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锋芒(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另一位猎兵护卫也陷入了苦战,他的对手是一个手持重锤的大块头。是很少见的重战士里的斗战,也穿铠甲,只是不佩盾,双手使用武器,地崩山摧一样地进攻,简直是一架粉碎机器。

    此时,两大靠毒制敌的灵魂兽,优势的一方终于显现了出来。赤蝎仗着体型的优势,赤影蛇开始节节败退。

    燕子凌开始感觉到事有点不妙,冈泽找来的帮手都非等闲之辈,可怕的并非是这些厉害的袭击者。而是对方的能力、携带的灵魂兽、职业甚至属方面,都正好克制他们,这绝对不是巧合。

    他开始怀疑有内贼出卖自己,今晚赴宴是个难得的机会,冈泽应该是知道了自己所走的路线及时间,早早就埋伏在了此地。

    这个埋伏的地点很理想,周围几乎没有人居住,也远避开了主街大道,发生激战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他开始考虑是不是该突围,而不是全力死战,如果两名护卫战死,他就要三面受敌,到那时候想走也来不及了。

    “喝啊!”

    冈泽劈出了一条巨大的火扇,燕子凌定不动,再次旋转,“水瀑爆冲!”

    随着他的刀锋移动,火扇被分为了数段,散成了点点的火星掉落在地。双人再次冲击在一起,刀剑相格,金属的摩擦声刺耳。

    亲信的护卫避开了呼啸而来的重锤,他忽然变向从冈泽的后方冲了过来,偷袭的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

    不远处有箭矢投过来,不过他救主心切没有后退反而前冲,箭矢擦着他的面颊而过。冈泽被前后夹击,正面被拖住动弹不得,根本无暇顾及后方。

    “死吧!”燕子凌咆哮着压上了全的力量,这样迫使他无法撤剑,更难转

    第二箭紧随而来。

    猎兵护卫直奔目标,他在奔跑中后背中了一箭,艰难地维持住奔跑的形,全力对着敌人的后脑劈出了精准无误一刀。

    冈泽在几乎必死的况下,后仰子将对方压迫的力量无声地转移开了,刀锋擦着剑向前进,直接刺向了背后袭击的人。

    燕子凌一惊,想要守住已经来不及了。

    血滴吧嗒吧嗒地滴在地上,燕子凌手上的刀插入了亲信的膛,他的子微微在颤抖。而冈泽在巧妙转移正面的全力一击之后,从下而上一技刺剑直接穿透了偷袭者的喉咙,灌入了脑内。

    猎兵护卫连一声也没吭,便断了气。

    燕子凌看着亲信的尸在他面前缓缓地倒下,他看了看流到手心上的血,额头上的青筋暴跳。

    “城守,快逃啊!”另外一名亲信大喝道,“不要恋战,敌人早有准备,我们被人出卖了!”

    冲到脑顶的流迅速地降了下去,燕子凌知道这时候逃跑才是最佳的选择,没有增援,寡不敌众,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没有胜算。

    “分头突围!”他虚晃一刀将面前的敌人退。

    和清寒死战的猎兵护卫为了将敌人吸引过来,他将手里的盾牌和剑刃一同抛了出去,迫使对手避闪,他趁着这个空档冲出了街口。

    “去叫人!把待命的人手全调集过来,快去!”燕子凌对着亲信的背影大吼。

    “截住他!”冈泽紧跟着喊道。

    清寒明白,不追留下来一起对付燕子凌,杀掉他不成问题。但放走了这个人,他们这些杀死城守的袭击者份就会被揭露来,那样便成为了云山城的通缉犯。既然是刺杀,就不能被人知道,不然冈泽许诺给自己的好处都将无法兑现。

    “杀了他!”冈泽急忙看向手持重锤的同伴。

    同伴点了点头,紧跟在清寒后,追了上去。

    长街忽然安静下来。

    手站在高处,随时找机会把箭矢投到敌人的上去。冈泽仰着头长长的吸了口气,“你一定没想过会有今天吧,两年前我们所押送的那些药物是你私藏的重要物品,你想要把药销毁掉,顺便把这个罪责推到雷眼的头上,我想走私药的事儿已经被其他人知道了吧,所以你需要找一个替罪羊。”

    “是,我的上司的确是知道了,虽然我不清楚他是怎么得知的。不要小瞧那些药品,它们的价钱能买下四分之一的云山城,是我这些年的经营里最大的一笔财富。”

    燕子凌嘴唇,“我对你哥哥已经不薄了,我想要把建立猎兵机构的专属权交给他,这本来就是一笔交易,可他却只想享受好处,不愿将获得好处分一点给我,是你哥哥先有意冒犯我的!”

    “真是可笑,老城守就没有这样的规矩,不过是你盈利的一种手段而已。你这样乱搞会引发很多猎兵团的争斗,城守的指责是管制这座城给它带来和平,而你呢是故意制造混乱,从中谋利,就不要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了。”

    “作为阶下囚,你当然会恨我。城守说白了也是猎兵团的首领,猎兵团没有钱能够生存下去吗?自然不能。我又不是慈善家,谁给我的好处最多我就帮谁,这一点也没有错,我给过你们机会,而你们却不珍惜处处与我作对。如果没有内贼通风报信给你,你也不会占到便宜将我迫到如此地步,你借我的手杀了我的重要亲信,我们之间的仇怨又加了一笔。”

    “我可不是来和你叙旧的!”冈泽慢慢地向前移动。

    “杀手剑吗?看来是你那个刺客兄长教给你的,反正他已经是个废人了,我留下他半条命,就是让他生不如死。”燕子冷大笑起来。

    “这份痛苦我会让你加倍偿还。”冈泽忽然动了。

    “云山城还没有人能打赢我,你哥哥其实算一个,因为我输给过他,所以才更加讨厌他!而你——”

    燕子凌向前滑动形,刀锋收紧在一侧,两人在靠近当中都是蓄力含而不发,打算用这一招分出胜负。

    张弓的手看到了副头领的手势,他已经锁定了敌人,终究没有把箭出。

    刀剑相击,“嚓”的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