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乱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青陵走出了地下室,同伴早已经等在了外面。店铺的老板最后走出来,遮上了通道的入口。

    青陵和暮先生谈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避开了这个安插在云山的内应,店铺的老板备好了茶酒,“两位若是不嫌弃就住在这里吧。”

    “那就打扰了。我们还有一些事先出去一下,黑市关闭之前一定回来。”

    “两位请便!”

    两人很快出来走到了街上,盈若略带疑问地说道:“为什么不明天走呢,涌来的黑市商人明天一早就会出城,混在这群人中不必被发现。现在城中还有逃犯潜藏,门卫盘查还是很严的。”

    “我觉得城中的局势,可以好好地利用一下。”

    “你想杀风简?!”盈若惊了一下,“太冒险了,我们这次的任务很重不能分神,要杀他以后多得是机会。”

    “你觉得暮先生的为人怎么样?”

    “口气很大,傲慢无礼,我从来没见过一个阶下囚能这么神奇!这种人就该用暴力好好地教育一下,我想就会老实了。”

    “你把事想得太简单了。”

    “什么?”

    “他并非是贪生怕死的人,你连死都不怕,还怕疼痛吗?”

    “对了,你单独留下来和他说了什么?”

    “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青陵随口说道。

    “那个肥胖笨重的男人也是影部的人吗?看起来太弱了一点。”

    “人不可貌相,只要某个方面有特别的长处,就有可能会被招募进来。刚才去见暮先生的时候,你没有注意到吗?”

    “注意什么?”

    “他在提防我们、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盈若挑了挑眉,“他是在怀疑我们?”

    “他只是不想这次的任务有闪失,据说这位暮先生和影部很多人都有秘密的来往,之前选出的几个人都被检查出了问题,或是为了避嫌后来才找上了你我。”

    “除了押送这个人,上面还交代给我一个任务,我没有选择明出发,原因就在于此。”

    “什么事?”

    “据说有另一股庞大的势力潜入到了云山,上面希望我去查一查,据说这股势力正在想尽办法和‘魇’取得联络,可能会促成联手。”

    “不知是……”

    “星隐教会。”

    “!”盈若显得很震惊,“我听说过‘魇’,据说有一群来去无踪的人,连王室都忌惮这股组织,和我们好像并没有什么来往……”

    “你错了。不管是‘盛宴’还是‘魇’都想获得岚之国绝对的统治权,双方虽未有过来往却彼此视作敌人,据说很多次对‘盛宴’的打击和围剿都是这群人在背后推动的,他们始终躲在不见光的影子里,而我们如今可是王室的头号大敌。”

    “那上面让你调查潜入在云山星隐教会的人,是视为敌人还是朋友?”

    “敌人和朋友的转换只是瞬息间的事,上面交代我不要冒犯,找到这个接头的人查明此人的目的就够了。上面是担心星隐教会和魇联手,第一个铲除的敌人不是当今的王室而是我们。

    “这个想法也未免太荒诞了吧,星隐教会扎根于岩之国,基本上不会让内部的人员在岚之国大肆活动。”

    “不知道是怎么传出的风声,是说星隐教会可能会转移,转移的地点就是岚之国,如果消息所言不虚,这两大势力联手我们为了生存被迫转向王室这一边也不是没有可能。”

    盈若说不出话来。

    “上级是希望我能探一下虚实,这件事是影部最为担心的,青部扎根于岩之国,也在暗中调查星隐教会的动向,有可靠的消息传来,教会内的一名成员在一两天以前已经入城,是位女,进入了黑市。”

    “你打算怎么找到她?”

    “我问过了那个胖男人,他让我去见一见龙雀馆里的月舞姬。”

    “月舞姬?”

    “龙雀馆里面的花牌,这个女人似乎来头不小呢,据说在暗巷区很吃得开。如果要找某个人,只要她肯帮忙就都好办。”

    “既然是女人,还是我去好了。”

    青陵犹豫了一下,“月舞姬今晚不会抛头露面,她就在龙雀馆的最顶层,不要惊吓到她。”

    “我会注意分寸。”

    “要找的那个人,容貌清丽,非常年轻,这是她的画像。”青陵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展开,画像只是用粗略的线条勾勒出了一个大概的模样,不算清楚,不过五官算是很清晰了。

    “去吧。”

    “那你呢?”

    “我回去和暮先生再谈一谈,我想对血煞盟多一点了解。”

    “知道的太多会很危险的。”

    “我会注意分寸。”

    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转离去。

    穆辛蹲伏在一间旧屋的房顶上,他没有敢靠的太近所以听不清两人的谈话,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上那个短发的女人。

    直觉告诉自己,这两个人大有来头,就算不是要找的人,到云山来也绝对是有很重要的事。而那间名叫‘映月’的店铺似乎也有蹊跷,可惜是建在地下,想潜入只能走正门,暂时只能放弃调查。

    此时的龙雀馆灯红酒绿,还有是几个胆大的客人硬闯到四楼想要见到月舞姬,看守们不敢阻拦,最终这家馆子的老板亲自出面,胆大的几位客人给足了面子安静地退去了。

    没过多久,一位东张西望的年轻人就被领了上来,看守们没有阻拦他,一路畅通无阻由看门的一位侍女一直带到了一间客房的门口。

    侍女通报了一声便退去了。

    木笙尽量掩盖着心里的兴奋和激动,心脏跳得飞快,他这一生都从未像现在这样紧张过,匆匆忙忙地整了整衣装,摆出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姿势,靠在走廊上,以月亮和夜空为背景,憧憬着大门打开,匆匆走出来的女人一眼看见他时就一见钟,两人目光默默地相对无语,只有意缠绵。

    他的确听到了匆匆的脚步声,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一切和预想当中的一模一样。

    确实是一个容貌动人的女人走了出来,也的确被自己的容颜震惊到了,只是听到了一句不切时宜的话,“你是谁?”

    木笙从云天一下子坠落到了谷底。

    “穆辛呢?他人在哪里?”

    “穆辛……他、他没来。”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人?”女孩露出一面不耐烦的表,走出门的一刻和看到自己的前后反差竟然这么大。

    “我是穆辛最好的朋友,我叫木笙。我们姓氏虽然不同,可是同手足。”

    碧看到了男人手里抓着的一跟红绳,一把攥住了对方的手臂。

    “哎哟……姑娘,疼疼!”木笙哀嚎起来。

    “我姐姐的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

    “你姐姐是谁?姑娘、你先放手行不行,你力气好大……”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