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动静(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风简就住在燕子凌之前所住的屋子里,里面布置的十分奢华,他将囤积的一些陈酿都拿出来,分给了边的亲信留下一部分给自己。

    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然后慷慨大方地送人,风简对此一点也不心疼。他喜欢喝酒,如果没有正事时常会喝的大醉,赴宴的话更是喝的不醒人事。很快,边的人也发现了这个顾虑,从他有没有把酒摆上桌面就能够猜到今晚有没有命令下达。

    不过,这个规律也不是完全精准,比如说今晚,他如昨晚一样大醉,只是刚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就醒了过来。

    守门的人看到了卫长带着两个人从街道一侧而来,这个叫紫菱的女人不太好惹,脾气很暴躁,如果交代的事手下人没有做好就会发脾气,她发火的表现也很直接——不是打就是痛骂十分生猛。

    几番下来手下人都很怕他,包括其他三卫长在内。她偶尔也会连上司也一起痛骂一顿,使众人都有种错觉,这个叫紫菱的女人才是云山的主人。

    “你来啦。”风简看到她走进门,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问出口供没有,我说了不要用刑,要温和礼貌,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办了吧。”

    “昏过去三次,还是没说。”

    “你也真是个急子,对待一个年近半百的老人也是毫不手软。”

    “这个叫叶长青的老家伙和杀死燕子凌的凶犯有莫大的关系,这是最好的突破口,不是你要我抓紧时间拷问的吗?”

    风简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我哪有这个意思,说了让你好生照料,你也太失礼了。让他和冈无言见面了吗?”

    紫菱点头。

    “怎么样?”

    “没什么效果,这个老家伙一口咬定自己是被诬陷的,我们确实手上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我觉得应该先将藏在旅店的里抓住,他已被捕,就是告诉凶犯我们开始动手了,剩下的几个人怕是不好抓啊。”

    “那家旅店派人不间断地监视了吗?”

    “里里外外有很多我们的人,只要一声令下大事可成,头儿,你还在等什么呢?”

    “我还是想是救或是杀的问题。”

    紫菱一怔。

    “上头交代我,只是负责把燕子凌的一些罪证抹除掉不要被人抓到了把柄,至于别的事斟酌着办。城守的死弄得沸沸扬扬,我如果不作为似乎说不过去,冈无言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我敬佩他的为人。但你还记得他说过的那句话吗?”

    “哪一句?”

    “他说——你如果想调查杀死燕子凌的凶手,那你可就找错人了。可能凶犯另有其人。”

    “不是冈家兄弟吗?”

    “可能不是。”

    紫菱很是惊讶,“那就是其他猎兵团的所为了,那我们岂不是误抓了叶长青。”

    “不。他怎么也不肯招供,说明他的确知道点什么,如果真的是冤枉的,在你拷打之前就会求饶开口,我想除了冈家兄弟之外,还有另一股势力参与了进来。”

    “把冈家兄弟外逃的人抓住,问题不就解决吗?”

    “想了结这件事很容易,可我想在云山扶持一支猎兵团,一支非常有潜力的猎兵团。等级太高的你根本插不上手,云山这座小城强者不多正合我意。我是名猎兵,不适合干城守的职务,我也不是个太清闲的人,所以呢,这个位置我是希望你来接替,我好抽去做想做的事。”

    “不行!这一次你又想跑!”

    “我这么年轻,又不是到这里养老来的。我可是征求过上面的同意,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两个月后接替我的职位。”

    “这件事在来之前你怎么没和我说。”

    “别生气嘛,你总是缠着我,说真的我都有点怕你了。”风简嘿嘿一笑,“你是个女人,正年轻,总跟着一个不正经的男人会学坏的。”

    “这不是理由!”

    “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先说说眼前的这件事,我呢是想考验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资格得到我的支持。”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说简单点,我没打算将凶犯绳之以法,反正燕子凌的死我是不太在意,死了正好,我是想看看凶犯的行动,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上策是出城躲避,中策是继续观望静观其变,下策是突袭大牢去救人。”

    “三种选择,如果换作是你,会如何选择?”

    “第一种。”紫菱毫不犹豫地说,“观望是坐以待毙,突袭是莽撞冒进,只有第一种办法最为稳妥,保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紫菱看到上司没有说话,便问道:“难道你和我的意见不同?”

    “这倒不是。我只是想看到对方有惊人的举动,能够超出我的意料之外,现在他们处在被动,应对的办法已经被了如指掌,这说明这三种方法都不可选。”

    “那该怎么做?”

    “谁知道呢,我们只好拭目以待了。”

    穆辛整了整行装,趁着夜色出发。同伴已经顾自逃命去了,他应该迅速回去把消息带给清寒,或者是尽快联络到藏在城中某处的冈泽,他没有选择这两种方案,而是孤出门,去向了守卫团的老巢——也就是城守所在的地方。

    监牢戒备森严,牢不可破,一切的麻烦都来自于一个人——风简,只要他死了,案将被搁浅直到下一位城守的到来。在他的所住地杀死他,那无疑是自寻死路,可在穆辛眼里这是一条最快的捷径。

    师父曾经告诫过他,当进退两难的时候,将自己置于死地反而会有活下来的希望。他正蹲伏在一处屋檐上,看到一个穿着黑衣紧、高挑的女人带着两位随从从街道一侧走来,停在了一处院落之外,屋内的大堂亮着灯火,女人走进去很久也没有出来,门口和院落各有两名护卫看守。

    穆辛是打算等女人从屋里出来,离去之后再动手,可左等右等始终等不到人。

    他多少打听到了一些风简的风流事迹,据说此人嗜酒如命,说话轻薄,在风月场也时常进出。从印象上看是个贪色财之徒,不难对付,可他突然逮捕了叶长青这一举动又让人十分警觉,更怪的是——这个大动作之后就又没动静了,此人做事的准则简直可以用飘忽诡异来形容。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