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悬赏任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寂笙歌 书名:猎兵天下
    “过去看看!”木笙扯着穆辛的手臂。

    两人走近的时候,从琐碎的谈话声中多少弄清了发生的事。登记处刚刚不久发布了悬赏任务,至于任务内容,说来说去好像都是和通缉犯有关。

    木笙费了好大一番劲才从外围挤到告示牌的近前来,他仔仔细细地看了两遍之后又挤了出去。

    “大事!”他一见穆辛便激动地叫了起来。

    “怎么?”

    “城中关押囚犯的监牢受到了不明人物的袭击,救走了几个很有来头的罪犯,有大部分外逃的犯人已经被抓回,但还有一些流窜在外。可能还在城中的某个地方。”

    “看守监牢的人应该是城守的人吧?”

    “是!这是前两天的事,因为怕惊动城中的百姓所以一直没有公开,现在事态慢慢地控制住了,只是有几个重要的犯人漏网。是城守发布的悬赏任务,大概是人手不足,需要动员更多人来追捕,酬劳可是很丰厚的。”

    “有没有提及犯人的样貌特征,以及逃匿的方向、地点等?”

    “倒是没说。”木笙皱了皱眉,“只提到犯人原来的份是猎兵,尚在城中。”

    “奇怪。”穆辛道。

    “哪里奇怪了?”

    “既然是被人救走,为什么不远离这里呢?难道城的四周都已经布防了?”

    “可能是吧。”

    “那就更不对了。”

    木笙越听越糊涂,茫然不解地看着他。

    “不明来历的人把犯人救走,因为有足够的时间逃出城,就算城守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也不可能把城的四门都封死。相反,他不敢封门,因为罪犯留在城中会危险更多的人,他宁可放走也不会冒这样的险。所以结果就只有一种——”

    “犯人主动留在了城内。”穆辛一字一顿地说。

    “不可能!”木笙用力地摇头,“这么做不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么,给机会不逃难道还要等守城的猎兵团行动起来,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

    “不。这么做的背后可能有着别的目的,我想这是一次并不成功的劫狱。”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想想看城守为什么要发布这个任务。”

    “为什么?”木笙脑子一时间还转不过来,“当然是人手不足了,或者毫无线索所以发动城中的人一起来寻找。”

    “不对。任务中提到犯人尚在城中,如果要抓捕他,不应该把这四个字写明,那样才能让犯人放松警惕攻击不备。这是城守有意放的烟幕弹,一方面是为了警告犯人和帮助他脱困的同伴不要在城中制造麻烦、惊扰百姓,一方面是威慑作用,希望这些人能够退走。”

    “哦……我好想有点明白了。守城知道犯人还在城中,他是希望把动手的地点放在城外,如果在城中不知道还牵扯进多少人来。”

    “你还不算太笨。”

    穆辛说着朝着告示牌走近,他需要亲自确认一下上面的任务,也许还有其他重要的信息。

    “那你有眉目吗?”木笙紧跟在后面问道。

    “暂时还没有。”

    “你好像对这件事很感兴趣。”

    “犯人被关押在监牢里,未必都是恶人。善恶也只是根据王室的规则来衡量,只要违背他们的意愿就是邪恶的。”

    “说的好像你很了解罪犯似的,你又没坐过牢。”

    “我是没有,但我了解一位流亡之人的感受,被通缉的人和犯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木笙搞不懂他好像从监狱脱困的人,被关在大牢里自然都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那就是恶人了,毋庸置疑。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了,无数的猎兵被吸引过来,但任务里提供的线索少得可怜,对犯人的描述也很模糊,唯一算得上是线索的——逃匿的犯人眼角下有一道伤疤。

    搜索的范围规定在了城内,只需要注意过往行人就够了。所以人们看到任务的内容之后匆匆地离去了。”

    “哎,你说,犯人留下不走到底想干什么?”

    “不清楚,先回旅店吧。”

    “我看犯人也不用找了,悬赏告示一贴出来肯定逃之夭夭啦,除非城内有接应的人,不然根本是无处藏!”

    “内应么……”穆辛在心里说道,“我想这件事才刚刚开始。”

    夜幕降临。

    驯化师公会。

    老者名叫叶长青,以前当过几十年的猎兵,后来受了伤改行做起了生意。因为驯化师这项职业人数太少,所以他一个人支撑着这家店铺,先前也有几个帮手,他先碍眼都打发走了。

    驯化师公会是由王室出资建立起来的,生意所得的十分之一归个人,尽管分成很少但收益和其他行业的商人想必还是高出了许多倍。

    叶长青吃住都在这里,把店员打扫走之后索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到了夜晚休业的时候,他时常会一个人到关押灵魂兽的特制笼子前待上很长一段时间用于观察,并用各种实验来检验灵魂兽的各项能力,这是他最为自在、惬意的时候。不过今晚,他从休憩的房间里走出来,并非是为驯化赤蝎的工作,而是在等一个人。

    赤蝎自从被关在这里,一番挣扎之后毫无用处,渐渐地安静下来。它可以从口中吐沙,每过一段时间就吐一点,这是构筑巢必备的材料。

    它虽然看起来安静,实则极为恐慌,所以想躲在沙子里才远避看不见的危险。

    有很轻的脚步声推开门,走进来。偌大的店铺里没有任何光源,只有照进来的微弱月光,叶长青坐在一把破旧的靠椅上,正对着大门的入口。

    “你好像猜到了我今晚会来这里。”进门的人声音略带沙哑,不带任何的感

    “登记处发布了悬赏的任务,就连我这个整不出门的人都知道了,你留在城中的时间越久风险就越大。”

    “我听说,你和我哥哥有些交,我必须和其他的同伴分开,不然他们很快会暴露的。”

    “你可以住在这里。看来解救的事没能成功,你这个副头领被救出来了,可大头领却没能逃脱。如果我记得没错,你的名字是叫冈泽。”

    “是。”

    “雷眼在三年前和蜂鸟在云天城并称南北双雄,为了争夺专属权还发生过几次大的摩擦,后来你和你的哥哥被城守发现私制违的药物,并用于买卖被揭发后,猎兵团被解散,内部的主要成员全部逮捕下狱。此后不久,蜂鸟便得到了建立团部的特权,势力大增,这里面有不少内吧。”

    “我们是被人冤枉的!是燕子凌和蜂鸟的首领串通一气,他也找到过我们,说是将建立专属机构的特权给我们,不过要将每年的收益分三成给他。我哥哥一口回绝了,所以他就想尽办法把我们从城中赶走!”

重要声明:小说《猎兵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