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动作(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那些位高权重的人被利益、**吞噬了,像我们这样的小角色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也只能替洪爷分忧做一点分内的小事。”紫菱说,“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我们该培养一支有潜力的猎兵团为我们所用。”

    “在云山吗?你不要让我发笑了,如今城中势力最大的猎兵团叫蜂鸟,我赴宴的时候也见到了高层的几个重要的人,膘肥体胖,富商的份还差不多,若说是猎兵我想连入行测试的三关都无法通过。这样的猎兵团就是为了盈利、赚钱的工具,可不是为了战斗。”

    “云山排第二的叫烽火猎兵团,头领是个e级猎兵,勉强还算可以,人数有一百多人,达到e级的共有七位。”

    女人摇了摇头,“太少了。云山城就没有更强的人吗?”

    “或许有一个。”

    “哦?”

    风简看完了名单,又拿起了另一份监狱关押犯人的档案,他草草地扫了一眼,目光定格在一个人名上。

    “冈无言,d级猎兵,雷眼猎兵团头领。奇怪了,我询问过周边较有名气的猎兵团,倒是没听说过雷眼。”

    “你进来。”紫菱把等候在门外刚升为卫长的男人叫进了门。

    风简急忙问他,“雷眼如今在哪儿驻扎?首领被下了狱,犯了什么罪?”

    “禀城守,是被查出走私药,这件事……”

    “莫非另有隐?”

    “是。可能是被诬陷的,冈无言是个很正派、很有声望的领袖,当时的雷眼也是云山毋庸置疑最强大的势力之一。老城守在雷眼建立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也出了不少力,直到他去世城守的位置由起独子接管。”

    “你不是燕子凌的亲信?”

    “不是。”卫长说,“他的亲信都被派去干一些捞油水的事,而我被分派去看大门,只算是个门卫长。”

    “你接着说。”

    “燕城守是个比较财的人,也很面子,他开始和雷眼有过几次接触,可关系却处的并不好。那时候上级把在城中开设猎兵机构的专属权审批下来,不出意外的话这项特权归雷眼所有,我不知道这当中燕城守和雷眼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在三个月后,雷眼的头领和副头领以及骨干十七人被逮捕,蜂鸟拔得头筹成就了如今的地位。”

    风简想起了不久前牢狱受到攻击的事,又问:“如今外逃的罪犯还有谁?我只问你和雷眼有关的犯人。”

    “据我所知,有猎兵团的副头领冈泽。雷眼虽然解散,但余孽尚存,不久前劫狱将人救走应该是这些人所为。至于燕城守的死……”

    “你认为是雷眼的复仇。”

    “属下认为是的。只是云山城能够杀燕城守的人屈指可数,仅仅凭几个刺客,我认为并无可能。”

    “那你的意思是——这个外逃的人请了强力的帮手啦。”

    “这个属下不敢妄加揣测。打破牢狱大门的时候,袭击者和守卫发生了激战,冈泽能够逃走也是费尽全力才杀出了一条血路,袭击者的人数大约有十几个,最终活着逃走的不到三个人。”

    风简沉默了片刻,“我现在去牢狱走一趟,去会会这个人。”

    云山城的监牢在北城的警戒区,专门有一片区域和居民区隔离开,位置较为偏僻。监牢是建在地下,坏境很差,潮湿脏乱,里面的犯人大体为两个级别,轻犯和重犯。至于轻重的标准以命案来划分,刚无言可以算是云山监牢里第一重犯,当年他被查出私运药,抗捕,和城守当面发生了冲突,杀了将近几十个人最终才被围攻力竭被捕。

    不知是不是上面有关系,最终送来的终审结果是终,燕子凌用各种借口、手段杀死了同时入狱的十几个雷眼的骨干成员,用刑拘将这位死对头弄成了残废,他的一条腿断了,一只手臂费了,还瞎了一只眼睛。

    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他竟然过了几次大病活了下来,被关在最底下、最黑暗的监牢里,虽然已经是废人了,每为他送饭的狱卒还是胆战心惊地走近那座囚笼,在这些人眼里,里面关着的不是一个残废的囚徒,而是一只吃人的野兽。

    “就是下面了。”监狱长恭敬地对突然到访的继任城守说,他一路带到这里,而走到此地的时候也不想再朝前走了,黑暗里沉沉的,静的让人胆寒。

    “为什么不点灯火?”紫菱问。

    “很危险的,里面关押的这位重犯是个吃人的野兽,有一个狱卒就是靠近笼子太近,被咬掉了一只耳朵。”监狱长哆哆嗦嗦地说,“而且被生生地吞下了,这个人大大恶,可是上级说了不能杀,是牢里的头号重犯!”

    “点灯。”风简说。

    “啊?”监狱长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这、这……”

    “按吩咐去做,动作快点!”紫菱喝道。

    监狱长急忙让手下的狱卒去办,昏暗潮湿的牢房终于亮了起来。风简打算走了其余人,看了看那座关押囚犯的大铁笼,犯人手脚被铁链锁着,是个看起来很瘦弱的人,头发脏乱而长,坐在一个角落里异常的安静。

    灯火亮起来的时候,犯人稍稍动了一下,若不然还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呢。

    “有人来看你来了。”紫菱提高了音调,“城守有些话想问你。”

    冈无言还是一动不动。

    她大胆地走到了铁栏前,用力拍打着栏杆,“不用装死,我知道你还活着,而且精神头还很好,你是在等着你的弟弟来救你吧。”

    “他怎么样了,是死是活?”牢房里的犯人终于抬起了头,他的声音嘶哑低沉,那张脸带着明显的多处伤痕,样子颇为吓人。仅有的一只眼睛盯着面前的女人,“你是谁?我从未见过你。”

    “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你的仇人燕子凌已经死了,城守之位如今由我接替。”风简走近了说道,“不知道在这里住的可否习惯?”

    “习惯的很呐。”冈无殷呵呵呵地笑起来,“他就这么死了么,太无趣了,他应该死在我手上。什么时候的事儿?”

    “五天前。”

    “你为什么要单独来告诉我这个消息,莫非杀他的人和我有关?”

    “刺杀城守,如果不是深仇大恨我也找不到任何袭击者敢于冒险的动机。我负责调查此事,至于是否抓捕凶手那就无关紧要了,我只是想弄清楚袭击者的份。所以想请冈头领帮个忙。”

    “我早就不是什么首领了,要我帮你的忙,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风简依旧微笑着,“那你就不关心你弟弟的死活吗?他现在作为逃犯被追捕,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你们两兄弟能够脱狱之外,还可以洗去以往的罪名,你难道下定决心在牢狱里了此残生了?”

    “你和燕子凌是一类人,都是想用各种好处收买人,不过你比他更狡猾。我这个就快要死的人对你还有什么用处呢,不过是想利用我来抓住我弟弟而已,他潜伏在城中让你感到不安,燕子凌已经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