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山雨欲来(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三人走出了龙雀馆。

    木笙本想赖着不走,可短发女人看破了他的诡计,寸步不离,想钻个空子溜走都没机会。

    两人一左一右地走着,他被夹在中间。似乎无视自己的存在一样,两人一问一答地说着。

    “真是个狡猾的女人,我真想在她那张美丽的脸上割上几刀,打碎她的牙,让她这辈子都笑不出来!”

    “别急,你会如愿的。”

    “今晚就动手吗?那个星隐教会的人怎么办?还有城中的风简……一旦交手,我们就没有退路了,带走暮先生的任务……”

    “现在动手势必会引发大的动静,连住在远处的护卫猎兵团都会被惊动。等到天再黑一些,客人相继离开后,找到那个袭击你的人,杀掉他,连同着月舞姬,至于那个叫碧的女人,就看她站在哪一边了,她只是教会里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杀了她不会影响到什么。暮先生由胖男人负责押送,云山的据点可以舍弃了,反正最后一名重要的人员已经转移。”

    盈若看了木笙一眼,“他怎么办?找个无人的地方杀掉吗?”

    “别!”木笙一听这话就喊了起来,“你们想知道什么,问吧,我掌握的报绝对比你们预想的多得多,你们真是太有眼光了,我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你现在已经没用了。”

    “啥?别啊,拜托给个机会啊!”木笙脸都白了。

    青陵看也不看他,随口说道:“那就杀了吧,反正跟着也只会碍事。”

    “你们不会说真的吧?”木笙干笑了两声,“我胆子小,不吓唬的,你们就真的不想知道那个受伤的人是谁派来的?”

    盈若是故意和同伴一唱一和,看来时机已经成熟了,她很厌弃地看了木笙一眼,“那就给你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通通说出来。”

    “那个人我是认识的,他、他是苍鹰猎兵团的人,我也是。我和他是在青霞镇的登记处门口认识的,你们可不知道他通过测试三关的时候的表现——”

    “喂!我没有问你这些!”

    “我对他真的非常理解,真的不骗你。对了,要我说什么啊?”

    “你还在装傻充愣。好,你够有胆量,带到前面的巷子里,杀了他!”青陵冷冷地说道

    盈若卡住了他的脖子,推着向前走。

    “慢着!我说!”

    盈若已经失去耐心了,将刀刃压在他的后颈上,“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若是多说一句废话我就让你人头落地!”

    木笙连连点头。

    “袭击我的人叫什么名字?”

    “穆辛!”

    “谁指使他的?”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他和很多人都有来往,燕子凌、越狱的逃犯、风简、还有月舞姬,虽然我是他的朋友,可他并不是把所有的事都对我讲……我们不过是待在一个猎兵团里,并不是很熟!”

    “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

    盈若似乎相信了,又问:“那你怎么会认识星隐教会的人?”

    “什么教会?”

    “还装糊涂!”盈若将剑锋在脖颈上轻轻地一擦,木笙痛得哀嚎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教会什么的……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你说我认识,不知是哪一位啊?”

    “就是和你一起救走穆辛的那个女人。”

    “你是说……碧姑娘?!”木笙是真的感觉到很意外,“她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一点也不清楚,她和穆辛很熟,我不过是今晚才见到她。”

    “还敢骗我!”

    “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疼死我了,给我来个痛快的吧!”木笙把眼睛一闭。

    “我就成全你!”盈若挥剑斩落。

    青陵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看来他没有说谎,先带回去。”

    木笙已经抱着必死之心,竟然没死成,他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也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高兴的。

    盈若看着他那副怕死的样子,觉得多看一眼都脏了自己的眼睛,“你真是猎兵里的耻辱,杀你我都觉得脏了我的剑!”

    “是是,我的血就是很脏,别杀我!”

    木笙被两人带到落脚的地方,被关在了监牢里成了暮先生的邻居,对于新到来的这位狱友,他显得十分高兴,终于有个可以聊天说话的人了。

    而木笙的待遇可不如他那样舒服自在,看守牢房的人把他挂在牢房中间,用锁链捆住了双手双脚,顶子上垂落下来的倒钩在他的面前摇摆着。

    木笙面无人色,看着牢房里摆放的大型刑具,想象着自己被这些东西折磨痛不生,他被关在这里才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要死了。

    “这个人怎么处置?”看守的人问。

    盈若故意把话音说的很重,“他很怕死,那就让他死的慢一点,明白了吗?”

    看守的人会心地一笑。

    “别走啊!”木笙看着女人的背影,高声喊了起来,“我还有利用价值,风简今晚就会行动,你难道不想知道他的计划吗?”

    “呵呵。不来点真格的,看起来你不会老实交代了。”

    她对看守的人使了个眼色。

    看守的矮个子走到了他的后,扯动着钉子上的倒钩,木笙从他走进来的那一刻就开始求饶了。

    矮个子发出低低地笑声,他忽然抬手将倒钩穿进了他的后背,木笙痛得大喊,喊叫似乎能够减轻他的疼痛。鲜血一股脑地流了出来,矮个子慢慢地搅动手里的倒钩。

    盈若站在栏杆外面,很享受地看着木笙剧痛而扭曲的面容,“现在能说了吗?”

    “我说……我说!”

    木笙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把口中的血沫吐到了女人的脸上。

    “哈哈哈哈哈……”他癫狂地笑了起来。

    盈若把脸上的脏物抹掉,强行压住了心头的怒火,“你很好,把所有能用到的刑具都用在他上,我要让他求我杀了他!”

    “真是闹啊。”暮先生饶有兴致地看着,“应该用不上所有的刑具吧,一根倒刺从体里贯进去就几乎要了他的命,这个人的体质太弱,从哪里抓来的?”

    “暮先生,这里没有你的事儿,老实地看你的书吧。”

    “城中发生了什么事对吧,年轻人,不知你怎么招惹到他们啦?”

    木笙也没想过自己竟然能这么勇敢,心里想着是招供的,只要不受皮之苦任何人都可以出卖。可一想到穆辛的处境,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也不知道在他眼里自己这个胆小怕事的人算不算他的朋友,但在自己心里绝对是。

    单凭这一点,他竟然可以把肮脏的口水吐到女人的脸上去,激怒她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他们就要完蛋了!”木笙想死前不如威风一回,忍着疼痛笑了起来,“风简已经行动,很快护卫团的人马就会包围这里!月舞姬、还有那个碧姑娘、包括穆辛都是他的人,怎么样,害怕了吧!”

    “你说的可是真的?”暮先生认真地问道,“他们已经包围了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