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亡羊补牢(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木法师很快恢复了镇定,“你一定是没听懂西亚的意思,他让你过来可不是为了救他,而是暗中监视。如果他真的落在了我的手上,他便会考虑齐罗的建议,如果侥幸逃脱了,便另做打算。”

    “不要听她胡说!”黑袍男人喊道。

    猎兵慢慢地向前移动,“你好像比我还了解副头领的为人。”

    “不。我对西亚了解的不多,我只是会猜测他做事的动机罢了,如果他真的想要救这个人,为什么不是他亲自前来呢,由你和另外一个人拖住面前的敌人,剑齿灵斑虎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来,你说呢?”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置之不理,自己退去了?”

    “这样再好不过。”木法师笑笑,“若是你能帮我劝劝他,那就感激不尽了。”

    “杀了她!”黑袍男人拼命挣扎着,“我可以答应西亚的要求,只要你能确保我能活下来!”

    猎兵忽然提腿挑起了插在地上的刀,用空出的左右接住,将力量灌注在上面对着上空的树网抛了出去。雷的力量爆发了出来,缠绕交错的树藤、枝干被雷电击碎,燃烧起了火焰,黑袍男人感觉束缚的力量在急速地减退,他爆喝一声将捆绑的藤条撑开,倒翻了一圈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只好杀了你了。”木法师怒了,晃动手中的法杖,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这里就交给你了!”黑袍男人撂下这句话,拔腿就跑。

    猎兵想要追上去,却又无法忽视面前的危险,他横刀而立,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召唤术——木鬼幻灵!”

    两个影子般透明的生物从土洞里爬了出来,样子像是兽人里面的食尸鬼,个子低矮,瘦弱。上冒着黑色的烟,似乎是腐化的毒气,走起路来摇摇晃晃。

    木法师指着逃走的男人背影,“追上他!把他毫发无伤地带回来!”

    木鬼幻灵飞跑起来,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杀了他!”她对另一个木鬼下达了不同的命令。

    幻灵猛扑上来,猎兵一刀劈中了它的头,刀刃从它几乎透明的体上擦了过去,毫无作用。

    “什么?”

    伸出的利爪在他的胳膊上抓了一下,立即鲜血直流,敌人的形体是虚幻的,而攻击确是真实的。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和一个影子交战,必败无疑。

    不过,他对法师多少也有一些了解,特别是召唤术,不管何种属的召唤术都不是永久的,首先有时间的限制,其次有弱点,召唤物并非是无敌的。

    它一定有弱点,在哪里?

    他开始躲闪,一边用心观察。木鬼幻灵几击不中。突然间不动了。

    男人唯恐有什么陷阱,向后快速地倒退。

    他忽然踩空了,子一歪,急忙用刀刺向地面,以一个半仰的姿势稳住。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地洞,他感觉到了里面有什么东西,很快木鬼幻灵从黑暗里窜了出来,锋利的爪子直插他的后背。

    他只能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拧,爪子侧着他的后背划过,几乎横向隔开了他的皮肤,鲜血很快湿透了后衣。他在失去平衡的一瞬间,从地面上拔刀,向前撩起,劈砍在了木鬼幻灵的肩头上,刀刃劈了进去,肩膀部位立即燃起了绿色的火焰。

    木鬼幻灵蹦跳着,跌跌撞撞地倒退,看得出来它很疼痛,很快全烧成了一个莹莹的火团,化成了灰烬。

    原来在木鬼攻击的一瞬,它就会从虚幻的状态恢复成实体,这就是它的破绽。男人虽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总算消灭了它。

    正当他要缓一口气的时候——

    从四周伸出的树藤、枝干将他的手脚牢牢地锁住,木林牢阵并未解除,这是一个强大的束缚法术,虽然法术如不解除就会不断地损耗灵力,她一直在等待时机。

    手腕被勒紧,宽刃大刀掉到了地上。他被吊了起来如同刚才那个黑袍男人一样,女人冷笑着,只要她挥一挥法杖,树藤就会像是针头那样钻进他的体,在他的体内穿出无数个窟窿。

    “你救了那个人,可他却丢下你独自逃跑了,心里可后悔?”木法师嘲弄地问。

    “要杀就杀!”

    “你很勇敢,那我就让你死的痛快点。”木法师慢慢地举起手中的法杖。

    “慢着!”

    随着喊声,一个黑影连蹦带跳飞奔了过来,齐罗骑坐在剑齿灵斑虎背上,来到了同伴的近前。

    “你可是说过说服他有七分的把握,可西亚却派来一个碍眼的人捣乱,这件事我还没有向你问责呢。怎么,你莫非是要我放了他?”

    “要西亚立马答应根本不可能,他需要时间考虑,我把下次会面的时间放在了五天后。我敢打赌他一定会来的,如果你杀了他的亲信,这件事就不好办了。”

    “那是你的事儿。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取回那本名册,没必要自找麻烦。”

    “那你事成之后,可以先回去。”

    齐罗一直都很听这个女人的话,不过这一次他的态度坚决,尽全力要保全这位猎兵的命,这件事也是向西亚证明他合作的诚心。

    “如果我非要杀他呢?”木法师冷着脸。

    齐罗亮出了袖子里的短刃,“那你就先杀了我好了。”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手?”

    “任何事我都听你了,只有这件事除外!”

    木法师将法杖在地上重重地一点,捆绑的藤条、树枝全部缩了回去,猎兵从半空掉下来摔在地上,后背的贯穿伤造成了大量的失血。

    “这个人由你来处置吧,要我做出让步仅此一次。”木法师收起了法杖,抱住了肩膀。

    齐罗立马赔笑,“感激不尽,我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影部效力,以后不管什么事我都听你的。”

    齐罗说着跳下虎背,快步走到猎兵的面前,猎兵因失血已经接近昏迷,眼睛半睁着,一动不动。

    “他的伤势不轻,你好人做到底,帮他治疗一下可好?”齐罗看着同伴。

    木法师一脸的不愿,还是照做了,她走到猎兵的后,蹲下,伸出双手按压在伤口上,莹莹的绿光从掌心里迸发出来。伤口正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出半分钟血已经止住了。

    猎兵先前还感觉全自己被一股刺骨的寒冷笼罩,很快感觉体暖了起来,像是脱离了冰窖继续向下掉落,落入了温泉里,意识清醒起来,手脚也慢慢有了知觉。

    木法师抽回了双手,以她的能力让伤口完全治愈也不成问题,碍于同伴的请求,只是帮助这个人恢复意识,留给他一成的力气能够走路就可以了。

    猎兵睁开眼睛看清了帮他医治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谢她完全没有必要,自己差一点就死在此人手里。女人和他对视了一眼,冷冷地一笑,“我可没想过要救你,我的同伴希望能够和西亚联手,他已经展示了他的诚心,你现在可以走了。”

    猎兵爬起,拾起了地上的武器,对齐罗投去了感激的一瞥,快步走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