如果只是为了生意而来,就进来吧。”

    霜璘对穆辛使了个眼色,意思很明白,要从这个古怪的老者口中出话来,要看准时机,两人前来拜会的目的似乎已经被对方看穿了。

    门忽地洞开,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从里面拉扯,霜璘吸了口气大步跨进了门,穆辛紧随其后。

    左禅是个略显瘦削的矮个子,面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苍老,四十多岁和霜秦相近,坐在一张靠椅上。眼睛狭长、大鼻子、眉毛很粗,从相貌上有些像是异国人,穿着一件宽松的短袍,桌上放着下人刚煮好的茶。

    这位深居简出的神秘人给穆辛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再来之前脑子里有一个简单的想象,以为会是个苍老、高瘦冷漠的老者,没想到他的相貌和气度都很普通,那份神秘感似乎一下子减去了一半。

    “坐吧。”左禅也在打量两位拜访者,特别是和霜璘随行的那位年轻人,他似乎看出了点什么,眼睛里有光闪过。

    “我这次是为了法杖的事儿来的。”霜璘开口道,“相信您手上一定有稀有的冰属的晶石,开个价钱吧,我知道您的收藏价格不菲,能买起的恐怕魔窟城中经营晶石店铺的霜家算一个。”

    “我与你父亲有过几次生意的往来,算是未曾谋面的朋友,晶石的好坏可以提升法杖的威力以及自灵力的强弱。不过,我从来不把自己的收藏卖给别人。”

    “哦?”

    “好东西如果可以靠买卖得到,就没有收藏的价值了。我手上的确有一枚稀有的冰属晶石——海蓝星,你若是想要,我可以赠送给你。”

    “不过——”他的话锋陡然一转,“先说说你的来意吧,不要以为我深居大院便不会知道外面发生的事儿。在前不久有一支不见经传的猎兵团接下了我的一单生意,就是这位年轻人所在的猎兵团,这只展翅飞翔的鹰徽我记得很清楚,霜姑娘是为了法杖的事儿而来,那你呢?”

    “我只是陪同。”

    “苍鹰和神一刀、被驱逐的魔窟三杰之一搅合在一起,如今白雷、星印、海象都有异动,表面上看起来毫无联系,还有一位来头很大的人也参与了进来,当中包括相传已经多年的齐罗,这场争斗会死多少人我懒得管,只要不影响到我的生意就行。毕竟魔窟是猎兵王的故居,还没有人敢在城中开战,破坏这里留下来的古迹。”

    “怎么连齐罗的事儿你都……”穆辛大惊。

    “现在就不必隐瞒了吧,我也很想知道,你们并非是为了找我,到底是在找谁?”

    霜璘看着穆辛,仍拿不定主意。

    “由我来说好了。”穆辛选择摊牌了,“我们追踪了一位和白雷副头领西亚接头的猎兵,我亲眼所见这个人入城后走进了您的居所,他是去见白雷的首领,我们要找的正是这个人!”

    “白雷的首领么……”左禅喝了口茶,笑笑,“你们两个不会认为这个人就是我吧?”

    看两人沉默着,左禅收起了笑容,“我真的不清楚白雷的首领是谁,不过你们跟踪的那个人的确来过这里,是去见另一个人。”

    “不知是谁?”

    “我的一位宾客,昨天那名猎兵找过他之后就匆匆离开了,这个人的姓名份我不方便透露,只能告诉你是个来头不小的猎兵,我们是生意上的朋友。我这个人除了生意以外,从不干涉猎兵的事,何况还牵扯到血煞盟,难道你们也是为了那本名册?”

    “您怎么会知道名册的事?”穆辛对这个自认为本分的生意人刮目相看,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也不清楚这么多的秘密报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不算什么,因为最初保管那本名册的人就是我。”左禅一字一顿。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