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劲敌(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盈若稳稳地落在地上,她近乎完美的防御后,进攻已经开始了。她单手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对着穆辛抛了出去。

    近距离,它不但作为近战武器来使用,距离拉开还可以当做投物。

    穆辛的力量刚释放出去,会有短暂的间隙无法蓄力,他不敢硬接只能避闪,连续地向后倒翻,转动的扇刃几乎贴着他的头顶掠过。

    盈若冷笑着,将双手十字交叉,随着她手指的不断摆动,急速转动的刃轮忽然改变了轨迹,飞行到了对手的后放,忽然沉了下来而并非是按照之前所走的规矩回到手中。

    对于这个突然的变化,穆辛吃了一惊,他倒翻后刚落地,就听到脑后刺耳的风声,连回头的时间都来不及。

    生死立断,他对着脑后盲刺了一刀,刀刃的减缓了飞行的速度和力道,穆辛向左侧平移,躲避过头部,肩膀还是被巨大的扇刃割伤,鲜血顿时喷溅出来。

    这个女人可以用意念来控制这件可怕的武器,它飞落到了面前重重地刺入地面,猛地反弹起来对着穆辛的面颊而来。

    攻击毫不间断,穆辛忍着后肩的剧痛,集中注意力在兵刃飞过来的时候,劈出了一刀斩在了中间的握柄上,兵刃从中间断开了,末端的部分化成了一零星的雪花消失了,另一半扎在了墙壁上,形态已经还原回了最初的单手双刃剑。

    穆辛想趁着对手失去兵器的机会反败为胜,可他刚喘了一口气,就感觉到了虚弱感。

    他很清楚这是冰斗气的特,雷是对人造成麻痹,冰能封住体内流动的力量,对局部造成冻结,减缓行动,他受伤的肩头连带着一条手臂都使不出力气来,庆幸的是,他左右手都很娴熟,不得不把兵刃换到左手上去。

    盈若一步步走近,她从墙上拔出了剑,看着对方发紫的脸,“冰气已经渗透到你的血液里了,虽然无法致命,会慢慢地封住你的四肢以及感知器官,直到你昏迷不醒。”

    “你的随机应变能力很强,我以为刚才的一击足以将你置于死地。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是谁派你来的?”

    “无人指使。”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么,你能准确地找到我们藏的地点,显然是提前便知道了我们的行踪,你知道我的份对吧?”

    “你是血煞盟的人?”

    “还说没有人指使你,和我一样伪装成最下级的猎兵,混迹于黑市中,你是风简的人我没有说错吧,他被突然调到云山来,我就一直觉得很可疑,原来如此!”

    穆辛很不解对方为什么一下子就猜出来了,听她的口气似乎对风简并不陌生,形不妙,得想办法逃走。

    穆辛低估了对方的实力,更加不了解她进攻的方式所以才吃了大亏。

    “你不说话,看来是被我说中了。不过以风简的个不会让你独自行动,你的同伴呢?没有跟来,那就是你想抢功独自行动了,可惜你选错了对手。”

    “我还没有输。我还有……”穆辛感觉后背越来越重,他不得不弯下腰来维持站立。

    是背后和肩头的伤口冰气在蔓延,霜毛从皮肤上滋生出来,他像是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冰冻里,全发冷,牙关开始打颤,说话都变得吃力起来。

    “该结束了!”盈若从正面直冲过来。

    穆辛深深地呼吸,他还有一次进攻的机会,脑海中浮现出了师父那张冷厉的面孔,他不但将武艺传授给了自己,还有他的意志。

    穆辛曾经问过他一个问题,是说如果面对一个强于自己的对手,无法逃走,孤立无援,该如何?

    银发鬼只说了三个字,战,死战!

    心无畏惧,战斗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当你抛下脑后所有的杂念,心无旁骛,求生的力量和求死的斗志就会激发人的潜能,突破自己!

    穆辛有双属,这种特殊的能力被称之为血临界,因为银发鬼没有这样的特殊能力,所以无法传授给他。

    这种能力如何来使用,穆辛一直在探索,却少有收获。

    女人已经近到面前,她挥出了剑,横扫,快如急闪。

    穆辛的脑中有电流似的光贯穿而过,积蓄最后的力量挥出的刀锋先是闪烁着雷电的蓝电光,渐渐变成了红霞一般的光芒,仿佛刀刃上燃烧起了炙的火焰。

    盈若感觉到了危险,想要收住攻势已经来不及了,她暴喝了一声压上了全的力量。

    两柄利刃交击在一起,盈若看到一道红色的雷光,脸颊突然被看不见的刀刃割伤了,之后是手臂、双腿,她不敢再继续留在原地,对手劈出的那道红色的雷一闪而灭后,似乎有什么看不见了力量充斥在了两位之间的空气里,不像是风刃,也不是雷,颇为诡异,她几乎冒着对手进一刀的危险,收回武器向后急退,在后退的瞬息间,上又添了几处伤口。

    穆辛没有趁着对手立足未分,猛扑上去,他抓住了这个机会转朝着巷子一侧飞奔,刚才的一击几乎抽走了他所有的力量。

    盈若连退了十几步才收住后劲,上的伤口虽有多处却不致命,只是造成了出血割得并不深。她镇定下来之后,紧追了上去。

    穆辛冲到了人来人往的街上,过路人只是对他投去好奇的一瞥,指指点点笑声谈话着什么。他的脸上有血,衣服上也有血迹,但在黑市,就算看到两个人在街上厮杀过路者也不会管的。

    穆辛走的跌跌撞撞,他的体力已经快支撑不住了,他看到了龙雀馆那座高大的建筑,只是距离还有几十米,第一时间他想到了月舞姬,就算倒在门口那个追来的女人也不敢露面杀人,门外的看守会率先冲出来,只要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这个念头支持着他保持清醒,不要睡过去,拼命促使疲惫不堪的双腿一步步地前行。

    盈若很快追了上来,她走过去扶住穆辛,把他带到无人的地方再下手,路人多半会以为自己是他的同伴,不会惹人怀疑的。她走得很快,拉开的距离正在急速地缩短。

    盈若就快要成功了,她突然看见对面的两个过路人叫喊着跑了过来,扶住了受伤的男人,甚至有个年轻人把他背到了背上,一旁的女人用手比划着在说着什么。

    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目光一直追着突然出现的一男一女,直到看到他们停在一个装潢气派的房屋门口,将人带了进去。盈若看了一眼门口所挂的门匾,写着龙雀馆三个字。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