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锋芒(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两个向着不同方向冲出了一段距离,冈泽以半跪的姿势平持着剑,剑尖上鲜血横流。

    “的确是有一手,是你哥哥的杀招‘流星碎击’,不过你是用剑刺出来的。”另一侧燕子凌直地站着,“可惜,你的武器还不够坚硬。你哥哥的杀招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刺出的距离是最短的,快得让人来不及做一次呼吸,而你刺剑所走的距离让我能够有机会砍断它。”

    “所以,你终究是我的手下败将。”燕子凌冷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

    冈泽平持的剑刃从中段崩断了,他低头看着腹部一道很长的伤口,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生。

    “以为学到了你哥哥的精髓,其实不然,你只是模仿了他的招式而已,你终究不是刺客,有些东西是领悟不了的。”

    看出了胜负之后,等候在一旁的长手立即投出了箭,燕子凌看也不看,侧劈一刀将箭矢劈为了两段。

    他猛地转,对着猎兵手冲了过来。

    伴着一声哀嚎,燕子凌除掉了最后一个敌人,故意把脚步放的很慢从后一步步近。

    冈泽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他太依赖哥哥的杀手剑,自信满满地以为这一招必能击败他。而自认为最强的杀招却变成了最大的破绽。

    他想站起来,双腿却使不出力气,挣扎让他的体抖的厉害。

    “恐惧了,后悔了,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哥哥折磨成废人,却完全没有刁难你吗?就是因为你太没用了,就算有一天逃出去找我寻仇,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堂堂雷眼猎兵团副头领,如果不是你哥哥一手组建,靠着他的威信和实力,你不过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无名鼠辈。”

    “可你对此毫无认识,反而狂妄自大,不过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一个常人都不曾有的优点,那就是胆大。这一点和我很像,不过我们最大的区别就是,我能够成事,而你却不能。”

    “要杀就杀!”

    “觉得我的话不中听,那就站起来证明给我看,我是错的。你站起来啊,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想要挽回自己的尊严一心求死,你也就只有这点能耐了。”

    “临死不惧,能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你就不行。”第三个声音响了起来。

    “穆辛!”冈泽又惊又喜。

    他赶来的正是时候,一时间竟然把把守最后一道关卡这个重要的人给忘记了。

    “穆辛?”燕子凌转看看后的来者,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闻所未闻,听冈泽的口气好像是见到了救星。

    他警惕地打量着迎面走来的年轻人。

    当他看到那枚猎兵新人的标记时,不笑出了声来,“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看来你也真是没有帮手可找了,竟然把一个刚入行的菜鸟也找来,不会是打算让他为你们收尸吧。”

    “你就是自称云山第一刀的那个人?”穆辛面无表地说。

    “你知道我。很好,那你一定清楚我的份了?”

    “你是城守。”

    “不知道这个阶下囚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这样为他卖命。你刚入行不会是想杀几个大人物扬名吧,这种抱着侥幸心理的废物我可是见过太多了。”

    “是不是位高权重的人都像你这样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和我所听到的一样?”

    很露骨的挑衅,燕子凌不但没有发怒,反而兴奋地笑起来,“看来你真的是想扬名了,这的确是作为入行的新人声名鹊起的最快途径,你很有胆量,杀城守想让自己的一生流亡各地,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当天亮的时候,城中的人们只知道城守死了,至于别的就未可知了。”

    “你看起来很有自信,那就证明给我看。”

    “如你所愿。”

    随着话音落下,银刀上的刀锋迸出了耀眼的雷花,他先是小跑,然后变快,疾风一样地扑近。

    “水爆——蛇牙刃!”

    燕子凌将刀劈斩在面前的地面上,忽地溅起了大片的水花,他的面前升起了一道一人多高的水墙,而水流当中不断地涌出蛇头一样的水刺,激四散。

    水能导电,在属上雷的力量稍占优势,穆辛精准无误地挥刀,将前的水刺一一斩碎,随着雷的力量的灌入,水刺断裂开还来不及散成水花就被流蒸发掉了。

    水墙格挡住了两人的视线,穆辛进一步,将刀锋直插进去。而同时,燕子凌也刺出了利刃。

    “叮”的一响。

    两柄刀竟然撞击在了一处,水墙受到刀上传来的震而像是一面镜子那样崩碎开,两人不断地挥刀,速度越来越快,不知道交击了多少次,燕子凌在全力的格挡之后向后连退了三步,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终于停下,两人上都有了些伤痕,不过都是皮外伤。

    “你比这个阶下囚厉害,我认得你的猎兵团标记,苍鹰籍籍无名连云山城都没资格挤进来,以你的能力完全有更好的机会大展拳脚,跟着我干怎么样?”燕子凌感觉到了一丝恐惧,这个籍籍无名的猎兵很难对付,刚才不计后果的对攻,对方不但攻势淋漓还把防御布防的很好,几乎没有受伤。

    而自己的腹部有一处很深的伤口,那是惊愕中露出的一个很小的破绽,而对方竟然及时地抓住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反应够快,用刀压下了他的刺击让攻击的部位偏移,就不是腹部受伤,而是致命的心脏。

    “我们可不是一路人。”

    “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云山城周围的猎兵团只要你有看得上的,就算你想做首领我也有办法帮助你,作为交易,你只要不与我为敌就够了。”

    “穆辛,不要听他胡说!这个人一向言而无信,杀了他!”

    “你无地利用他,而我却是一心为他的前途着想,我们两个谁才是他的朋友,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燕子凌看对方没回答,似乎有回转的余地,继续游说道,“蜂鸟如今是云山势力最大的势力,首领是个十分无能的人,你来接替他的位置如何,从刚入行的新人一下子飞升到一大猎兵团的领袖,这样的机遇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遇到的。”

    “你的斗志哪去了,打算求饶了吗?”穆辛笑道,“你看起来似乎想象中还要怕死。”

    “你、你——”燕子凌受到了侮辱,恼羞成怒起来,“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可以打败我吧。”

    “你连赴死的勇气都没有,我怎么会输呢。”

    “好,很好!你既然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燕子凌忽地蹬地,箭一样地出,一道水光在刀锋上闪现,随着一次快速地旋转而水光满盈。

    “水爆——翎刀落雨!”

    似乎有铃铛一样的空鸣声,穆辛感觉到了这一刀中所蕴藏的杀气,他也是疾步前冲,雷电的力量灌注全,让他直刺的速度达到了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坐在地上的冈泽看到,燕子凌划出的刀圆将穆辛卷了进去,铃铛一样的空鸣声忽地中断,穆辛手臂溅起了大片的血花,他将刀锋刺入了对方的心口里,不过握刀的手已经换为了左手。

    燕子凌目瞪口呆地看着刺入膛的刀,鲜血顺着他的口溢出来,平持的刀刃掉在地上,他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你是左撇子……”

    “不。我只是双手都很熟练而已,入行之前的修行我用的是一对刀剑。”

    “原来如此……”

    燕子凌的攻击不但得手,还封死了对方的进攻,刀锋切入他的手臂,他的反应很快转动了子让刀锋没有搅进里而是滑了过去。不过将刀锋上扬,再斩,旋转的速度让他挥出的刀力道不减。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手臂受了重伤连刀都快要握不住,却一瞬将将武器换到了左手上,直刺膛。过重的伤势让自己的力量挥之一空,全虚弱无力。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